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文抱质,心通造化——品读祁峰--书画收藏--人民网
人民网

怀文抱质,心通造化——品读祁峰

米祯祥

2012年05月17日14:35    来源:人民网-书画收藏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画家祁峰,原名殷积寿。出生与成长至50岁前都在甘肃。因为崇尚祁连山的仁德、坚韧与大气磅礴,厚重不迁,亘古不变,而遂以“祁连之子”、“陇上人”自诩,继而常在自己的画作上署名“祁峰”,至后来干脆以祁峰名世。

  判微析理,明心见性。祁峰大行其道所表现出来的人情物理,确实首先让人玩味。他对于传统国画艺术的执著,对于创作的矜持与守护,都是绝对的百分之百的“本色独造”。更名不为露才扬己,只为性之所禀,自为佳好。有人说过的:人之初元,本自为淳;画之初元,本自为澹。凭我对祁峰十余年的观察:坚强不暴,柔从不流,宽而不漫,辨而不争,察而不激,廉而不刿。这几个刻板却不失为精炼的四字语,大体可以概括出祁峰为人做事的方方面面。恭谨待人,从容作画,冲和闲雅,肃气澄心。所以,他能做到蝉蜕于浊秽之中,却能优游于尘埃之外。换了别人,骆驼、毛驴、山丹马都能画得有模有样,自成一家,早该自谓驼王驴霸,作祖称圣,编织出无数的桂冠。祁峰则不:兴到不自纵,气到不自豪,情到不自扰,意到不自浓,雍容平淡,舍媚守淳。他可以自信、自大、自专但绝不自狂。即此,他赢得了张仃、廖静文等诸多名流贤达的知言解语,好评如潮。

  怀文抱质,心通造化。祁峰的创作也是坚持舍艳而寓于澹,一副笔墨打天下,直从国画本原上悟入,明莹无滞。他一直坚持纯水墨创作,尽去枝叶,一意本原,而所操益熟,所得益多,进而形成了放纵快利,笔道流便的笔墨风格。重而不虐,轻而不鄙,疾而不促,缓而不弛,心手相应,笔墨表现极为纯熟、从容与自如。骆驼、毛驴、山丹马,画幅多生气氤氲,笔墨无滞无碍,观之皆可体认得静、远、澹、逸之气而多无痕之趣。

  骆驼优游漠上,潇洒不群,气静神闲,形神并洁若澄然秋潭。景无长林可风,无松风竹雨,草阁流春,只有轻岚澹墨,沙海波涛,间以皎然皓月,飞雪腾空……,但是,不论单驼、双驼、六驼、八驼还是百驼,都能让人体味到骆驼高视阔步、负重致远的豪迈与西北苍茫大地的壮阔,动人心魄。

  毛驴性好炎闹,笔下形象却是迹简色澹。笔法、墨法与画骆驼一脉相承,也是意到笔随、墨著形具,得意都在运墨而五色皆备上,婉转情连。不论三驴、八驴还是百驴图,都是任情恣性,一派太和恬静气象。

  祁峰笔下的特种马,是源自现实写真而不同于人们习画习见的山丹马。出自我国西部,较蒙古马、欧洲马体形略小却十分健壮,善奔跑、能负重,耐力极强,远胜常见的高头大马。因为不常见,更不曾被丹青高手们描摹点缀过,所以祁峰的独创描画很容易让人误解、产生错愕,以为是祁峰把娇贵华赡的高头大马画走了样。实则祁峰所画马就是我国西部特产、并负有特殊使命的山丹马。画马的笔墨如行云流水,构图或静或动,静者疏疏澹澹,中正和平,观之可生山静秋鸣、松风远沸、月高林表之感;动如风发,观之常有群峰耸峙、飞瀑崩崖、断港绝河之慨。

  中国画的笔墨性就是中国画赖以区别于其它画的艺术本体性。祁峰创作的特殊性,最根本最重要的也就是他坚守了国画艺术的本体性。一悟本体,即是工夫。工夫熟后,人己内外,一齐俱透。他的创作不是冥行妄作。所以看似简单,实则有一个迄今为止让人无法复制的高度。不用要言妙道。比拟仿像,都需要勇气和工夫,意志和耐力,芟除凡心习态,或许还有商量处。厩马千驷,骐骥有邈群之价;美人万种,西施有超世之容。唐人常建有诗谓:“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宋代欧阳修自叹:“终生拟之不能俏”。这大概从一个侧面可以说明独有的可贵与不可替代。

  祁峰的难于复制,还有一面是他甘于艰苦实践和几近固执的思维省察方式。人皆可以推想,早年身处甘肃欠发达地区的青少年祁峰,肯定不是因为知道笔墨小技可以入神证圣而选择了绘画。我相信那是一种自然快乐的选择。高兴画就画了,喜欢画就坚持下来了。所以才有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用志不分,从心髓入微处用力;才有从西到东,车辙马迹半天下的沿门乞火与广种博收;才可以避开冥行妄作、与狠戾险疾的俗行而居敬穷理、一意孤行。即便在艺术即金钱的今天,祁峰也没有把雅音翻作俗调。纸作良田,他是一身家数,销尽龌龊。创作绝不降格以求,作品绝不倾销贱卖。就这点,荣富优足的衣冠英贤们,有多少能妆缀一翻后与之比拟,再矫强做出一个没破绽的模样?
(责任编辑:鲁婧、许心怡)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