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她死在QQ上》第六章 (2)
马伯庸
  2005年10月20日10:3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无论那个梦预示了什么,我都不会放弃。

  当浮云被风吹开的时候,阳光再度笼罩了小诺,她眯起眼睛,在心中下定了这个决心。

  小诺回到家里,发现新西兰那位朋友已经回了信,说已经拜托了北岛HAMILTON的朋友去查,查询结果会直接发去她的信箱。

  那个朋友的朋友倒是很热心,在晚上九点左右EMAIL就送到了小诺的信箱:

  寄件人:BUCOCK

  收件人:beilial

  抄送:

  日期:Fri, 29 June 2001 18:54:56 +0800

  主题:关于委托的事情

  回复回复全部按附件按正文转发删除前一封后一封返回

  您好:

  关于您委托调查的事,我已经查阅了本地十七日、十日两天的报纸,与华人相关的报道一共有三条:

  1 一家叫“长城”的中国餐厅在六月十七日开业。

  2 NAOTIONALBANK提供华人汉语业务服务。

  3 因为近期车祸增多,警方提醒中国留学生注意驾驶安全。

  不过另外还有个消息,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六月二十日那天,我所在的WAIKATO大学教会为一位中国留学生举行过葬礼。据说那留学生是大陆来的,十七日那天在家中使用电脑时不幸触电身亡。据教会的朋友说,那位留学生的英文名叫做DENNIS,中文名拼音是ShengzhouLuo.>新浪免费电子邮箱 (http://mail.sina.com.cn)>新浪二手市场:一元投入,十分惊喜,百分满意 (http://classad.sina.com.cn/2shou/)>数万张手机图片数万首短信铃声任你挑选,每天都有更新 (http://sms.sina.com.cn/cgi-bin/sms/smspic.cgi)

  ShengzhouLuo?!

  胜舟。罗?!

  在网上起名字是绝对自由的,于是有些人会起些天马行空的名字,但也有些人直接使用本名。惊鸿、琉璃、茗三个名字都是第一种名字,而胜舟或许就属于第二种。

  假如这个罗胜舟就是胜舟的话,那么残星楼的五人之中,就已经有四人在同一天内死亡!

  “毫无疑问,那个神秘鬼QQ与残星楼有着莫大的关系。”

  小诺肯定地说,她对面的人叼着可乐杯中的吸管,不置可否。

  这天是六月三十日,周六。小诺和马伯庸约在一家KFC见面,没有特别的理由,只是她想起自己很久没吃KFC了而已。

  “真是越来越诡异了,这事情。”马伯庸的语气说不上是兴奋还是困惑。

  “现在还差子山一个人的下落没有确定了。”小诺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她感觉到已经摸到了门的把手。马伯庸想了想,掏出张纸和笔,铺到桌子上,开始写道:

  四月初,残星楼成立,成员六人。

  四月十二日,梯云纵退出。

  四月X日(无法确定),残星楼主页上传。(之后的某个日子,大事记栏目《通鉴》损坏)

  四月二十九日,惊鸿开始撰写残星楼小说。

  五月一日,琉璃与惊鸿聚会。其他参与者不详。

  五月十日,惊鸿中止小说写作。原因不明。

  五月十日,子山的帖子被全部删除,原因不明。

  六月十六日深夜十一点五十分至六月十七日凌晨零五分,惊鸿、琉璃、茗、胜舟确认死亡。两人自杀,一人为

  注:胜舟最后一次在论坛中发帖时间是中国时间十七日零点零二分,句中有“大家表决吧小心知识来”,无法确认“知识”究竟为“子山”之误或为“自杀”之误。

  写到这里,马伯庸停笔,拿起纸来递给小诺。

  “这样列出来就清晰多了……你能看出什么吗?”

  小诺接过纸,仔细看了又看,最后抬头疑惑地问道:“看起来……子山似乎与其他人之间发生过什么。”

  “恩,同感,从这个时间表来看,他们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严重的事情。”马伯庸说到这里,不由得懊丧地抓抓头,“哎呀哎呀,说不定首页的大事记里有提到,可惜……若是胜舟及时把修复的页面上传过来该多好。”

  看到他抓头的滑稽表情,小诺不禁咯咯地笑起来,随后想起要注意淑女形象,连忙掩住嘴。马伯庸斜眼“哼”了一句,什么也没说。

  “……恩……学长,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

  “现在最首要的问题,就是找到子山的下落,找到他,那么就有可能找到真相了。”

  小诺点了点头,忽然想起那个噩梦,她犹豫了一下,把那个梦讲给了马伯庸听。马伯庸听完以后,笑了笑,说:

  “听起来蛮吓人的,你想的太多了。”

  “哼,那就是说我是瞎想象的喽?!”

  小诺撇撇嘴。

  “岂敢岂敢,我是说,只要内心坚定,心神守一,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心经有言:心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正是这个道理。有时间看看佛经吧。”马伯庸握着纸杯,手里拿着土豆泥,一脸老成地说道。

  “真是!你说话真象大话里那个唐僧!”小诺嘴里这么说,心中确实宽了不少,那几句心经细细琢磨,倒颇有叫人安心的力量。

  “对了,学长,你眼看就要毕业了,工作找的怎么样了?”

  “干吗忽然提这个话题?”

  “想知道嘛……”

  “目前还没有什么工作值得出卖我的高贵灵魂,无所谓,空即是色呀,色即是空呐,对吧……咳……”

  马伯庸回答的语气斩钉截铁,但中气明显不足。
【1】 【2】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一月)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她死在QQ上》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