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日程 3月8日:人大:人社部|民政部答问 政协:二次全体会
两会热词:幸福 文化 展望十二五
经济 献策十二五规划
教育圆桌 问路中国科技
人民网>>书画收藏>>视频
返回首页人大新闻中心政协新闻中心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看”两会 “说”两会

杨晓阳:“文化人”的问题是文化产业发展的根本问题

2011年03月04日11:16    来源:人民网—人民电视     手机看新闻

  人民网北京3月4日电 (记者 鲁婧) 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又拉开帷幕,参会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积极参政议政在“两会”上建言献策,一批没有上会的优秀艺术工作者也非常关注“两会”动态,记者日前采访了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看看他是如何“看”两会、“说”两会的?

  记者:现在国家越来越重视文化产业的发展,有消息指出国家将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杨晓阳:文化产业肯定是文化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文化如果脱离了社会、脱离了这个时代,我觉得就不能鼓励它发展。

  我觉得现在关于文化产业的概念和文化产业发展的道路还处于一个探索阶段,文化产业是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的结果,是文化在实际生活中的一种应用。如果文化不发展,文化产业怎么能发展呢?

  文化的发展又牵扯到“文化人”的问题,首先,“人”的问题解决了,我觉得文化发展的问题才有可能解决。文化发展了,文化产业才能大发展,所以我觉得应该首先关心它的根本,关心到“文化人”的问题。

  在中国的近现代史上,中国曾经在国际上地位非常低下,于是误以为中国的文化也是这样,在国际上处于弱势状态。其实中国文化非常精粹。我觉得文化人要有一种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只有这样,自己创造力最大限度的发展起来,中国的文化才能发展。中国文化发展了,中国的文化产业才有可能发展。

  首先要重视“文化人”的文化精神和文化自信,使“文化人”的创造力最大限度发挥出来自觉的为社会服务,使其文化研究成果,创造的成果进入社会,进入这个历史阶段。

  我觉得现在我们文化大繁荣大发展,这个口号不能片面地理解,这不只是一种大投资,一种设施的不断的建立,掩盖其本身文化核心问题。中国的文化发展还有待于我们经济发展了以后,创造一种条件,使文化人产生“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将对中国传统和现在的研究落到实处,真正创造出我们这个时代的中国的一种有自己特色的文化,这样在世界范围内才有价值。

  记者:今年是“十二五”规划开局之年,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您今年的工作重点在什么地方?

  杨晓阳:中国国家画院在2009年到2011年这两年我们基本上是理清思路,找准定位,确定我们的主要任务,然后逐渐的铺开。去年成绩比较大,明确的做了那么几件事情。在2009年我们已经确立中国国家画院的任务是创作研究、教学、收藏和普及、交流五大任务,对于国家画院创造和研究应该说是最重要的任务。在人才培养上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确定任务以后,我们在很多方面做了一些探索,从大的方面来说,国家画院下设七个专业院后又发展八个专业院。把过去的中国画研究院只有国画书法发展到对美术的各个专业都有涉及,我们的概念叫全领域、全覆盖,现在的中国国家画院专业是齐全的,去年成立7个院及后来发展成八个院,国画、油画、板块、雕塑、书画、专科、美术史论,公共艺术这七个院,还成立了一个青年画院。因为这七个院,总的规模控制在三百左右,就是说所有的专业是三百人,是美术界的高端,我们只关注这三百个人形成中国美术的高地,无论是面对全国还是面对世界,它有一个标识作用,有一个引领导向作用,但是我们又成立了一个青年画院,在聘任三百人之外全国的中青年的创作。这七个院我们实行聘任制,基本上所聘到的画家等于是给他一个定位,这些画家德高望重,在几十年的创作中,已经在全国被大家所公认,他们的作品,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在全国具有很大的影响力,这些画家,这个团队可以说是中国美术的第一阵容。

  但是如果我们只关注这个第一阵容,对他的后续,对最活跃、最有创造力最有精力的中青年画家如果不关注的话,这个团队有可能后继无人,所以我们又成立一个青年画院,而青年画院的运作的模式和管理跟这七个院不一样,这七个院是独立行事的,青年画院是只做活动,不聘画家,在若干年以后,和我们青年画院长期合作中,涌现出来的水平很高的一些画家按专业我们再把他推荐到七个院里,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中国国家画院现在实施这样一个方式受到大家的基本肯定,当然在运作过程中,到底是新生事物,既不像美术学院又不是美术家协会,它是独立肩负着中国美术创作研究和任务的最高机构,它聘任的画家应该具有权威性,兼具引领和导向作用。青年画院就在活动中推出人才,在活动中联系方方面面,把全国最有希望的画家通过活动再推到这七个院里来,当然了,我们去年是一方面聘任,一方面还调集了全国一些年富力强基本上在60岁以下,45岁以上的,各个专业的骨干,逐渐地调入国家画院,形成专聘结合的队伍。

  这个队伍主要有一个基本的力量,要承担楼层管所的陈列,国家对外礼品,国家走出去,走下去的固定任务。我们还希望他通过一支专业的国家队进行提高,进行爬高,进行集中的创造研究,争取在个时代留下的作品,留下一些有突破的理论研究。当然国家画院要敞开胸怀,一方面要固定一个创作的研究队伍,另一方面,跟各个美术的团体,美术的单位,美术界要有广泛的联系,比如像798这样的场所,像宋庄这样的场所我非常关注,我跟它们重要的一些管理部门,画廊画家都取得广泛的联系,也从他们的实践中弥补我们的不足,在广泛的联系中互相支持,学到很多知识。

  除此之外,我们去年在创作方面可以说也成果丰厚,在去年举办的中国国家艺术节期间,我们汇集了当下中国国画、油画、版画最高水平作品216幅,当时涉及到200多个作者,老中青三代艺术家同台展出。这次活动采取特邀的方式,选人不选画,有很多方面打破了这几十年国家大展的模式,效果非常好。

  紧接着我们在上海举办了“写意中国”的中国写意画大展,接下来我们又在南宁的中国东盟十国博览会期间推出了一个叫“东方欲晓”的联展,效果也都很不错,规模很大。在西安我们举办了“书画名家邀请赛”“书法名家大赛”,采用一般方式,从小孩到中青年,海选一百幅、两百幅作品,涵盖全中国四五代人,比较全面的展示了中国书画目前的水平。

  最后一个展览在去年11月,我们在安徽举办了一个西安画派和当代画家的对比展,这五个展览的规模、水平、最后的评价都很不错,显示了国家画院展览重学术、重水平,推出最高水平,和最有影响力画家这样的明显导向。

  另外我们还广泛跟地方政府、社会企业联合创办国家画院创作基地,在天津的基地,在北京老国展中心的基地都在运作,这几个基地有希望在我们30年院庆时投入使用。

  从组织,从思路,从人员的聘用,从调动的创造,从去年展览的举办,这几个方面全面的实施我们2009年规定的几项任务,收藏也很丰厚,给国家留下固定资产。这个收藏是两部分,一部分是抢救老先生的遗作,一部分是我们当下在聘的画家无条件给画院给国家留下作品、精品,留下固定资产,从这几个方面看,我觉得画院的模式,画院常规的管理模式就慢慢形成了。

  
(责任编辑:奕君)
今日直播
图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