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把写生当作基本功来训练

谢志高

2007年10月24日15:31  来源:人民网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我在广州美院十年,在中央美院十年,浙江美院我也去看过他们的教学,我感觉在中国画教学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是浙江美院。中国画在浙江美院教学中的位置,在整个教学里的分量比较重,整个国画教学的体系比较规范、系统。中央美院,以前国画系那些老先生在的时候,他们个人能力都很强,这样以来,就很难统一思想,难以形成一种相对规范的教学系统和教学模式。所以我觉得中央美院在中国画教学上存在的比较突出的问题,就是没有一个规范的教学体系。或者这个体系没有很好地得到延续。

  

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举办画展,关月先生亲临指导


  对中央美院的写生教学,我这几年没有接触学生的作业,也没有看到课堂的作业效果,所以有些问题不好说。浙江美院改中国美院前,我去看过他们上课,包括刘国辉办高研班的时候,我也到班里看过。那时候我离开中央美院时间还不长,我觉得在人物画写生教学上,浙江美院在写生的基础上比较重视笔墨,重视笔墨的素养,这方面做得比中央美院好。他们对传统笔墨的认识,对传统笔墨跟造型的关系,思路比较清楚。像刘国辉、吴山明他们在教学岗位上那么多年,自己身体力行,他们的艺术实践和教学结合得比较好,所以他们在教学上贯彻得比较得力。

  在写生教学上,我的观点可能比较保守,我认为写生是基本功,是一种基本训练,不要把写生套上很多外加的光环,不要在学生阶段就强调在写生中进行艺术加工。当然,就广义上讲,任何写生都是有艺术加工的,不可能没有(加工)的绘画。在写生中强调艺术个性。我始终认为艺术个性的形成、艺术家毕生的艺术实践是一个马拉松的过程,一个艺术家毕生的精力从事艺术,这条路是很长的。学生在学校区区四年,跟一个艺术家整个的艺术人生来比是很短暂的。这个阶段就是打基础的,如果过早地强调个性,对学生会形成误导。艺术个性是一个艺术家独特的人生经历、个人的品格、长期的艺术探索和实践,以及各方面长期修养的结果,不是猛然一种灵感出来,靠才气抹几笔,就出来个人风格了。所以,怎么看待在美术院校学习阶段的训练,应该从宏观上来考虑,应该从艺术发展、艺术实践的整个过程来考虑,艺术是终极目标,并不是说每一个时间段都在创造艺术。即使是天才的艺术家也有一个艺术准备的阶段,一些基础的东西必须要解决的。学生在学校就是打基础的阶段,是夯实以后的根基,就像盖房子,学校这几年就是打地基、在这个阶段把地基打好了,将来盖什么样的房子是他自己的事。所以我的观点是,学院里的写生教学要作为基本功训练的范畴来对待,不要过早地追求艺术个性和艺术创造。当然写生中应该有艺术创造的成分和艺术创造的因素,但是不要无限制地扩大这个因素,要把握一个度,不要急于求成,不要以为一进美院自己就是艺术家了,我觉得这不利于学习。

  对写生的要求,我觉得首先要从对象中来,要尊重对象,起码画什么,能够很接近对象。尤其是画人物,对象是个有生命的、有血有肉的人,你首先要尊重对象,而不是把他当一个玩具,不是拿他来玩弄你的艺术技巧,耍弄你的艺术手段。要把他的精神面貌,他的性格特征,他的地域特色(比如,新疆人肯定跟广东人不一样,跟四川人不一样),把他的形象特征能够准确地把握住,这种能力就是要靠写生来训练。所以作为学院早的写生教学,应该要求学生尽量地接近对象,不断地强化和积累学生对形象的感受力,积累对对象的表现力,提高综合的表现素养。要―眼能够把对象最主要的特征抓住,而越能够通过自己的手法表现出来。所以写生并不仅仅是停留在一个写生的问题,同时也训练一个画家的眼睛,训练自己观察对象的能力和艺术地处理对象的能力,训练手脑的一致性。我觉得这个本事一定要训练的,而且来不得半点虚假,要实打实的。当然我们反对被动地、让对象牵着鼻子走的写生模式,那种完全描摹对象,照相机式的照搬对象也不行,还要艺术的、能动的来表现对象,但是这种表现有一个度的问题,还有个分寸把握的问题。现在这个时代,大家都比较浮躁,急于出成果,急于有个人风格,急于有个人面貌。学生普遍轻视基本功,轻视技术。绘画是艺术,但同时也是一种手艺,它要通过艺术家的手,通过技巧来达到艺术目的,来表现艺术观念和个人情感,离开这个技巧是不行的。就像一个杂技演员,要在世界上拿金奖,如果说得天花乱坠,腰都弯不下来,怎么行呢?艺术家也―样。如果没有扎实的基本功,即使你再有艺术想像力,再有创造性,再有先进的艺术观念.你表现不出来,一切都等于零。现在的问题是,艺术界各种观念、各种主义太多,一些基本的艺术标准,包括我们的教学思想很混乱。就拿写生来说,有些画家,没正经地画过几天写生,对象都画不准呢,就出“写生集”了,还自己写文章,说写生应该有艺术个性,有创造力,不能死写生。我觉得很无知,自己还没有进人这个领域,就去批判这个领域,事实上就是在作秀,就是为了包装自己,这种态度是不科学的。我觉得既然是写生,就要强调对客观对象的把握,包括对对象的概括和塑造,必须在这个前提下,才能谈艺术的能动性,否则还要写生干什么?都去创造好了。

