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专题>>好书连载:《她死在QQ上》>>连载二

《她死在QQ上》第九章
马伯庸
  2005年10月25日10:16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七月七日下午三点半,蚌埠。

  马伯庸和小诺先去了蚌埠市新华书店,小诺站到最新出版的拦位,随手拿起几本言情小说翻阅,而马伯庸则径直走到书店里面,不知道做什么。

  过了半天,他捧着一堆东西走出来,去收银台付钱。小诺走过去想帮他拿,却看到马伯庸买的东西是两本书、一只打火机还有一大把铅笔。一本书是《金刚经》、另外一本书是《法华经》。

  “这些东西都拿来干嘛呀。”小诺莫名其妙地问。

  “嘿嘿,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马伯庸眨眨眼睛。

  从新华书店出来的时候,才四点多。于是两人先找了家饭馆叫些东西吃,然后坐4 路公共汽车,一路经过青年街、华运百大超市、机电总公司、红旗一路,最后到了张公山公园下车。马伯庸看看时间还早,就在附近找了家网吧消磨时间。等到六十五十分的时候,天色有些微黑,马伯庸和小诺这才从网吧出来,买了票,走进了张公山公园。

  张公山公园是蚌埠市市内最大的公园,据旅游指南介绍,公园由张公山和化陂湖组成,占地有五十多公顷,张公山海拔有七十一米。这算得上是相当大的公园了。小诺担心在这么大的公园里,是否能顺利找到夏惟一自杀的地方,不过马伯庸倒是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

  一进大门,两人就看到一座类似北京金水桥的小桥,不过没那么华丽,正面是喷水池,张公山正对着公园门口,两条路径分别往左右,伸向山腰。山上多为松树,长的很茂盛。

  “那么,该怎么走呢?”

  小诺问马伯庸,马伯庸皱着眉头看了一圈,把手伸向左边的路。

  两个人沿着左边的路向山上走去,一路上有很多分叉,叉路有大有小,虽然不太复杂但也足以上第一次来的人迷糊。马伯庸确象是有人指导的一样,左转右转毫不犹豫,小诺也只好紧跟着他。

  两人沿着小路越走越深,大约找了十五分钟,来到一处颇为荫翳的僻静之地,周围都没有行人。茂盛的树枝半遮住天空,让本来就日薄西山的天色更加昏暗。

  马伯庸忽然停下了脚步。

  “……小诺,站在那里,绝对不要动。”他沉声说道,脸色异常严肃。小诺见他这么说,连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马伯庸小心地打开塑料袋,拿出那一把铅笔,一根一根插到地上,土很松软,所以铅笔都能直立起来。很快铅笔就插完了,恰好围着小诺与马伯庸绕了一圈;接着,马伯庸拿出那两本中国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佛经,扯掉序言与注释部分,把正文撕碎,然后用打火机点燃,《金刚经》与《法华经》都不特别长,很快就被烧了成灰烬,他小心地把灰烬搜集到一起,拢在手里。

  “你这是在干嘛呀?”

  小诺站在圈子里,一头雾水。马伯庸做完这一切,才站起来对她说道:

  “你还记得吧,我的眼镜能捕捉了一些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恩,是呀。”

  马伯庸把眼镜摘下来,递给小诺。小诺接过眼镜戴上再环顾四周,吓的几乎要倒退几步。

  她透过眼镜,看到了自己眼睛前的这片空地里,弥漫和在她电脑里一样形态的灰垢,而且比那天见到的灰垢要浓郁的多。

  “……这……这难道是……”

  “是的,估计不错的话,这里就是夏惟一,也就是子山,自杀的现场。刚才我就是顺着这条灰垢找到这里来的。”

  小诺的脸色微微发白,她脚下站着的土地,就是子山服药自尽的地方,尸体曾经在这里躺过整整一天一夜。小诺仿佛能想象到当时的情景,这让她更加不安。

  “……现在……我要做一个测试,会很危险,你要有心理准备。”

  马伯庸说完,小心地把右手伸出去,让手里的经文灰烬洒出一点点在地上。小诺戴着眼镜,看到当灰烬接触地面的一瞬间,整片灰垢陡然惊起,仿佛一条暴怒而起的眼镜王蛇,开始四处游走。马伯庸的手慢慢张大,掉在地上的灰烬越来越多,灰垢的流动也越来越快。

  当他的手掌完全朝下平放,将最后一丝灰烬也洒到地上的时候,小诺看到那一片灰垢“唰”地掀成一片灰幕,仿佛大海的巨浪一般朝向他们两个扑来。

  “啊——!!”

  小诺尖声叫道,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幸亏马伯庸拼命扳住她的肩膀,才算没跳出圈外。小诺闭上眼睛,感觉极强的一阵风从她耳边忽忽地吹过,她几乎战立不住。这风极冷,让人从骨子里冒出寒意。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小诺才睁开眼睛,发现树林里一切都回复了平静,灰垢不再有生命力,而是象真正的污垢一样瘫在地上,她身边的一圈铅笔东倒西歪,甚至有几只还从中间被折断。

  “……呼……好险……”

  说话的是马伯庸,他擦擦头上的冷汗,长舒了一口气。

  两人沿着来时的路走出公园,打车回到祥瑞旅社,一路上谁也没说话。回到自己房间,小诺到洗手间用凉水冲了把脸,看着镜子呆了半天,然后走去隔壁马伯庸的房间去。她看到马伯庸正斜躺在床上,脸半盖着报纸休息。她走过去把报纸扯掉,开口问道:“喂,告诉我呀,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伯庸懒洋洋地示意让她做到旁边沙发上,然后把报纸折好,这才说道:“从残星楼删除子山的帖子开始,我就对这个人有了些怀疑。整个残星楼从四月份开始到六月份,能够称得上大变动的,就只有她被删帖,换句话说,她与其他四名残星楼的成员都不同,而且他们之间有过什么曲折。”

【1】 【2】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一月)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她死在QQ上》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