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军:对书法的掌握不在技术,重在修养

2017年06月19日08:58  来源:新快报
 
原标题:冷军:对书法的掌握不在技术,重在修养

  ■冷军 知竹图

  ■冷军书法 释文:天真可贵,无邪价高

  冷军 著名油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湖北省美协副主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黄宾虹 1955年作 金文七言联 雅昌供图 释文:德业星云闳丽景,康强松柏寿齐年。德业星云闳丽景,康强松柏寿齐年,十四字。熙春先生大方家教正,九十二叟宾虹集古籀文。 此金文对联为黄宾虹92岁晚年墨迹,书作老气纵横,墨重笔拙,字法参差生奇,堪称其暮年书法的代表作。

  ■吴昌硕 丁巳(1917年)作 岁朝清供 雅昌供图

  吴昌硕的画过于潦草,齐白石高很多——

  去年收藏周刊与著名画家冷军就“素描对中国画的影响”话题,有过深入的讨论,当时他就提出“(中国画的)问题不在于是否学习素描而是太多人过于轻视书法”,当时他强调,“书法练习的缺失才是当代中国画发展的最大短板”。日前,冷军再次接受收藏周刊记者独家专访,对有关话题进行了深入剖析,他认为:“对书法的掌握并非只是技术层面,重要的是修养。”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书法好会带来书卷气

  收藏周刊:我们谈谈书法与绘画?

  冷军:书画同源,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以“尽精微致广大”的“文以载道”为追求目标和最高表现境界,形式的差异则一目了然。

  收藏周刊:您觉得,国画水平的高低和书法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冷军:作为画而言,其表现因素很多,有造型、墨的干湿浓淡、线条及色块等,并不仅局限于笔的运用。而书法仅限于笔的运用即线条的质量。尽管国画的水平不完全取决于书法,但如果书法很好,会带来书卷气质与修养,给国画平添几分文化气息!

  有书法功力的人在国画上有后劲

  收藏周刊:黄宾虹先生有个理论,“画先于书,诀于书法”。您认同吗?

  冷军:认同!国画画到一定境界是这样!就是语言越来越纯粹与精炼,这时候书画趋同,没有区别!一般情况下不可能达到!书法家成为画家的不多啊!大画家也少有是大书家的!

  收藏周刊:我记得去年采访您,就谈及这个问题,您当时说,“书法练习的缺失才是当代中国画发展的最大短板。问题不在于是否学习素描,而是太多人过于轻视书法”。您现在还这么看吗?

  冷军:当然!有一定书法功力的人在国画上是有后劲的!

  收藏周刊:有人认为,以书入画的说法也不妥,如果以篆书入画,那就只剩下线条了,而绘画的需要远远不止这些,您怎么理解“以书入画”?

  冷军:对书法的掌握并非只是技术层面,重要的是修养。

  收藏周刊:哪位前辈大家在书法与绘画方面让您特别敬佩的?您如何看黄宾虹?

  冷军:他是书写方式入画,不是书法,他的书法不敢恭维!今天和历史上真正能够书写入画的没有几人!

  收藏周刊:书写方式入画与提高书法水平提高绘画格调,有何异同?

  冷军:书写对于艺术“表达”来讲是一种境界和高级的方式,只有写出来的才能真实地反映艺术家的情感、修为与功力。

  书写方式入画与提高书法水平提高绘画格调,没有什么异同!黄宾虹是用书写方式入画!他本人对书法有精深的感受力,只是依我目前眼光并不觉得他的书法功力有多深!也许太深我还没能感觉到!依我看书写方式应该是艺术表现的最高境界,因为它是自由和真实的另类形式的表现,而自由和真实是人类共同的精神归旨!

  吴昌硕的画虽有长跋,仍沉不下去

  收藏周刊:书法入画的代表不少,您怎么看吴昌硕?

  冷军:他的画太潦草!虽是书写入画但书卷气被躁而飘的线条弄没了,尽管每幅画都有长长的题跋,以增加文人气息,但仍然沉不下去,可能与性格相关。他行笔太快、毛躁、浮华,不太符合传统“尽精微致广大”的“道”的要求,倒是合乎西方现代艺术中的表现主义手法。

  收藏周刊:在这方面,齐白石与他对比如何?

  冷军:高很多!齐老先生是几千年出一个的!

  收藏周刊:齐老算是书法绘画双高的画家代表吧?所以,我们在讨论书法入画时,齐白石就可以作为一位典型的范例了?

  冷军:是的!齐老先生艺术境界高、功力深!无法用语言描述。

  尽精微、致广大 画中有道即是好

  ■冷军

  文以载道,画中有道即是好,那什么是道呢?

  道是宇宙终极物质的特质,是什么呢?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特质,亦即既宏观又微观,怎么理解?物理学知道物质可以无限分割下去,分子、原子、质子、中微子等等,一直分割下去,极尽微观而又遍布宇宙,这就是常说的“尽精微、致广大”和“博大而精深”,这就是道或者说是道在我们这层境界的反映。

  那在中国书画艺术中如何表现呢?就是笔墨!笔特指书法用笔,墨指墨分五色二性等等。一笔下去,大关系上是形,小关系上就是笔的书味,看看书法中的笔划,有简单一划了事的吗?你看那点、横、竖 、撇、捺的写法不是要用几个动作才能完成吗?那些动作含而不露,加上墨的微妙变化,合一起就是笔墨,再加上宣纸的浸染又多一层内涵,这就是尽精微。画面有构图、有造型、有笔墨就构成了“尽精微、致广大”的道的特征,文以载道的追求即完成。

(责编:鲁婧、董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