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书画>>人民美术馆>>Y>>杨洋
人民网>>书画>>正文

参与梦境

杰礼珂·柯奈利乌斯

2014年04月03日15:34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手机看新闻

在《第九空间》中,我们看到一个黑的世界,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虚空。在整个宇宙长成的无限次元之外,在人类意识生成的基原黑暗之外,那沁入一切的黑,劈碎无物使之成为分离的有物并用各种方式运转着。不论物质与精神,还是外部与内在,表象世界其实是一个被重重叠叠装饰着的原始虚无。

怎样更好地享受这些装饰物——这充斥着客体和梦境的世界呢?如何去享受?逐一地,抑或整体地,何时,并享受到何种程度?

《第九空间》和其姊妹篇《秘密星球》,亦如这个系列的其他作品——《沙滩游戏》、《我会飞》,阐明了对魔力的需求——以期驾驭这虚空和其中光怪陆离的世界。用护身符、魔法衣、魔幻步、幻景以及对梦境的笃信,并以极其有效的方式使用它们来对世界和自我互相影响。

洋娃娃躺在平静的水中。

宇航员为上太空做准备时就使用这种方法:在注满海水的巨大水池中,人感觉不到外物甚至自身的重力。一种终极的超然。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人类的状态:浮游在永恒之水中,被一个觉知的气泡分隔,隔离住外部的超真实,隔离住梦着我们的蝴蝶。

过于经常地被这个气泡隔离,则阻隔了成为能呼吸的活人而不变成类似塑料娃娃的可能性。

这些作品所呈现的超然的意义,是一种参与的超然,一种参与的准备。一种童话式的演绎,演绎了每个人都需经历的某种转变的重要瞬间。

一个孩子和他的长羽毛的玩伴审视着鸟笼里的机械生活;小男孩和他的恐龙朋友从不同的角度审视着相同的世界;小女孩审视着水晶球里的梦。这些孩子们正同时在外部和内在世界里忙活着。

一个小女孩望着外面的世界。移动的世界,镶嵌在窗户中,一个通往这世界的长方形途径,一个对于画者相当熟悉的形式。群鸟在飞,火车奔驰,虽然仍有看不见的隔离,但是小女孩不是洋娃娃,她柔软、鲜活、有着温暖的呼吸,当她准备好,她不仅可以跨进另一边,还能回来。

用魔法武装着,一个小魔女走过原初的虚无和天界;用魔法武装着,小男孩在月下驾着假扮的飞鸟,像一个先行者征服天空。他们学习,他们探索并发现。

世界由无物构建,我们由无物构建,若要学着驾驭这表象世界,必然要用梦想来增加我们的能量,因为这魔力是粘合不同模块的黏合剂。

我们审视组成这外面世界的齿轮和坚硬表面,我们再看着自己在那些充满梦的水晶球里。当我们的目光追随着火车和飞鸟,我们可以选择在每一个不同的瞬间成为谁。

(责编:赫英海、董子龙)

相关专题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