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与意趣:黄泽森的水墨人物画--书画--人民网
人民网

激情与意趣:黄泽森的水墨人物画

邵大箴

2012年04月01日11:49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岭南画派始于晚清时期,和粤剧、广东音乐一起被称为“岭南三秀”。作为近代中国画发展史上一个重要流派,岭南画派主张“折衷中外,融合古今”的艺术原则,高举革新流变的创作大旗。其主要画家在传承中国画的笔墨传统的同时,注重写生,融中西绘画之长,创造出具有时代精神和地方特色的绘画样式;其主要作品大都生活气息浓郁,气氛酣畅热烈,色彩丰雅艳丽,水墨淋漓与色粉冲撞,呈现出独具情趣的气象。

  活跃当代画坛的广东人物画家黄泽森,有丰富的生活阅历和良好的文化素养,性格开放,敏感于新鲜事物,青年时代受过系统的学院式教育,曾求学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师从与岭南画派一脉相承的杨之光、陈振国等老师,有着扎实的造型能力。长期以来他专攻人物画,尤擅长舞蹈人物水墨,作品充满激情和豪爽之气,水墨语言奔放洒脱而亲切自然,在承继和发展岭南画派的同时,又有一番清新的个人面貌。

  黄泽森的作品参加过第六届、第九届、第十届全国美术展览,作品《荔香时节》获1984年广东省美展一等奖,《乡情系列 ?秋水篇》获"广东省第三届中国书画展"金奖……但他不满足已取得的成绩,凭着对绘画事业的热爱,一直锲而不舍地锤炼自己的绘画语言,追求艺术表现的新天地。

  黄泽森非常重视写生,近几年以来,他多次不辞劳苦地东奔西走去做人物写生,从中获得创作灵感。他在勤勉的写生中吸收新旧传统的画法,并根据客观对象和自己的感受加以变化,形成自己的个性风格。他随广东省艺术家“走进天山”采风,捕捉鲜活的生命带来的艺术冲动;他独自去哈萨克,画出了“回望新疆”系列;又去了印度,在那里感受异国文化的魅力;还两次到西双版纳,傣家少女的灵气、纯美,赋予他新的灵感,在激动的创作状态中,他似乎模糊了写生和创作的界限,一幅幅一气呵成的写生画面,意趣俱全。在黄泽森的水墨人物画中,最有代表性的应该是他的舞蹈水墨人物。他塑造的人物轻盈、娟秀、婉约、典雅——“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翩如兰苕翠,宛如游龙举……”读他的舞蹈水墨人物画,不由得使人忆起唐代诗人李群玉观《绿腰》舞后所赋《长沙九日登东楼现舞》的这些美妙诗句。

  汉唐至今,舞蹈人物画一直都是很多画家青睐的艺术题材。20世纪以来现代写意水墨人物画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涌现出叶浅予、杨之光等著名的水墨人物画家,使舞蹈人物画成为大众喜闻乐见的一种绘画形式。作为杨之光的得意门生,黄泽森在作品中,用流畅的笔线和墨色的灵气,对舞蹈做出了富有艺术个性的诠释。舞蹈所包含动态美、意蕴美、神韵美,通过肢体语言传达给人们。黄泽森以透彻入微的观察力,抓住舞者的动态节奏、运动结构和情调神韵,用简练的线条,准确的造型,勾划出生动的人物形象。在《难忘新疆》系列作品中,黄泽森准确地把握了新疆舞的表演特点和新疆姑娘的外貌特征,用线肯定、率性,艺术语言充满流动的韵律感,人们似乎能感觉到姑娘们在跳舞时旋转的速度和冬不拉音乐的节奏。

  音乐是时间艺术,舞蹈是空间艺术,优秀的舞蹈人物画则将这二者融汇在画面上。此时,水墨能起到其他材料无法取代的作用。黄泽森充分发挥水墨的旋律与节奏感,他的笔墨流畅、多变而精炼,他娴熟地利用生宣纸的特性,运用控制得当的水和气势恢弘的墨,以及欢快纯净的色,在纸上的晕染、渗透,奏出华采的乐章。近期作品《傣家舞蹈人物》在用笔墨和色彩的交响表现乐韵方面,尤为精彩。黄泽森在色彩上延续岭南画派的传统,流畅明快而富有顿挫的节奏,色彩和着墨色水分交织成的旋律,表现出极富南国情趣的画境。

  黄泽森说,“光劳动是画匠,光思考是空想。”确实,他自己是一位善于思考、勤于实践的艺术家。他对借鉴西画技巧以加强国画人物画的表现力,有自己的思考。他认为,恰当地利用西画的造型能力,使其与有机地融合在国画的笔线中,前人做出了可喜的探索,其成就不应否定,今天我们应该在此基础上继续向前迈进;他对写生与创作的关系有自己的见解,他以为写生本身也是创造性的劳动,一件杰出的写生作品其艺术价值不逊于一幅情节性的绘画;他还坚持这样的观点:艺术家要真诚地对待客观世界,真诚地对待自己的艺术劳动,要在作品中吐露自己真实的感情。黄泽森不仅在艺术创作上不辞辛劳,他还是一位杰出的艺术活动家,他为正在筹划建在东莞的岭南美术馆付出大量精力,在这过程中他表现出不凡的创造性才能和个性魅力。他的为人和他的画一样,兼有激情和意趣。
(责编:鲁婧、赫英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