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她死在QQ上》第三章 (2)
马伯庸
  2005年10月17日09:52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2001-06-22 22 :12:00梯云纵

  ………………………………

  2001-06-22 22 :12:05贝利亚

  是真的,是真的,她的本名叫唐静,上周六晚上上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割腕自尽了……

  (小诺觉得,目前还是使用警察的说法更合适一些。)

  2001-06-22 22 :12:15贝利亚

  ??

  2001-06-22 22 :12:30梯云纵

  …………告诉我这是你的恶作剧,我会感激你的…………

  2001-06-22 22 :12:43贝利亚

  对不起,这是真的,我亲眼见到了她的遗体。

  能告诉我残星楼的事情么?这很重要,琉璃你也应该认识吧,她也死了,跳楼自尽。

  (对方半天没有反应,小诺正打算再次发信息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好友列表里已经找不到这人了。这只有一个可能,她被梯云纵丢进黑名单了。过了大约10分钟,有一通系统消息进来,是梯云纵申请加入好友的消息,还附了一条留言:对不起,刚才太冲动了,我需要时间冷静。)

  2001-06-22 22 :22:45梯云纵

  对不起,刚才我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为什么会割腕自杀?!为什么会跳楼?!她们怎么啦?

  2001-06-22 22 :22:59贝利亚

  我也想知道,所以才希望了解多一点关于她们的事。

  2001-06-22 22 :23:06梯云纵

  好吧,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2001-06-22 22 :23:24贝利亚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

  2001-06-22 22 :23:40梯云纵

  ……苦笑……谢字就不必了。

  2001-06-22 22 :25:02梯云纵

  我和蓝雨是在另外一个武侠论坛“千锋谷”认识的,她写的文章很好。那时候她的ID叫“唐霜凌”,想加入唐门,而我则是那个虚拟社区里唐门的总管家,于是一来二去我们就熟悉了。后来社区的论坛加进了用户之间可以互相求婚的功能,我就向她求了婚,她也答应了。这最初只是个玩笑,不过后来我是确实爱上了她。

  2001-06-22 22 :27:45梯云纵

  后来经过她介绍,我在“有间客栈”认识了残星楼的其他四个人。彼此都视为知己,觉得志同道合。有一次,她提议说不如我们六个人一起来写一部武侠小说,以我们六个人为主角。大家自然都同意了,都分别起了名字。她名叫惊鸿,其他的“子山”、“胜舟”、“琉璃”和“茗”你都是知道了的,而我的ID则是貔貅――知道这两个字的念法么?PI 2XIU1.而整个组织的名字,则就叫残星楼。我记得那是在四月份的事情。

  2001-06-22 22 :30:24梯云纵

  四月十一日,我记得非常清楚。蓝雨、也就是惊鸿忽然跟我说,要跟我解除情侣关系。我问她原因,她说这样已经不好玩了。我很吃惊,也很伤心,但是不想拂她的意思,就同意了。但是第二天,我看到了她写的章节里,那对情侣竟然是她与子山。子山这个人很稳重,有领袖气质,人不讨厌,与我关系也很好。我觉得自己没办法继续在那里呆下去了,于是就申请退出,还与惊鸿大吵了一架。

  2001-06-22 22 :33:07梯云纵

  残星楼对外是严格保密的,成立的时候我们就互相约定,ID和小说内容,甚至残星楼的存在都不可以让别人知道。我虽然退出了,但也遵守着这个约定。所以,你在论坛上到处询问也问不到是正常的。倒是我一看你居然也知道残星楼的事情,着实吃了一惊。

  2001-06-22 22 :35:22梯云纵

  胜舟是个电脑高手,他专门为残星楼做了一个主页,只可惜地址已经换掉,新的我不知道。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五月以后,我就再没接触过那里。

  2001-06-22 22 :36:00梯云纵

  怎么样,对你是否有些帮助?

