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传席:在延承中发展--书画--人民网
人民网

陈传席:在延承中发展

2012年04月01日11:50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黄泽森的画是典型的“岭南派”特色,而且是“岭南派”发展到现阶段的新特色画。有人称之为“新岭南派”,也未尝不可。“新岭南派”继承了“岭南派”的艺术精神和观念,但又有所发展。

  先谈继承。“岭南派”的几位创始人提出“折衷中西”,“撷中西画学所长,互作微妙的结合”(高奇峰语)。高剑父还说:“对于绘画,要把中外古今的长处来折衷地和革新地整理一遍,使之合乎中庸之道,所谓集世界之大成。要有国画的精神气韵,又有西画之科学技法。”又说:“汝希望这新国画,成为世界的绘画。”古今中外的长处都有,这就是“岭南派”的特色。所以“岭南派”有两个源头。一是传统,二是西方。

  “传统”的源头是通过居巢、居廉兄弟学习内地的。“二居”原籍是江苏扬州宝应县,后落籍广东,又应东莞张敬修及其侄子张嘉谟之邀,长期居住东莞,居廉的艺术鼎盛期也是在东莞时期。所以,“岭南派”的一个源头也就在东莞。居廉的画师法恽南田。“岭南派”的“二居一陈”都是居廉的学生。他们是通过居廉学习内地传统。“二高一陈”都留学日本,他们通过日本学习西方,当然也学习日本。

  黄泽森长期在东莞工作,他出生于广东省顺德市,也就在东莞市附近。他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东莞市生活并任东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东莞市正是“岭南派”的源头重镇,黄泽森在这里,真是得天独厚。

  黄泽森在广东人民艺术学院和广州美术学院学习过,学的是经过消化了的西式教育,他的老师杨之光是徐悲鸿的学生,徐悲鸿留欧8年,回国后,把欧式的美术教育带到中国,又经杨之光带到广州美术学院,黄泽森曾得其亲炙。而且黄泽森也认真研究过西方的绘画和西方的其他文化。他多次去国外,尤其是去欧洲、美洲,考察美术,去博物馆、美术馆中研究西方大师们的杰作。

  所以说,黄泽森学习绘画艺术的两个源头,一是“传统”,二是“西方”,也正和早期“岭南派是一致的,而且他得到的也都是正统。他自己说:“走的是正道”,这是符合实际的。

  但早期的“岭南派”是以画花鸟为主的,虽然也画人物,但只是偶尔为之。“新岭南派”的画家们则以人物画为主,其中以杨之光的人物画最为突出,也最具代表。杨之光的画以中国画的笔墨技法表现出西洋式的素描效果,十分逼真,严禁而准确。大异于老一代的“岭南派”,但却实践了老一代“岭南派”只“撷中西画学的所长,互作微妙的结合”的理论,推进了“岭南派”的发展,开始了“新岭南派”的时期。

  黄泽森应该算第三代“岭南画派”的代表画家之一。他虽然直接接受过杨之光等人的指点,但并没有停留在老师们的基础上,他在吸收老一代的长处之后,开始了新的探索研究。人物造型准确、严谨,这是“岭南派”和“新岭南派”的重要特点之一,黄泽森不能丢。他学过素描和油画,对人体的结构、解剖、肌肉作过深入的研究,并能准确地表达出来,这是他年轻时就具有的基本功。他平时速写本不离手,对人物的动态变化了如指掌。黄泽森出版过人体写生集,他对人体的造型能力已完全不成问题,他画任务已不再是为了学习人体解剖等知识,而是借人体为载体,体验国画的语言表现力。他画速写也是借速写中的人体动态来体验笔墨关系。

  “岭南派”的基础观念不可变,造型准确不苟的技法也必须继承,黄泽森要发展变化“岭南派”,就在笔墨。他要增加绘画中的传统文化内涵。杨之光已把国画人物的“惟妙惟肖”发展到极致,黄泽森要变化,他省去了人物的面部和形体的仔细刻画部分,当然,形神兼俱依然不减,甚至加强。他的线条、墨色都不是仅仅为了造型,而是和形结合共同表现他的情绪和艺术理想。他的笔墨(包括线条)更突出,更生动,更具生命力,且浑厚中饶其逋峭,苍茫中见其娟妍,都是更具特色的。同时,他借鉴西画中的色彩,但却以传统的水墨画激发表现出来。重色中,他喜欢用石绿、朱砂、雄黄;淡色中,他也用赭石、花青等,或点,或写,或任意挥洒,随意中不失法度,夸张时不离严谨。他改变了以往“岭南派”以素描为法则,以笔墨不离造型的谨严画法。黄泽森的笔墨任意挥洒,突破了造型的约束,但形体的严谨仍见于其中,而形、神都在传统的笔墨中显得更加生动了。

  尤为重要的是,黄泽森是在新的时代情境和文化视域中来延承“岭南派”开放的价值取向与理想追求。他基于开阔的国际文化视野探寻中国文化和民族艺术的精髓和神韵之所在,他追求的是更为广阔而深邃的审美体验和内心阐发。在题材上,他从来不将自己局限于一个狭窄的圈子,而是依从本心而广为涉猎。时从水墨人体的结构和运笔中把握水墨语言本体的生命力和张力;时又远赴天山,在草原、冰山、戈壁以及浓郁的少数民族风情中体味都市人群所久违的苍茫博大和率性豁达,他笔下的新疆舞蹈人物体态曼妙多姿,用笔洗练酣畅,透视着热情奔放的真挚性情和精神旨趣。

  这就是黄泽森对“岭南派”的发展和贡献。他的画显然和上一代风格大异。

  诗如其人,书如其人,画如其人,黄泽森性格豪放,为人直爽,大方又大气,又善于学习,古人谓之“质粗而文细”,画亦如之。他的人物画,笔墨粗犷豪放,线条率意而骨骾,墨色随意而自然,浑厚中显露出一种潇洒的气度,豪迈中自有一种英爽之韵度;天真,空灵,又有很深的文化内涵。高剑父说:“新国画是综合的,集众长的,真美合一的,理想兼到的;有特色的精神气韵,又有西画之科学技法”,黄泽森都做到了。

  如前所述,黄泽森又发展了“岭南派”的绘画,他减化了西画的一些形式,增加了传统的方法,他的线条更灵活,更飞动,笔墨更率意,也许是他的性格使然,但也和他的研究有关。他和他的同代一批朋友共同努力,推动了“岭南派”绘画的发展,第二代“岭南派”和第一代的绘画不同,第三代又和第二代不同,有人说,他们已不是“岭南派”,实际上是“岭南派”发展到第三代的特色。黄泽森正是这一代画家中的突出代表之一。
(责编:鲁婧、赫英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