  写生问题不能掺假,不能注水,还是脚踏实地地表现对象,学校应该教给学生这种能力。有了表现对象这种能力,当然还不行。我始终认为,一个中国画家,人物画家,要获得整个造型能力的话,光靠写生也是不行的,离开对象画不了画不行,还要通过默写、速写、写生,包括通过创作,这样交错进行,不断地、反复地磨练。尤其是画水墨写意人物.要能够像大写意花鸟的画家一样,面对一张白纸,拿起笔来,考虑的是如何表现笔墨,而不是考虑如何把形画准。因为笔墨落到纸上不能更改,如果没有全面的造型能力,就谈不上笔墨、谈不上创造。像齐白石画虾,拿起笔来不是考虑这个虾怎么画,他一笔下去,既是形,又是笔墨,同时也是精神。人物画家要达到这个地步,就要通过写生、速写、默写、创作,这样交替训练,长期积累,才能获得这样的能力。现在有好多画家,包括有些比较知名的画家,造型能力也不是完全的,有些人太依赖于相片或者太依赖于模特儿了,否则就一事无成,画不了画。

  所以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全面的修养,全面的基本功,一定要在学校打好基础。其实在学校的时间很短,这是很宝贵的,千万不要浮躁,不要急于追求风格,急于追求艺术个性。以前老一辈艺术家整天对我们说要水到渠成,当然按照老一辈的这种要求,一个艺术家要形成个人的艺术风格,可能会遥远一点,时间会拉得太长。但艺术是一辈子的事情,是无止境的,就像马拉松比赛,开始在前面领跑的人,不一定最后是冠军。我在学校整个过程都走过了,从我们这一代画家来看,凡是作品比较耐看的,作品比较经得起推敲的,经得起大家品头论足的,都是在学校基础打得好的。就是说,同样是美术院校毕业的,凡是在学校学习成绩好的,基础打得比较扎实的,在艺术上发展和提升的空间就比较大,发展比较好;凡是在学校学习不好的,从学校出来以后,很难有发展。包括改革开放以后去美国的一些中国油画家,能够在美国生存下来的,都是有扎实的基本功的那些人,因为他们的肖像艺术能够站得住,能够有不断的定单。如果他们在学校不好好学,玩现代艺术,在西方是绝对生存不了的。

  在具体的写生教学中,我一向主张老师在上课的时候,和学生是一种互教互学的关系,你本身是教员,也是学生。你从学生那里受到启发,自己又要引导学生,在课堂上和学生一起画,对自己也是一种训练。学生刚开始画写生的时候,有一些具体的问题,不知道怎么处理对象,他们特别想看看老师是怎么画的。我上课的时候都是和学生一起画,不管画人体、画写生,我都是和学生一起上课,这样才能很好地体会一个学生的心态,学生对待模特儿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才能更好地发现问题。

