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专题>>好书连载:《她死在QQ上》>>连载二

《她死在QQ上》第八章
马伯庸
  2005年10月24日09:46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T138 在七月六日下午三点零八分准时从上海发车,沿途经过苏州、无锡、常州、南京,最后到达蚌埠的时候,是晚上七点五十六分。

  马伯庸和小诺两个人走下火车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马伯庸看看天色已晚,提议说先找个地方落脚比较好,小诺问是否有熟悉的旅馆,马伯庸耸耸肩回答:“他们会主动上门的,不劳我们动手。”果然和他说的一样,才一走出火车站,立刻就有好几个人围上来,问他们要不要住店,可以提供既便宜又好的旅店,有的甚至直接拉扯他们,态度殷勤的有些过分。马伯庸跟他们讨价还价了半天,最后选中了一家叫“祥瑞旅社”,两个单人房间,一晚20元钱,不包吃。

  那祥瑞旅社的服务员见拉到了客人,喜不自胜,马伯庸问她距离火车站多远,她回答说“不远,一站地、一站地。”,然后自做主张拦了一辆三轮摩托。结果马伯庸和小诺足足坐了十五分钟,方才看到“祥瑞旅社”的大红招牌。

  “你这一站地,说的是火车吧。”

  下车的时候,马伯庸半是嘲讽半是不满地对那人说。

  进了旅社,两人交好钱登记过,领了钥匙去看房。这两间房破是破了点,可还算干净。小诺回到自己房间,放好行李,把电视打开,对着镜子把一直盘在头上的头发松下来。这时候忽然传来敲门声,然后马伯庸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本厚厚的书。

  “怎么样?这一路累不累?”马伯庸一进门就问。

  “还好啦,才四个小时而已,不累。”小诺笑着回答,一边拿梳子梳着头。

  “今天就差不多了,明天开始,我们去找公安局。”

  “你知道怎么找吗?”

  “哦,我刚在服务台要来了蚌埠市的黄页,上面地址都写的很清楚。”马伯庸晃晃手里的厚书,“对照我在火车站买的地图,很容易就找到。蚌埠可比上海小太多了。”

  小诺点点头,让长发披到肩上,然后走到窗前,窗外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能隐约听见远处城市的喧闹声。

  “我们现在,是和子山在一个城市里了呢。”她看着窗外,忽然说,口气说不清是感慨还是叹息。

  “没错,说起来也真奇妙,虽然我们一直在调查残星楼的成员,但是他们之中,你真正见过的,也只是你表妹唐静,而我甚至连她都没见过。”

  “该归功于网络呢,还是该归罪于网络?”小诺转过来眼睛看着电视屏幕,里面正播放着无休止的广告。

  “时候不早了,大家都早点睡吧。”

  马伯庸站起身来,拍拍她肩膀。

  第二天一大早,马伯庸和小诺九点就起了床,两人找了家小饭店吃了一笼小笼包,接着出发。

  “那么……我看看地图啊,咱们应该先乘16路到中荣路,然后转13路……向南步行……”马伯庸站在大街上,把头埋进地图,嘴里念念有词。小诺在一旁看着好笑,碰碰地图说道:

  “喂,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啦。”

  “哎?难道你知道怎么走吗?”

  “我不知道,不过自然有人知道就是。”小诺冲迷惑不解的马伯庸眨眨眼睛,伸手一挥,一辆路过的出租车停了下来,“打的就好了嘛,大笨蛋。”

  “倒…………”

  两人上了车,跟出租车司机说去蚌埠电信局。司机一点犹豫没有,调头就走,看来是对路径熟极而流的老手。这司机很健谈,一眼就看出他们两个是外地人,一路上开始吹嘘蚌埠的各大旅游胜地。

  “什么?蚌埠这地方也有旅游景点吗?”小诺坐在车里,惊讶地问,“之前我只知道这是个铁路枢纽站罢了。”

  “可多了呢,卞和洞,知道吗?和氏璧就是在这里出产的;还有鲁肃故居、汤和墓,明中都,垓下古战场遗址,涂山也不远,知道涂山吗?”

  “就是大禹他老婆涂山氏生儿子的那个涂山?”马伯庸忽然接口问道。

  “对,现在山上还有禹王庙呢。两位,那里来蚌埠而不去那里,可就太可惜了。”

  “有时间一定去看看。”

  “可以包我的车,我给你们算便宜点,一天一百元钱,随便跑哪里都成。”

  “恩恩……”小诺和马伯庸都敷衍了事地点点头,他们来蚌埠,可没有多余的时间与兴致观光。

  说话间,车子停了下来,蚌埠市公安局就在旁边。

  两人走进公安局,心里都有些忐忑不安,毕竟按照一般常识,良好市民是很少涉足这里的。蚌埠市公安局几个大字显得格外有压力,令人心中一凛。

  比门口大字更威严的是这里的警察。马伯庸和小诺把事情想象的太简单了。当他们向接待处的警察说明来意后,警察的脸色登时就拉下来了,冷冷地对他们两个说:

  “不行,这是保密单位,只有持省级公安局介绍信的内部人员才能查询。”

  “您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们有要紧事。”

  “不行就是不行,这是制度,没得通融!”

