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书画>>人民美术馆>>S>>宋野岩
人民网>>书画>>正文

我看野岩

谢冰毅

2014年07月28日18:51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手机看新闻

野岩是我看好的青年画家。他有足够绘画才份,书法也很好,笔下线条有逸气,整个画面有空灵之气,山水、花鸟都有过人处,依他目前的谦谨与努力,前路当未可限也。

我一向主张热爱并躬事国画的年轻同道们,多向传统讨生活,深入研究一下前贤的艺术来路,找到自己与传统的那个最契合点。有人入手就学黄宾虹或者八大山人,不是说不可以,但他们是高秋老树上长熟了的红果,甜则甜矣,我们吃了后却不仅没变成果儿那样红,还容易为了所谓的虚荣或面子,搞些红妆料涂染双腮以招摇画坛,最终自己还是个苍白的底儿。许多悟性很好的年轻道友就这样给毁了,陶渊明所说的“总角闻道,白首无成”,移用到这里,倒真有点合适。

我们要学就要从树根学起,看看一棵树是怎样从四处吸收养料与抗击冰霜的。在学画的道路上,方向正不正,法子对不对,要紧的很。一味下憨功夫或者总是耍小聪明,都易使人迷惘。另外还要懂得“却早誉”,早早的就获了奖成了名,尤其在当下社会,早早地作品就能换不少钱,对一个有潜力的画家,未必是好事。好画家不能整天活在金钱与美言的泡沫之中,反倒要多受点颠簸,才会有参天之望。《颜氏家训》里有这么一段话:“古人欲知嫁穑之艰难,斯盖贵谷务本之道也……耕种之,薅锄之,刈获之,载积之,打拂之,簸扬之,凡几涉手,而入仓廪,安可轻农事而贵末业哉?”画家之成,亦焉佛。

野岩的从艺心态很好,有工资领,不必为生计急急奔命于江湖;身为美术馆的专业画家,又有充裕的时间用以临摹、创作及交游。他的画有幽静清逸之气,与其性情有关,走进野岩,你会发现他的敏感与细腻,但绝不小气。他有许多真诚的朋友,这是他的率真恳切换来的。他体格瘦劲而不寒俭做事利落而不古板。他的画正是如上,他方方面面整个人的综合与融洽,画与人凿和合的,而不是错位的。这很关键,也很难能。在我的印象中,静若半千,冷若渐江,逸若雪个,清幽若玄宰,还有弘一书法的空寂和怀素《小草千字文》的古淡,都是大不易至之境。野岩既然大体上选定了这个方向,便须再深入地炼技炼心,恶补一下读书,坚定的走下去,走出韩昌黎诗所描绘的“猿鸣钟动不知曙,杲杲寒日生于东”的境界来。

(责编:赫英海、董子龙)

相关专题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