  2001-06-22 22 :36:21贝利亚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其他几个人,子山,胜舟还有萤,你现在还与他们有联系么

  2001-06-22 22 :37:24梯云纵

  早没了,我刻意避开他们,免得伤心。其实是我自己傻,现实中我真的没奢求过惊鸿什么,我只想在网上有这么个名分,让我感觉好一些而已。

  小诺安慰了梯云纵几句,随手打开了IE的收藏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可能是“残星楼”主页的地址。

  2001-06-22 22 :43:16贝利亚

  我想她和琉璃的死,应该通知给其他三位吧。你真的联络不到他们吗?

  惊鸿的硬盘现在在我这里,但是收藏夹里没有这么个地址呀。

  2001-06-22 22 :4413梯云纵

  哦,你可以查查她的历史记录。

  真不可思议,一个活着的人转眼就消失了……这种感觉……

  我试试看吧,不知道现在还找的到他们没有。

  2001-06-22 22 :45:16梯云纵

  对了,我从刚才就一直在奇怪,既然你可以打开她的QQ,为什么不直接查她与其他人的聊天记录呢?那会比我知道的更完备。

  2001-06-22 22 :46:03贝利亚

  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啊,聊天记录太多了,一个个根本看不过来。

  2001-06-22 22 :46:10梯云纵

  干嘛要一个一个看,你把聊天记录导出来另存为TXT,再拿NOTSPAD或者WORD搜“残星楼”关键字就好。

  小诺暗骂自己真笨,怎么连这么简单的办法都没想到。于是,她按照梯云纵说的,打开IE的历史记录,选择“上星期”,里面齐刷刷列出密密麻麻一大排地址。小诺开始找与“残星楼”有关的拼音、英文拼写的可能连接,最后锁定了三个最象的,用IE打开后,终于确定了www. cansnow. com这个地址。

  果然,这正是残星楼的主页,首页是FLASH,制作的相当精良,古香古色,背景音乐是悠扬的古筝声。中部三个苍遒有力的隶书:“残星楼”,右侧五把长剑横置,剑刃隐有虹影。剑身上分别镌刻着“长生”、“弦断”、“烛影”、“相期”以及“通鉴”。那个叫胜舟的人,FLASH已经达到专业水准了,是个高手。

  小诺一一点击这五把剑,“长生”指向的是“成员名录”,里面五个人的资料都在,但全是残星楼中的身份资料,现实情况联络方式一概没有:“弦断”指向的是“聊天室”,但需要密码才能够进入:“烛影”指向的是“小说库存”,里面只有两篇,作者分别是茗与胜舟:“神游”指向的是“论坛”,也需要密码才可以进入;最后一个“通鉴”则进不去,一选中浏览器即显示“该页无法显示您正在查看的页目前不可用。Web站点可能遇到技术困难,或者您需要调整您的浏览器设置。”

  2001-06-22 22 :56:23梯云纵

  我也去看过了。

  一般的站点都会有基本的几个栏目:论坛、聊天室、主题内容库存、成员名录、大事记、站主联络方式。那个进不去的栏目,可能是大事记或者联络信箱。不过从“通鉴”这个名字考虑,八成会是建站大事记吧。

  2001-06-22 22 :59:10贝利亚

  若是知道密码就好了,SIGH.

  小诺一边浏览残星楼的主页,一边跟梯云纵聊着。这个人很健谈,也很风趣,电脑知识丰富,而且对唐静真的是一往情深。小诺给他讲现实中的唐静,他给小诺讲网上的惊鸿(蓝调小雨云),但往往是他讲的更多,语气苦涩,字里行间都渗透着一股悲伤。两个人心里都因唐静的死而沉重起来,但也聊的颇为投机,不知不觉中,一个小时就过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梯云纵开始不停地问

  2001-06-22 23 :34:20梯云纵

  喂?喂?掉了吗?

  2001-06-22 23 :38:18梯云纵

  ??

