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克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

中国画传统及美术教育

访谈时间:2018年3月11日
嘉宾:牛克诚
地点:北京
摘要:3月11日,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牛克诚先生作客人民网两会视频访谈,就中国画传统对美术教育的重要性等问题与网友在线交流。

精选对话

问:

牛老师,今年两会您提出什么样的提案,请跟大家分享一下。

答:

我带来的是关于中国高等美术教育方面的提案,是建议把“临摹”作为美术高校入学考试一个科目,即是希望以后在我国高等美术院校本科招生科目当中,能够有“临摹”这样一个科目的设置。我为什么会提这样一个提案呢?是基于这样一个现状观察:在目前我国高等美术院校本科招生科目设置上,几乎都是素描、色彩、速写这些基于西画基本功的科目,而中国自古以来行之有效的学习绘画方式——临摹,在高考科目当中几乎是完全缺席的。我们知道,高考就像一个指挥棒,高考考什么科目,那些高考考前班,就一定会围绕高考科目来设定它的辅导科目,这样也就决定了那些大大小小的考前培训班、辅导班的主体课程基本上都是素描、色彩、速写。这些课程一方面当然是作为基本技法、技能的传授,但它同时更是一种价值观驯导。在这里学习的学生,都是中学、高中、初中这样的年龄段,正是我们所说的“三观”形成阶段的年轻人,他们在辅导班或者培训班接受了这样的课程学习,就养成了对于西画的亲和感或者高度认同,而对于中国画基本上没有读解能力,对中国画就有一种疏离感。

问:

您作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的所长,作为专业画家,您是如何理解中国画传统呢?

答:

我认为中国画传统,是使中国画之所以成为中国画而不是其他画种的本质规定或者本质特征,它是由器用层面、技法层面和观念层面所构成的综合体系,也是在长期历史过程中所逐渐积累起来的一种中国式的文化经验。从器用或者工具层面来看,中国画是用柔性的、锥形的毛笔,用具有能够产生浓淡区分的墨色,以及具有渗透性的宣纸作为它的工具、媒材。它们也就决定了中国画的技法特征。中国画的锥形笔一定是适合线性的描述,而不适合于面的表现,这样使其与油画区别开来。墨的浓淡、干湿效果的呈现,宣纸所具有的渗透能力,它们结合在一起,也使中国画在技法表现上是长于晕染或渲染的,而不是像油画那样长于厚涂覆盖的。进一步来看,在技法的基础上再上升一个层面,就是中国画的观念层面,比如中国人的形的观念、色的观念以及空间的观念等等,这些都总体构成了中国画传统,以及它所承载的文化信息以及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认知方式及情感方式等。这样综合的中国画传统,是在漫长历史时间内形成的在艺术方面的中国经验,历经千年沉积下来,对于今天的人来讲就是中国画传统。

问:

我们知道您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还在辽宁省博物馆工作过,以上的经历使您的山水画创作具有浓郁的传统气息,能否谈一下您在创作中如何汲取传统的营养呢?

答:

我大学本科学的是历史,研究生学的也是历史,在本科生和研究生之间在辽宁省博物馆工作过一段时间。辽宁省博物馆,大家知道,它在国内号称三大博物馆之一,和故宫博物院及上海博物馆相并列。之所以并列,是因为它收藏的早期绘画比较多,唐宋时期的。我在那工作的那段时间,当时只是做像服务生的工作。有领导或者专家学者来看画的时候,我就从库房将董源《夏景山口待渡图》、李成《茂林远岫图》、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宋摹本)等古代绘画名迹取出给他们看。他们看,我也在旁边看,仔细地看。这样看,就养成了一种眼力。对于传统的学习,在很大程度上是靠这种养的过程,也即是熏陶的过程。我养成了一种目光,是带着传统山水图式的目光来观看自然。我和学生下乡去写生,选择同一片景色,都对着来画。我画出来的一定和他们的不一样。我瞬间就能把那景物立体的明暗空间感很强的东西把它压平,进入到我的既有图式之中,用笔墨将它落实到纸上,它就是一个平面的表述。 我之所以能够把这样一个本来是具有纵深感、立体感的空间看成一个平面空间,就是因为我的目光在与自然接触时,首先就看到它的轮廓,而不是它的体积光影。我不是追逐在某一个特定观看地点或者特定光线下的视网膜真实。在把自然景色传导到纸面的过程中,我已经对它进行了一次内在心象的再创造。这样的观看与表现,它就是传统的方式,对我而言它其实是一种很自然的方式,这得力于我对传统的学习。我在大学学的是历史,又在辽宁省博物馆与唐宋名迹有过最近距离的接触,同时和我的学画经历也有一定关联。我学画的起步,第一个范本就是《芥子园画谱》,当然,它也是前一代山水画家普遍的进阶门径。喝的第一口奶就是传统,它也决定了我的未来中国画的前行方向,它一定是在传统的延长线上的。传统的血脉流淌在我的山水观念之中。如果我离开与传统连接的话,我觉得我的表达就特别不自由、特别不真实。虽然我也能够把自然对象表现得那样立体的、光影的,能够把它逼真地画出来,但是我总感觉它所承载的文化含量、它所呈现的视觉力量感,无论如何比不上这种平面的、用笔墨表达出来的画面。

