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

许江:深化艺术教育、艺术创作改革

访谈时间:2018年3月3日
嘉宾:许江
地点:北京
摘要:3月3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先生,做客人民网2018年两会访谈《高谈客论》,就代表、委员积极参政议政,深化艺术教育、艺术创作改革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 视频全文实录 ·

精选对话

问:

您作为连任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的老代表,转任本届新晋全国政协委员,请您谈一下参政议政的感想。

答:

参加这些工作,我自己感觉非常重要的,一个是情怀,一个是视野。情怀,我们是改革开放相伴成长的一代人,我们是喝改革的水、呼吸开放的空气成长的一代人,我们最了解改革的意义,最能够体认开放的福祉,最深刻受着这场伟大的民族解放、运动的洗礼和塑造。我们这代人有这种独特的情怀,我们有机会参加这样参政议政的光荣位置,这些机会的时候,我们会充分利用这种机会,不辱使命,发出自己的声音。在这个岗位上把我们的工作做好。这是一种情怀。 另外一个就是视野。因为我是来自教育界、文化界,文化和教育对我来说是一体的。文化是教育的核心,教育是文化的平台,这两个绑在一起就是我们的日常工作,我们有责任把我们的知识、把我们的判断、把我们的感受通过这个平台发挥作用,我们经常讲顶天立地,这个天就是艺术教育的天,我们要了解世界上先进的、优秀的艺术教育是怎么做的,我们要达到这个天,要体现我们的特色,体现我们的高度,同时,要站立、扎根在时代、民族的沃土当中,能够真正从我们本土的光环当中深挖出我们发展的力量,从那里获得生机、活力,所以我们既要顶天又要立地,能够把饱满的顶世界先进之天、扎中国本土大地之根的视野和判断能够提出来,能够真正在这样一个层面上代表全国人大行使好我们的权利,发出我们真正的有质量、有温度的人民之声。

问: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带来了什么样的提案?您将对什么样的问题发言呢?

答:

从人大转到政协,这可能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转变,但是我想这个初心不变,就是我们作为艺术教育界的代表,我们要用改革开放一代人的情怀,用一种我们独有的世界境遇、本土关怀来参与这样一项工作。我始终关心的还是文化和教育。 我们先讲教育,教育的问题是千家万户忧心、关心的问题。教育的每一个问题都会引起几代人,引起家家户户的广泛的讨论。比如最近在讨论的小学早晨延时上课的问题,它的初心是让我们的孩子能够多一点休息的时间,不要那么早摸黑起床,也使这些家庭早晨孩子上学能够从容一些。但是我听到社会上各种声音都有。反对的有,赞成的有,很多年轻的妈妈们,她们是八点上班,孩子八点半送学校,她说这个我怎么办?这半个小时,孩子去哪里?小小的一个问题,带来所有家庭的热烈讨论。教育没有小事。我经常想,我们有关部门制定这样一套做法的时候,一定是把这些东西都实际设计在这里面了。我们的新闻部门能不能让这些设计者直接在所有的平台上来发出他们的声音,来说清楚他们的思考,跟一般的大众能够有个很好的交流,能够发出一个比较权威性的正能量的声音,把这些东西都能够讲清楚。比如我听说您家送孩子,八点送也可以,但是八点送的,上课仍然是八点半,这半个小时,就等于学校出现了一个早托班,这个早托班怎么办?变成这个问题,就像以前三点半下课,孩子应该接走,但是有的接不走的怎么办?有个晚托班,中国教育形式上出现了晚托班和早托班的内容,教什么,谁来教的问题,就变成了这个问题。等等,我举例说教育的问题,更何况高等教育的问题,更是受到大家千家万户的关注。高等教育非常重要,因为它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知识教育水准,代表了一个国家的未来,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真正的软实力。

问:

今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报告的开局之年,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今年对于中国美术学院来说也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中国美术学院迎来了建院90周年的很重要的节点。回顾中国美术学院90年的历程,您给我们总结一下,在这90年中有哪些难忘的人和故事?

