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她死在QQ上》第四章(2)
马伯庸
  2005年10月18日10:0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到了小诺家以后,小诺的父母还没回来。两个人来到小诺的卧室,那台电脑就摆在书桌上面。

  “就是这台了。”小诺指着电脑,仍旧心有余悸。

  马伯庸皱着眉头左右端详了半天,然后凑近上看下看,还趴到电脑后面去看那一堆缠绕在一起的电线。大概看了有三、四分钟,他转过身来对小诺说:

  “介意把机箱打开么,我想看看里面。”

  于是小诺找来螺丝刀,把机箱的螺丝一个一个旋开,再把盖子拆下来。马伯庸双手撑住机箱两侧,头往里探去,眼镜几次从鼻梁向下滑去,他不得不笨拙地腾出只手来把眼镜扶正。随后他把一只手伸进机箱,把CPU、内存条、电源箱、显卡、声卡等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地摸过来,嘴里还念念有词,不知道叨咕些什么。

  最后马伯庸终于检查完了,站起身来,拍了拍手。

  “有……有没有什么发现?”小诺忐忑不安地问道。

  “呶……”马伯庸把眼镜摘下来递给她,“你自己来看看就知道了。”

  小诺接过眼镜戴上,开始眼前一片晕眩,让她这个五点零的眼睛戴四百度的近视镜确实有些勉为其难。等到她稍微习惯一点后,才把目光放在被拆开的电脑里。

  她看到电脑外表比刚才看起来要脏,接缝处似乎有些浅灰色的污垢。她伸手去碰,却什么都碰不到。小诺开始以为是镜片太脏了,想擦一下,但马伯庸在旁边示意她继续看下去。

  于是小诺移近电脑,发现那些灰色污垢都是从电脑内部通过缝隙向外渗出的,而且……而且那不象是附着在机器上,更象是漂浮其上一般。

  稍微仔细一观察,小诺就注意到,所有的“灰垢”痕迹似乎都有固定的流向,顺着流向反推回去,就会发现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源头——唐静的硬盘。

  “啪”

  小诺一时没注意,头探的过低,本来就戴的很松的眼镜掉在机箱里。马伯庸平静地把它捞出来,然后对她说。

  ‘你都看到了吧?“

  “……那些是什么?”

  “鬼气,这是一般的说法。”马伯庸拿自己的汗衫擦拭着镜片,“按照我的理论,这就是鬼魂在你电脑里发飚的时候遗留在机壳上的带电粒子,就好象蜗牛爬行会留下的粘液一样。”

  “……您是说鬼在我的电脑里?”

  “不奇怪,我一个朋友的电脑里还有蟑螂呢。”马伯庸毫无紧张感地说,“这些东西肉眼是无法觉察的,但是透过这副眼镜就可以看到——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当初我就是看到你身上似乎也沾了这样的灰垢,所以我那天才问你是否接触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擦不掉吗?”

  小诺一想到自己身上还沾有这些东西,就浑身不自在。

  马伯庸想了想,说:“有石菖蒲没有?那玩意自古被称做”蒲剑“,乃是天中五瑞之首,道士们经常用来驱邪。拿它来扫,大概可以把灰垢清理干净。”

  “想不到一个大四学生还能知道这些东西呢,我一直以为只有老头子才精通。”小诺笑着说。

  小诺的妈妈在市医院工作,石菖蒲算中药,应该有办法弄到的。

  “啊,这种知识啊,多看些地摊杂志里的鬼故事就会知道的。”马伯庸不好意思地搔搔头。“对了,把电脑打开吧,我想看看里面的内容。”

  “……真……真的要吗?……”小诺面露恐惧之色。

  “哈哈,放心吧,即使里面有鬼,现在也不会出现的。你想想,你拿着这个硬盘都已经一周多了,但只有周五超过12点以后,那个QQ才出现,说明不到特定时间,它是无法活动的。”

