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信王贵忱叙话家常——

李可染:吾素愚钝 平素并无玩赏文物嗜好

2017年03月01日08:17  来源:新快报
 
原标题:李可染:吾素愚钝 平素并无玩赏文物嗜好

  ■李可染致王贵忱信 翻拍自《李可染先生书简》。

  致信王贵忱叙话家常——

  王贵忱与李可染的交情非比一般,王贵忱回忆称其“最不喜欢写信”,但却前后给他写了五封,而且是长信。从1973年经介绍认识到1988年李可染离世,在交往的15年间,他们亦师亦友。

  贵忱同志:

  多次手书和惠赠端砚、书籍、拓片等物都已收到。深情厚谊实为感激。但我近年身体不好,医嘱休息,诸事都废,连写信的事也都搁置下来,有负朋友的期望,还要请您多多体谅!吾素愚钝,平素无玩赏文物嗜好,今后望再以文玩书籍等物惠寄,田黄、图章,石湾花插,此种名贵文物应归于所好,我心怀感谢,请您万勿惠寄。

  角榆同志前谈石砚事,这对我则有用处,我现有各种石砚多方,但无一实用的,主要是不发墨。研磨费时,把作画的时间都消磨掉了,昔时见白石老人所用石砚,他自称为京中第一(看来若拿到旧货店去卖,价值不值一元),主要就在于发墨。我对石砚的要求,第一要发墨快,二是石质不能软,否则石浆与墨同下,墨色就不好了,其他石质绝对不要什么名堂。此事若是方便,请角榆同代为物色,如不方便,也就作罢,万万不要为此太麻烦了。

  您治印造诣很高,惜我对此道完全不懂。平时喜爱缶庐作风。寄来印样,我觉两方大的最好,这只是外行人看法,不知您以为如何?

  小儿秀宾、李庚,多次前往打扰,来信深感王叔叔热情接待,甚为感谢。现家中有事,须要庚儿办理,见面需望代催促他早日回京。

  再有恳者,小儿秀宾爱人因病在三水医病,好了现又复发,不知您能在广州介绍一有经验的医生否?若是方便,我可通知小儿前往,希望能得确诊,以便治疗。若无此方便,即行作罢。

  说起对您的麻烦,实在是太多了。

  勿此不尽,即颂敬礼!

  李可染 二月九日

  (释文指导:王大文、信札藏家王金声、冯伟)

  王贵忱评李可染:李派山水画深入生活 勇于突破

  李可染先生是我国当代卓越的国画家,五十余年来,他在学习和继承传统绘画的基础上,吸取外来艺术的长处,重视深入生活,勇于突破,大胆创新,走自己的创作道路,发展了传统笔墨,形成画格一新的李派山水画,对国画界影响深远,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

  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期以来,可染先生在国画创作上,即以强调意境著称,建国前所作大写意山水画和人物画,笔墨风神并胜,为艺苑所推重。建国以后,画家志在用传统笔墨描绘祖国山河新貌,多次游历大江南北写生,采集了丰富的素材,三十年来,由于他艰苦的努力,创作出大量为人们喜爱的富有时代气息的山水画和饶有田园诗味的牧牛图。据统计,国内外收藏家所藏他的作品不下数百幅之多,成就是巨大的。

  摘自《李可染及其艺术成就》

  记者手记

  每每提及与李可染赖少其交往 眼睛总会发亮

  二月的一天,早有春意的广州天气,突然又翻起了冷风,收藏周刊记者如约来到王贵忱位于广州五羊邨附近的家中,他始终保持一副关怀后学的面容,对于记者的“突然出现”,欣喜之余,右手快速拍了几下右侧沙发,热情地招呼记者坐在身旁。虽然天气稍有凉意,但握着王贵忱经历丰富生活磨练的双手,却是那么暖和,那么厚重。

  眼前这位年届九旬,名冠全国的大学者,并没有丝毫的清高姿态。相反,言及之处均循循善诱,虽然年事已高,言语表达时有断续,但并不影响其回忆挚友时肯定的语气。尤其提及李可染、赖少其、谢稚柳等名家时,眼睛每每发亮,在笔者翻着他们曾经的书信时,他总会流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就像打开新的来信一样,这一切,完全推翻了坊间流传他的“因治学严谨,待人免不了几分冷峻”的说法。

  采访当天,《文史学者王贵忱》作者宋晓琪也到访,王贵忱拉着记者衣袖说:“她的文笔老到,这本传记反复看,拿捏都是那么到位。”在王大文拿出当年他与各名家所互通的书信时,王贵忱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关系都很好,交往都很深!”(记者 梁志钦 实习生 梁婉莹)

(责编:鲁婧、董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