答:

我们经常讲中国美术学院是最早的现代意义上的艺术教育高等学府,但事实上它90年,在中国并不算最早,为什么大家把它称为中国现代艺术教育的摇篮,很重要的原因,第一,它建校的时候叫国立艺术院,有本科生、研究生,第二年还有附中生,它的学科建制是最为完整的。第二,90年传承的脉络从未中断,始终代代传承。1937年和北平艺专合并为国立艺专,辗转抗战八年,1946年整体回到杭州,成为杭州国立艺专。解放以后,杭州国立艺专、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历经几度更名,学校主体代代传承,师承有序,没有断。 另外,上个世纪中国艺术教育界的大师们有一半以上在这个学校任教,它有很强的师资队伍。从这几个方面,大家认为它是中国艺术的摇篮。 这个摇篮90年,我们如何来纪念它,不要简单地做成一个庆典,大家聚起来很高兴,说说话,聊聊天,不仅仅是这些,我们要抓住这个契机,梳理我们的历史,弘扬我们的精神,扩大我们的影响力,把我们的教学、把我们的一流学科建设继续推向高度,这是一个重要的契机。

问:

您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提出“深化艺术教育、艺术创作改革”的思路呢?

答:

今天我们这个社会发展很快,我们国家的变革很快,新媒体的时代变革也很快,比如今天大家对文化的需求和十年前比完全不一样,因为今天大家生活好了,今天大家最肯花钱的地方是旅游、健康、教育,是文化。在这些领域里面,整个社会已经提出了更高的需求、更高的支出,同时媒介也在产生激烈的变化。比如,我们以前很多电视要争抢黄金时间播出,但是在今天的媒体时代,黄金时间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因为任何时间,只要你有时间,那个黄金时间就在那,你打开,你一调,它就出来了。所以,我们的艺术教育很重要的点,就是要将我们的根源活化,这就是我刚才讲的东方学不能丢,我们这个根源要把握住,要让它活化,活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活在我们日常创造当中,活在青年创造者心里,重建东方,活化根源,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艺术一定要跨界融合才能再树高峰。今天带了三千名舞蹈人到那边演十分钟,这也是一个演法,但是此次舞者大概就是几十人(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主要的是高科技。这个就是我们艺术工作者要能够跨界融合,要让我们的新媒体的展示,不仅仅是炫,而且有饱满的内涵,让世界共享。今天摆在我们面前艺术教育真的面临一个深刻的转变,对我们所有的教师,也提出很重要的挑战。你认识“索菲娅”吗?索菲娅是地球上第一个有国籍的机器人,我前几天看到她的照片,令我感动,那个微妙的表情做得太好了,是由人工智能专家汉斯设计的,你去看她的面部表情,像人,但是照片往上一移,脑袋就像我们科幻片里面看到,那是机器脑袋。但是,你所有人跟她对话,她都跟人家对话。比如有记者问她,机器人将来能够设计机器人和人类为敌吗?她微笑着回答,机器人从一开始就要和人类建立良好的关系。很高的情商,这一点令我惊讶。有一个人还开玩笑,你能够嫁给我吗?她微笑地说,不行。在这样一个被称为人类将要进入和机器人共存的时代,这后面带来的文化思考,伦理思考、思想思考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这个时候,我们艺术教育何为?我想我们大家都要共同深思。

问:

请您结合今天的文化背景,谈谈您对艺术创作的一些新的感想。

答:

今天最重要的是两个方面,活化传统,重建东方。我们讲的传统不仅仅是中国的传统,也包括世界的传统。刚才讲过,我是一个油画家,也是中国油画学会的主席,世界看中国,是通过中国画来看中国,通过油画来看中国,以前是不可能的,因为油画是西方,现在慢慢把油画变成具有中国精神、中国内涵的东西,世界也慢慢开始在油画当中看到中国。但是我们还是要清醒地意识到,油画在今天仍然面临一个再创造、再出发的问题。西方油画已经停止发展了,今天西方大学要想再开启油画的课程,可能要到中国来聘请画家。前一段我听说我的老师全山石,美国正在跟他联系,要派20多个年轻人到他工作室去学油画。以前我们讲西方总有一天要到中国来学油画,真的要成为事实了。这是令人振奋的事情,但是反过来也要求我们不要停留在我们能够画西方的油画,而是我们要能够画中国的油画,要让世界在这里看到中国、分享中国,这种油画才是有活力的。摆在我们这里,我们的艺术创作,我们自己要给自己一个比较高的影响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