  2001-06-22 23 :45:55梯云纵

  已经不在了么

  小诺很奇怪,自己明明发送信息过去,怎么对方会收不到呢。试了几次,始终还不是不行。最后小诺索性不说了,发了句“886 ”给梯云纵,也不知道他收到没有。她抬头看看墙上的时钟,时针已经接近12点了。上一周她每天都习惯11点就早早睡觉,今天是周末,难得聊到这么晚。

  今天是阴天,月亮和星星都被厚重的云层所遮掩,窗外一片漆黑,小风从窗缝里流进来,凉爽中也带着寒意。

  “呵欠~~~~~~好累~~~ ”

  小诺从椅子上站起来,长长地伸个懒腰,眼睛酸的厉害。为了免得妈妈唠叨,她上网的时候把卧室的门关上,并且关掉了日光灯。整个屋子里只有屏幕亮着,这种程度的光线特别费眼睛。

  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怪响……小诺猛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空气迎面而来,当她四周环顾的时候,音箱中发出一阵尖利的啸声,象是电平失调的高音喇叭。未等她反应过来,音箱又恢复了平静,过了几秒钟后又发出“嘟嘟”的QQ新信息声音,屏幕右下角她的QQ里有个头像跳动着。

  她俯下身去,用鼠标把新的信息点出来,在下一个瞬间,小诺的动作骤然停止,全身都僵在了那里。

  2001-06-22 12 :00:00

  ……上路吧……上路吧……

  这头像五官模糊,黯淡无光,一脸死灰里还夹着红色。和小诺当日在唐静家看到的一模一样!是“那个人”。

  ……小诺呼吸急促起来,她感觉到好象有一条名叫恐惧的无形大蛇缠住了自己的脚髁,缓慢而有致地卷住她全身,她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冰凉的蛇身磨过自己的身体。

  2001-06-22 12 :00:05贝利亚

  请问……您是谁?

  她颤抖着用双手敲出几个字,发送出去,半天都没有回应,只有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感在与时俱增。这时候窗外的风陡然大了起来,两扇窗户开始“吱呀”、“吱呀”地摆动,窗外的黑暗深不可测。

  光驱“唰”地一声自动弹了出来,主机开始急促地转动起来,发出低沉的嗡嗡声。

  桌上的橙汁微微震颤了一下,音箱开始慢慢发出碎碎的声音,这声音慢慢变大,象极了什么东西的笑声,不是欢快的,而是那种濒临绝望的干瘪笑声,飘忽不定,令人毛骨悚然。就在这时,显示器“啪”地一声自己灭掉了,整个屋子一下子陷入黑暗,只有主机上的小灯拼命闪着,在黑暗中看过去仿佛一只红色的眼睛。

  小诺感觉自己的嗓子干的厉害,却连咽口口水都做不到,她感觉衣服正慢慢被汗水所溻透。

  屏幕“啪”地一声恢复了光亮,那QQ头像竟似变大了一样,五官仍旧一片混沌,但脸上的血红却清晰异常。“嘟嘟”声再度响起,又有新的信息进来了,这次它不待小诺按键,自己跳了出来。

  2001-06-22 12 :2 :00

  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

  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

  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

  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

  音箱中的笑声逐渐变成低喃,说着同样的一句话:……上路吧……上路吧……

  一滴,两滴,屏幕上血红色的点逐渐增多,变大,仿佛无形的血一点点滴在了WINDOWS桌面上。紧接着从显示器的通风孔、主机的驱动器以及键盘中,也开始慢慢地渗出红色的液体。小诺似笑非笑,双眸空洞,随着那一声声嗫嚅和连续不断传来的QQ信息,慢慢走到了窗边…………

  突然,窗外传来一阵剧烈的“噼啪”声,本来在剧烈运转的电脑骤然停止,屏幕暗了下去,音箱也没了声音。

  本来已经把头探向窗外的小诺猛然惊醒,把身体向回缩去,整个人随惯性一下子倒在了地板上,浑身被汗水溻透,瘫在那里一动不能动。

  “第一天当电工啊你,叫你给自己家换根保险丝,你关全楼的电闸干什么?”

  楼下传来邻居赵大叔斥责自己儿子的声音。
【1】 【2】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一月)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她死在QQ上》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