意匠之手——杭州国际当代手工艺术论坛

许江

2017年11月27日09:10  来源:美术报
 
“意匠之手——手工艺术国美之路”展览现场
“意匠之手——手工艺术国美之路”展览现场
原标题:意匠之手

  手,令我们延揽捕获、抚亲痛失的双手,正是人类伟大的进化。人的心灵之想,体魄之劳,凝此双掌十指,构成地球上不同族群、不同文化的生存之核。

  中国文化的诗书画一体,凝在一杆笔、一双手。此手笔轻重提按,风流使转,既写日常诸事,又抒春秋情怀。心手合一、心手两忘,最是东方艺术的写照。中国陶器的发明,内蕴人之手,代表人力天工的造化。那盘泥与拉坯,那器形与釉色,那封泥与窑烧,天工造物,出神入化,无不镌印着手的力、手的工、手的生活与品味、手的智慧与神采。那陶壶瓷盏中絪缊的从来便是华夏文化的常情与温度。手工结着中国艺作的环,从甲骨、青铜器到缣帛、竹木简牍、石刻字画。手之工原指工匠的曲尺,手工便如人心人意的工具,无所不能,无精不致。旧时北京的诸般手工匠作称“京作”,苏州的诸般手工匠作称“苏作”。“作”如人的乍起,手工之作即代表那种上手的兴发和品质。

  中华手工之艺,源远流长,抱朴而怀文。江南人以茶米为食、麻丝为衣、竹陶为用、林泉为居,其生活蕴育着诸般手工技艺。技可通道,其技其艺,凝着民族的乡土世界。那几乎是中华文化最朴质的原乡、最悠远的学堂。1928年,国立艺术院于西湖创立,其建院的24字宗旨第一条即是“整理中国艺术”,此艺术即指手作诸般之艺。创院的大师一辈均亲好传统手作之艺,林风眠先生于陶作之艺、潘天寿和黄宾虹先生于金石之艺、刘开渠先生于石工之艺,俱存独到造诣。如此民族民间手作的转释以为绘画之艺的滋养,自是中国美院传承布新的重要手法,在近九秩历史中从未离断。建院初的图案系,便设有陶瓷专业课,注重手工之艺的传习。直至上个世纪最后的十年,都以工艺系来统称各类设计专业。而手工艺术学院分身独立而为学院建制,却是两年之前建立“五学科十学院”结构之时,面对设计工业与产业勃兴之潮,谋划传统手作的传习与活化而在全国首创格局的。历史上工艺系的分拆重建、更名转型的迁变,投射了手工传习的坚守与变革及其富于深度的历史轨迹。

  15年前,应美国罗得岛设计学院罗杰院长之邀,我初访该院。这个美国东海岸的最早拓发之地的朴素小镇,整整一个街区,一栋楼一个学园的布局令我难忘。每个学院的底层均是实验室、热成型楼一层一艺、基础部的专门教学、博物馆的豪华东方收藏,所有这些后来都融入了我院校园的建造,形成象山校区结构性的建造特色。但其中热成型的建造却拖得较晚,这也直接影响了手工艺术学院的姗姗来迟。学院建立虽迟,但其以“以手通意、以技入道”来作为当代手工传习之道的内涵,构造日常的生活实验状态,以臻“心想手到、上手哲思”的理想状态的追求,却是理得通透、想得明白。手工艺术学院以陶艺为引领,举办多届国际学术双年展,在全国展览中屡获奖项,并在中韩日的交流展中独占鳌头。此番展览之题“意匠之手”,便是手工艺术国美之路的传神旗帜。

  “意匠”之说追溯源远,总让人想到羚羊挂角搬的超脱、山林远眺般的超迈,但最让我辈寤寐思服的正是《庄子》。《庄子》之书自是意匠之手的天书。轮扁斫轮而论圣人之言,“得之于手而应于心”,可为手工记忆与传授的真正圭臬。佝偻者承蜩之有道,“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惟吾蜩翼之知”,其“用志不分,乃凝于神”,正是手感的磨砺与用志的跬积。而解衣槃礴者在常规中不趋不立,独自苦修若业,辄然沉醉而忘形,得磅礴大气,只若手作者深耕与生长的写照。如是,那百千青年艺匠的手,便既是当代创造活生生的特写,又是庄子逍遥而游、扶天而上的千年的意匠风神。

“意匠之手——手工艺术国美之路”展览现场
“意匠之手——手工艺术国美之路”展览现场
(责编:赫英海、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