  在中国画教学的问题上,包括写生,我觉得应该形成一种统一的教学思想和可操作性的教学体系,并且这种教学思想要长期地贯彻下去,不能每个老师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教学,让学生无所适从,不能每个老师都有一套自己的想法,每个老师都按照自己的思路走,必须有一个统一的教案,有一个操作规程,在这个大的规则里头,然后再发挥个人的特色。老师也是艺术家,有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个性,是相互不能代替的。个人的风格肯定会影响他在教学上的取舍,这是允许的,但是教员个人风格的存在,必须在一个大的共同的规则里面。现在大家都谈个性,个性化泛滥,我倒要提醒大家多谈一点共性的东西。现在我们是整天谈个性,不谈共性,没有共性的话,这个社会就不存在了,走路你得按照交通规则来,开车得有红绿灯,哪些路该走,哪些路不该走,得有一个规则,得有一种秩序,这些都是共性的东西。如果没有规则的话,就没有秩序了。学院的教学本身就是一种教学秩序,这个秩序就是来自于教学大纲,来自一个相对规范的教学思维。就拿人物画教学来说,一年级怎么样,二年级怎么样,三年级、四年级怎么样,要有很具体的一种规范,而且这种规范应该是有看得见的、可比性的标准。因为,美术院校还有一个评分的问题,对学生优劣的判别,要有一个可比性,要有一个标准,不像社会上对一件艺术品的评价标准比较宽泛,没有可比性,如果拿这个标准到学院里对学生的作品进行评分就没有可操作性。怎么判断一个学生是五分还是四分?是五减还是四加?这里面必须有个可比性。如果每个人都我行我素,上来就变形、夸张,我搞我的那一套,你搞你的那一套,没法评。模特儿在那里,明明是个胖子,把他画成个瘦子,脖子本来是短的,把它拉长了,那还要写生干什么?

  所以,写生必须作为一种基本功来训练,必须形成一种规范的、有可操作性的教学大纲,老师的思想必须统一,不能各行其是。这些年,美术院校在教学上比较混乱,我觉得、学生普遍轻视基本功训练是一个原因;我们的教员在理论上、文化修养上的欠缺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因为自己缺少理论修养和传统文化修养,所以面对西方的现代艺术思潮就容易迷失方向。我们老一辈艺术家很多人在理论上是很有建树的,他们的传统修养比较深,比较全面。因此,在对待西方艺术上非常清醒。提高画家的理论修养、文化修养,重视美术院校学生的文化基础教育,在美术学院是当务之急。现在很多学生考美院,不是因为热爱艺术,是因为文化课不行,看看考不上重点中学、重点大学了,才去学画,考美院,因为美术学院文化课取分低嘛,这是很令人痛心的事。学生进了美术学院,比的不是整个素养,纯粹看画的效果,这样对画家的成长是很不利的。画家这棵树,未来能够结多少个果,能长成多大的树冠,跟他的文化根基有关系,所以这个问题在美院是个很值得关注的问题。

  1992年,我作为美国新闻总署福布莱特基金的访问学者,在美国住了一年。福布莱特基金是美国用来请全世界的学者到那里当客座教授用的,我在那里开了三门课――中国画、中国美术史、中国书法,这三门课都是有学分的。在美国那一年,我感触很大,我们文化交流的逆差比贸易的逆差不知要大多少倍。美国根本就不了解我们中国的美术状况,他们对中国的大画家像齐白石等,一概不知道,包括搞艺术的人都不知道。我们又是受的什么教育呢?五四以后,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这一代人从西方引进了很多东西,我们从小学画画就知道马蒂斯、毕加索,就知道文艺复兴,对西方的大师如数家珍,他们对咱们一概不了解。

  我做过几次讲座,他们老是提这样的问题――中国的艺术是不是受印度的影响?是不是受日本浮世绘和日本画的影响?他们理解的中国画就是那种发了霉的卷轴画,是以前的古画,对中国近现代艺术一无所知。我在西方看的东西越多,越觉得中国画的特色是完全不能代替的,中国画放在西方绘画里面太鲜明了,从材质到风格,完全独树一帜,国画和国画比,我们觉得很雷同,但是拿我们优秀的东西放到西方艺术里,一点也不雷同,非常鲜明。中国画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应该是人类共同的财富。中国画艺术宝贵的文化内涵,精神内涵,也是西方艺术不能代替的。中国画要置身于世界艺术之林,如果舍弃基本功,玩抽象、玩现代观念是根本不行的。

  原来以色列的驻华大使是一个老太太,她对中国艺术非常痴迷,她上任的第一个礼拜,就走了我们几个民族文化的代表地方――中央美院、中国画研究院、中国音乐学院。她几次到中国画研究院来,她喜欢的是中国传统性的艺术,对那些玩现代观念、现代水墨的前卫艺术,她根本看不上。她说:“这些东西在我们西方太多了,你们还是小学生。”她特别尊重传统含量多的艺术品,觉得这是真正东方的艺术。所以,真正有见地的研究东方艺术的西方人,他们看重的是我们传统中宝贵而优良的艺术。

  (2003年11月王民德采访整理)

(责编:鲁婧)
相关专题
· 源于传统文脉的现代创造――谢志高艺术专栏
新闻检索: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书画收藏精彩推荐
一块翡翠原石破3亿天价一块翡翠原石破3亿天价
英发行威廉王子结婚纪念票英发行威廉王子结婚纪念票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