  “那你去开吧……”小诺指指电脑小声说,同时缩到马伯庸身后。

  马伯庸笑笑,坐到前面去把电脑打开。显示屏先亮起来,然后主机发出嗡嗡的声音开始自检。但是,很快系统显示自检失败,无法启动。重复启动了好几次,仍旧失败。他仔细检查了BIOS以后,转过头对小诺说:“看起来,上次的QQ发作,把这个硬盘毁坏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

  “现在电脑根本无法检测到硬盘的存在…这样吧,我把它拆下来转到我电脑里去试一下。”

  “那……那样会不会太危险了?”小诺有些担心。马伯庸耸耸肩,一脸无所谓:“如果那样最好,说老实话,我还没碰到过鬼呢。”

  于是他将唐静的硬盘拆下来放进一个塑料袋中,然后把小诺自己的硬盘装回去,开机。电脑里很快显示出小诺自己的WINDOS界面,让她感觉到一种温馨的味道。

  马伯庸看看时间,对小诺说:“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去。这个硬盘我带回去看数据是否能修复回来。你今天如果有时间,上网再去找找残星楼的其他三个人吧。”

  “好的……”小诺回答说。

  “现在还没办法确定这个鬼QQ的来源是唐静的硬盘,还是来自网络的其他什么地方。虽然这硬盘拿走了,但你还是要小心,上网时间不要超过12点最好。QQ蛮危险的,建议你先用MSN吧。”

  “恩!恩!”

  小诺用力点了点头,同时把残星楼主页的地址写在纸条上递给马伯庸。

  “明天,还是三点,红茶坊见。我们到时候看情况,再拟订一个详细的应对办法。”

  说完马伯庸便夹着那个硬盘离开了。小诺看着他的背影,有种入释重任的感觉,自己终于有同志了。

  吃过晚饭后,小诺忐忑不安地打开了电脑,拨号,开Q,然后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还好,才七点半。

  梯云纵不在线上,但是发了一条QQ信息过来,让小诺去她的263 信箱收信。残星楼的主页仍旧是老样子,一点变化也没有。

  小诺打开263 的信箱,里面只有一封新邮件,梯云纵的。标题是:关于子山、胜舟和茗

  信里这样写到:

  那天你掉线以后,我特意去了几个常去的社区,看是否能找到其他三个人。很奇怪,他们全部销声匿迹了——至少没用我所知道的ID发过帖子、进过聊天室或者上Q. 我也问过几个与他们比较熟悉的朋友,也都很久没见过他们出现。可惜的是,没办法找到他们三人现实中的名字、地址……所以联系不上他们。

  还有一件事……唐静——我还是习惯称呼她为惊鸿——和苏雪君的死讯我是否可以向她的其他朋友公布?她在网上还是有很多朋友的。我觉得应该告诉他们一声,这样做的话,说不定其他三个人也会知道。

  梯云纵

  小诺觉得这件事越来越诡异了:残星楼其他三个人也销声匿迹,是不是也遭遇了那个神秘QQ的毒手呢?可惜找不到现实中的身份,没办法查证。

  沉吟片刻,她觉得有必要将整个事件都告诉梯云纵。第一,以梯云纵和唐静在网上的熟悉程度,应该能找到更多的情报;第二,那个神秘QQ攻击了小诺,难保它不会攻击梯云纵,必须让他保持警惕。第三,小诺需要人帮忙。于是,她给梯云纵回了封长信,将整个事件都写了下来,包括自己撞鬼的事情。最后她还提醒梯云纵使用MSN或者EMAIL保持联系,QQ尽量不要开。

  三十分钟后,Q上传来梯云纵的一句话:

  “OK,收到,MSN上见,我的是heretic_ mao@ hotmail. com,886 ”

  这样一来,小诺就有了两个盟友:一个是现实中的马伯庸,还有一个是网络中的梯云纵。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她希望这样可以更快地查出真相。现在的她,感觉自己象是《X- FILE》里追查神秘事件的FBI探员。

  The truth is out there..
【1】 【2】

(责任编辑:一月)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她死在QQ上》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