  拒绝的斩钉截铁,马伯庸与小诺没奈何,只能走出公安局,前后只有五分钟不到。

  “哎呀,那现在该怎么办呢?”小诺沮丧地问道。

  马伯庸皱着眉头,双手抄在胸前:“让我想一下,这可真难办。我那朋友偏偏出差了,不过找到他也没多大用处……”

  小诺焦虑地看着沉思的马伯庸,忽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喂,是我,对,我是小韩,上次跟您提到的那件事…………”

  小诺听到这声音,急忙回头,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她身后正打着手机,这人中等身材,看上去十分精干,穿一件白衬衫,胸口还挂着记者证。从声音判断,小诺立刻想起来他就是在上海报道苏雪君自杀的那名记者韩非。

  他怎么也来蚌埠了?

  想到这里,小诺拉拉马伯庸的袖子,趴到耳朵边上小声告诉他,马伯庸先是一楞,扭头看了眼那人。

  小诺走到韩非的面前,等他打完了手机,然后小声问道:

  “您,就是韩非韩先生吗?”

  韩非见一个素昧平生的少女走到面前,还直呼自己的名字,不禁面露疑惑:

  “不错,我就是韩非,你是……”

  “我是小诺呀,你不记得我了吗?”

  “小诺……小诺……”韩非皱着眉头,反复念叨这个名字,还是一脸的茫然。

  “就是上个月,我还打电话问您苏雪君自杀案呢。”

  “哦~~~ 哦~~~ !”韩非一拍脑袋,“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也不知道他是真想起来了还是在敷衍小诺,不过这倒不能怪他,要强求一个记者记住一个只在半个月前打过一次电话的人,那不是容易的事情。

  “怎么您也来蚌埠了呢?”

  “哦,我是来采风的,台里要做个安徽旅游专辑。”

  大概是小诺长的可爱,嘴又甜,韩非很快就打开了话匣子,开始滔滔不绝地聊上了,而马伯庸则一直在旁边站着不作声。当小诺听到韩非说他有老同学在这里公安局上班时,心里一动,连忙选了个合适的时机,恳求韩非帮他们查那个IP地址。

  “恩?……”韩非听到小诺这么说,沉默了一阵,“这倒没什么难的,我的同学正好是分管这部门。只是你们为什么要查?可别是FLG还是别的乱七八糟的网站。”

  “怎么会呢,不是啦。是雪君的一个网友,我们想找到他。”小诺心说这也不能算是说谎。

  “他骗了钱还是骗了人?这年头利用网络欺骗的事可是经常发生。是不是苏雪君跳楼就是跟他有关系?网络情变?”

  韩非天生有新闻触觉,一连串问话充分显示了他的职业本能,小诺给他问的说不出来话。

  “这样吧。”韩非掏出记事本,笑着说“咱们做个交换,我帮你查IP地址,你告诉我这条新闻,怎么样?”

  “……呃……这个么…”小诺把求助的目光头向马伯庸,后者做了个赞同的手势,于是她对韩非点了点头,“好的。”

  于是韩非让他们在门口等候,他一个人走进了公安局。小诺和马伯庸站到街上的树荫里,等着他出来。这天天气很热,街上车来车往,热浪滚滚,小诺耐不住,就跑到路边买了根雪糕回来吃,马伯庸还是一脸无聊地靠着树干。

  “哎,对了,你刚才为什么要让我答应让韩非写成新闻呢?”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取得必要的情报啊。”

  “……可是……真的要告诉他真相吗…………”小诺怀疑地问道。

  马伯庸的眼镜背后闪出一丝狡黠的光芒。

  “嘿嘿,尽管告诉他好了,反正哪家电视台也不会播这种新闻的。午夜凶Q?这是周末剧场才适合的故事呐。”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韩非从公安局走了出来。

  “呶,这就是那个IP地址的详细情况了。”韩非把一张备忘录撕下来的便条递给小诺,“可别忘记咱们的协议。”

  “不会的啦,我的手机留给您了。等我们找到那人,一定告诉你前因后果的。”

  “那,我先告辞了。”

  韩非说完,招来一辆出租车离开了。小诺和马伯庸打开手里的便条,上面写着:

  “天地网吧,业主郑胜利。”


【1】 【2】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一月)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她死在QQ上》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