问:

您不仅研究青绿山水,同时您也是当代青绿山水的一位代表画家。那么,您认为艺术家如何在新时代的发展当中找到自己的定位,顺应时代发展趋势,山水画创作当中的时代精神应该如何体现?

答:

就像刚开始所讲的,中国画不是一个固定的,而是一个流动的概念,是不断生长的概念。这就意味着它是敞开的,是不断接受新能量的,对于它来说就是不断产生新动能的,是具有无限的生命力的。它发展到今天,像您所说到当代的时代背景或者文化环境下,它应该呈现一个什么样的样貌。我想中国山水画的当代性是一种必然的呈现。因为我们今天的中国画家,一定是和古代画家不一样的。我们一方面抱有对古代传统的敬意,对古代画家创造的经典的崇尚与膜拜。另一方面,我想,古人不能代替我们,因为我们毕竟生活在不同的文化时空。我们所接受的学院教育、所养成的基本文化素质以及我们今天所处的现实环境,还有我们现在中国的历史新方位,都不同于古代山水画家所处的时代。这就意味着今天我们必须创造出符合当代的一个现实人身份的中国画作品。从古代到近代到当代,中国画就是在不断应对外在环境的过程中,不断地发展。这对于我们今天画家来讲,其实是很好的一件事。我想作为艺术家来讲,总有一种特别令他兴奋的一点,就是他能把那些特别复杂的信息,把它条理化、情感化。信息越复杂,对你的挑战性越高。你把它做得越条理化,形成一个主体性架构特别强的东西,就会给你带来无限的创作愉悦感。它们会给我们提供很多新鲜的东西,无论对于我们的观察方式、绘画观念,以及工具媒材、技法表现等,都具有借鉴价值。

问:

艺术当随时代,作为艺术家也是这样。在当下对于艺术工作者来说要求坚持文化自信,对于艺术家来说,我们如何在艺术创作中彰显文化自信呢?

答:

文化自信,“自信”前面是“文化”,文化很大,我们可以从一个小的视点来看这一问题。文化自信和一个人的自信在道理上是一样的。为什么我们说这个人很自信,这个人不自信,这个人很自卑。我想自信的人,一定是有他自信的资本、自信的实力,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这个自信其实是你的一种自我感觉,你的一种自觉。你有了实力,如果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个实力,没有自觉到这个实力,你同样也是一个不自信的人。实力有两种,一种是显性的实力,一种是没有那么明显的实力。显性的实力,比如,个子高,上篮球场你就有自信;跑得快,你在百米跑道上就会自信,这都很显性。还有一种实力,它不太容易被自觉意识到。这方面的能力,主要是一个人在思维、意识、精神方面的能力。比如一个人,他的计算能力很强,而其形象思维可能不一定很强,那么,在竞技比赛中,如比形象思维的话,这个时候他就没有自信,而这种自信的缺失会影响到他对自己情智能力的总体研判。我的意思是说什么呢?自信的树立,首先要有实力。没有实力,你还盲目自信,那是会成为段子,那是一种自妄,是一种自恋。什么本领都没有你还把自己看得很高,那是一个笑话。所以,自信,一定首先要有实力,同时,还要意识到这种实力。对中华文化来讲,这种自信的理由,首先中华文化具有令我们自信的实力。五千年的文明、自成一体的文化体系、多姿多彩的文化生态等等,都是这种实力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