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她死在QQ上》第四章
马伯庸
  2005年10月18日10:04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六月二十五日星期一

  上个周末小诺终于遭遇了“那个人”,若不是邻居换保险丝时不小心关掉了全楼的电闸,只怕她现在已经和苏雪君一样坠楼而死了。

  侥幸逃过一劫的小诺惊吓过度,整个晚上再也没敢合眼,也不敢再接近那电脑。第二天早上,小诺的妈妈发现自己的女儿脸色苍白,一测体温竟达到30度。大病一场的小诺在家里连躺了三天,周一的课只好请假缺席。

  但是她谁也没告诉那晚上的事,因为别人不会相信。小诺躺在床上抓着被子看着那台静默在桌子上的电脑,心里说不出的害怕。毫无疑问,唐静的死亡必然也是与这QQ有关系,苏雪君也是一样。究竟那个神秘QQ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选中她们呢?还有没有其他的受害者?无数问号在小诺脑海里盘旋,但是她已经没有勇气去追查了。

  一直孤身调查这件事的小诺,这时候却很希望有个可以信赖的人在身边。

  梯云纵看起来倒很可靠,但是小诺只能在网上联络上他,而她现在根本不敢上网开Q。

  忽然,躺在床上的小诺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小诺,最近还是小心为上吧,你周围可能有些不太干净的东西。”

  “哎?你问我要我堂哥的电话?”

  曹芳蕊拿着手机,惊讶地喊道。

  “对,对,我是想请教他一些书的问题。你不说他看书很多么?”

  小诺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些。

  上次她在校园里遇见的那个曹芳蕊的堂哥马伯庸,当时他曾对小诺说她身边有些不太干净的东西,现在回想起来,那正是小诺撞鬼的当天。她想或许这个人能有些帮助。

  “他和他朋友在大学附近租的房子,那家伙没手机,我给你他的家里电话吧。”

  “好的,他这人很好说话吧?”

  “啊,还好啦,没见他发过脾气,就是怪怪的……不过你若找什么书,问他还真是找对人了。”

  “是呀是呀。”

  小诺放下电话,接着拨马伯庸家的电话。

  她觉得这种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清楚,而且她也不知道马伯庸这个人是否真的可以信任,所以还是亲自见一面的好。

  “你好……”电话里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

  “喂,请找一下马……”

  还没等小诺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一连串轻快的留言:“我们现在不在家,如果找马伯庸,请按一;如果找蒋若宁,请按二;支持申办奥运请按三;讨厌F4 那群小白脸的请按四;相信英特纳雄耐尔终将实现的请按五…………如果你是长途,请挂机。

  “&*%&……”

  小诺听到这种别致的电话留言,哭笑不得。她留言给马伯庸说有些事要请教他,并且留下了自己家的电话号。

  当天下午马伯庸就回了电话,小诺把希望面见的请求又说了一遍,他一口答应,两人约好第二天下午四点在大学附近的红茶坊里碰头。小诺自始至终都没透“撞鬼”的半点口风。

  六月二十六日星期二下午四点。

  小诺来到红茶坊的时候,马伯庸已经在门口等候着,他还是那天那一袭“风雅”的文化衫,捧本书斜倚着墙津津有味地读着,书名叫《龙枪编年史》。

  “你好!”

  小诺走过说,马伯庸这才注意到她就在身边,忙不迭地扶扶眼镜,回说“你好”。小诺注意到他的眼镜很奇特,连接镜框与镜腿的螺丝没了,一枚弯曲的大头针代替了它的位置,尖尖的针头冲上挺立着,稍不留神就会刺中扶眼镜的手指。

  两个人走进红茶坊找了个位子坐下。小诺点了珍珠奶茶,而马伯庸毫不客气地要了杯白水。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小诺双手拿着杯子,注视着马伯庸。

  马伯庸听到这个问题,眉毛向上挑了挑,一脸认真地说。

  “当然,你现在身后就站着一只。”

  话刚说完,马伯庸看到小诺脸色变的煞白,他以为女生胆小,连忙道歉说自己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那天……那天你不是说我身边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叫我小心点么?”

  小诺的声音转低,微低着头轻声说。

  “哦,这个嘛……我也说不清那种感觉,反正是觉得很异样,不是好东西”马伯庸搔搔头,摘下眼镜来晃了晃,“一戴上这副眼镜,我就经常能看到些奇特的东西……你后来怎么样了?”

  小诺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奶茶,这才鼓起勇气,把上周五遭遇的事讲了一遍,并且把唐静与苏雪君的神秘死亡,自己对死因的疑问以及调查的成果等等也都说了出来。

  听完小诺的叙述,马伯庸的表情变的严肃起来。

  “就是说,是那个神秘的QQ害死的你表妹和苏雪君,而且这一系列事情还与网上一个叫‘残星楼’的团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没错,就是这样。”

  “这件事情确实诡异,听起来象是荒谬的鬼故事……不过我相信这是真的。”

  马伯庸笑了笑,重新把眼镜戴回去。小诺感激地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一个人实在是不敢再继续查下去了,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到底为什么唐静会死,所以……”

  “呵呵,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微尽绵薄之力。说实话,我对这类事情蛮感兴趣的。”

  “谢谢你,谢谢。”

  小诺心安了不少,原来紧握着杯子的双手放松下来。

  “从目前所掌握的情报来看,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残星楼这个网络组织与‘那个QQ’这两者之间有关联,甚至不能确定唐静的死与苏雪君的死到底有没有联系——若后者不能成立,则之前的一切在网上的调查也就没了意义。”

  小诺不太情愿地点头承认,马伯庸的这个分析点中了要害。她之前的逻辑是这样的:唐静与苏雪君同一时刻死于“那个QQ”——她们两位认识并且属于残星楼——残星楼必然与“那个QQ”有关系。这一切的立论基础是:“唐静与苏雪君同死于那个QQ,而这一点她没办法证明,苏的电脑已经被她父亲砸坏了,没办法查出苏最后时刻上网的情形。

  “……对了,能不能让我看一下你那台电脑。”

  马伯庸喝光杯子里的水,小诺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两人离开红茶坊,小诺坚持要付帐,马伯庸推辞了一下,也没再坚持。马伯庸是走路来的,而小诺是骑的自行车。于是马伯庸就骑上小诺的自行车,让小诺坐在车后,两人朝小诺家骑去。

  在路上,小诺忽然问道:

  “哎,鬼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这个问题嘛,全看个人是怎么理解的……”马伯庸在前面蹬着车子,头也不回地说,“其实呢,鬼就是人的精神,也算是一种带电粒子的聚合体。一般的人死后,精神也就随之消失,但是如果死前意念特别强烈,当肉体死去的时候,意念仍旧有足够的能量将精神粒子凝聚在一起,这就是所谓的灵魂或者说鬼魂;个别特别强烈的意识体甚至还能形成生前的记忆与形体……那就多半是厉鬼了。”

  “想不到这么深奥啊……”小诺半是感叹半是佩服,“……这是属于精神学科还是物理学科的范畴?”

  “都不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

  马伯庸回答的毫不含糊,小诺听到这句差点没从自行车上摔下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是自从撞了“那个人”以来她第一次笑。

【1】 【2】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一月)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她死在QQ上》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