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镜·破军》第六章  湮灭(4)(结局)
沧月
  2005年12月01日16:2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天色变成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刻,云焕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马蹄声,所有人悚然一惊,刀兵出鞘。

  夜中,火把猎猎燃起,映照着来人的一袭白袍,深蓝色的长发在火光下发出水的光泽。

  “云少将。”勒马止步,马上白衣男子从从容容说道,一边举起了右手,淡定的声音和胯下骏马剧烈的喘息形成鲜明的对比,“我是来送解药的。”

  云焕霍然转头,对上那双深碧色眸子的刹那,他陡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稔感觉。

  “都退下!”少将举起右手,喝令部下。镇野军团的战士迅速列队退开,回到各自的隐蔽处。队长也接令退下,自去吩咐下属筹办种种杂事。

  一时间,古墓前空旷的平野上,只剩了两个人。

  来人翻身下马,显然是经过长途跋涉、骏马早已脱力,在主人一离开的刹那再也支持不住,双膝一屈跪倒在沙地上,打着粗重的响鼻,在清晨前的大漠寒气中喷出阵阵白雾。

  火光明灭之中,云焕冷冷打量着来人――俊美而纤细的容貌、深碧色的眸子和蓝色的长发,那样明显的特征,令人一望而知属于鲛人一族。自己……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个鲛人?在大漠里见到一个鲛人,自己无论如何不会不留意吧?

  “湘说,如意珠已经拿到了,”在少将恍惚的刹那,对方开口,“所以,我来送解药给你。”

  “解药”两个字入耳,云焕目光霍然凝如针尖,足下发力、刹那抢身过去,劈手便斩向来人颈间。来人也是一惊,显然没有料到他会陡然发难,然而本能地侧身回避,铮然从腰间拔剑,一招回刺。

  “叮”,只是乍合又分,刹那间高下立判。

  虽然都是反向退出几步站定,也各自微微气息平甫,然而云焕手里已经抓到了那只装有解药的盒子。

  少将并没有急着去打开那只救命的盒子,反而有些惊诧地看着一招封住了自己攻势、踉跄后退的鲛人复国军战士――刚才他虽然得手,可左手那一斩完全落空、如不是避得快便要废了一只手!

  霍然看见周围埋伏的镇野军团战士已然按捺不住,准备冲出来援助将领,云焕连忙竖起手掌做了个阻止的手势――这事,他万万不愿让旁人知道得太多。

  静默的对峙中,他看着面前这个居然敢于孤身前来的复国军战士:这个鲛人能组织如此机密的计划,在复国军中地位必然不低。而最令他惊讶的,是方才鲛人那一剑的架势、居然十有八九象本门“天问”剑法中的那一招“人生几何”?虽然细微处有走形,可已然隐隐掌握了精髓所在。

  怎么可能?……诧异间,云焕恍然回忆起几个月前遇到的左权使炎汐。那个复国军领袖的身手,同样隐约间可见本门剑法的架势――

  难道说,是西京师兄或者白璎师姐,将剑技传授给了鲛人复国军?

  不可能……空桑和海国,不是千年的宿敌?而且,如果是师兄师姐亲自传授了剑术,亲传者必然剑术不止于此。如何这两个鲛人的剑法、却时有错漏,竟似未得真传?

  “右权使寒洲?”刹那间的联想,让云焕吐出了猜测的低语。

  白衣来客冷定地觑着沧流帝国的少将,算是默认。虽然被一招之间夺去了解药,他却依然沉的住气,忽然出声提醒:“天快亮了,还不快去解毒?”

  云焕神色一变,打开盒子看到里面一枚珍珠般的药丸,却满怀狐疑地看了看对方。

  “放心,如意珠已经拿到,你师傅死了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右权使寒洲面如冠玉、然而谈吐间老练镇定,却不怒自威,“我和湘都还在你的控制之内,这根救命稻草,我们一定会牢牢抓住。”

  “呵。”云焕短促地冷笑了一声,将那个盒子抓在手心,转身,“跟我进来。”

  在踏入古墓的刹那,他举起右手,红棘背后一片调弓上弦的声音,树丛唰唰分开,无数利箭对准了古墓的入口,尖锐的铁的冷光犹如点点星辰。杀气弥漫在墓前旷野里,云焕在踏上石阶时极力压抑着情绪起伏,回头看着右权使,冷然:“在师傅没事之前,你或者湘敢踏出古墓半步、可不要怪我手下无情。”

  寒洲没有回答,只是镇定地做了个手势,示意云焕入内。

  抬起手叩在石门上,不等叩第二下,里面便传来了低缓的机械移动声,石门悄无声息打开。阴冷潮湿的风迎面吹来,那一个瞬间、不知道是否太过于紧张,云焕陡然心头一跳。

  “师傅呢?”看到站在门后的鲛人少女,他脱口喝问。

  “呵,”湘微笑起来,抬起了头,“在里面。”

  黑暗的墓室内没有点灯,唯一的光源便是鲛人手中握着的纯青琉璃如意珠。青碧色的珠光温暖如水,映照着湘的脸――然而,青色的光下,原本少女姣好的容色凭空多了几分诡异,深碧色的眸子里闪着冷定而幽深的光,看了旁边的右权使一眼,随即默不作声地带路。

  下意识地回首,扳下了机关,沉重的封墓石落地,将三人关在了墓内。虽然心中焦急,然而一旦真的踏入了古墓,云焕居然有些胆怯,起步之时略微迟疑。

  那一迟疑,湘便和寒洲并肩走在了前头。

  古墓里……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一路走来,云焕直觉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止不住地想握剑而起――然而青色珠光映照下,所有东西都和他离去之时一模一样,甚至那个破碎的石灯台都还在原处。

  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对……云焕一边紧紧盯着前面领路的两个鲛人,一边心下念转如电。古墓里无所不在的压迫感、以及心里的紧张,让一向精明干练的少将没有留意:前后走着的湘和寒洲虽然看似无语,空气中却隐约有低低的颤音――似是昆虫扑动着翅膀,发出极为细小的声音。

  那是鲛人一族特有的发声方式:潜音。

  讲武堂里教官就教授过所有战士识别潜音的方法:沧流帝国这方面的研究和机械学一样,几臻极至。多年对复国军的围剿中,十巫已经破译出了鲛人的潜音,并拟出了识别的对策。就算是不懂术法的普通战士,只要平定心神,捕捉最高音和最低音之间的波动频率,基本就能按照图谱破译出大致的意思。

  然而此刻极度紧张忐忑的云焕,却没有留意到空气中一闪即逝的潜音波动。

  冒着极大的风险,复国军的女谍启动嘴唇,无声地迅速说了一句什么。

  寒洲那一步在刹那凝定在半空,面色震惊――如果不是云焕在他身后,此刻定然会察觉反常。刹那的停顿,然后那一步毫无痕迹地落到了地上。寒洲同样迅速地回答了一句,眼里的光已经从震惊转为责问。

  然而湘神色不动,嘴角泛起了冷酷的笑意,简短回答了一句。

  此刻,一行人已经走到了石墓的最深处,湘率先停住了脚步,目光掠过寒洲的脸,冷如冰雪。寒洲脸色铁青,定定看着室内,缓缓吸入一口冷气。他的脸上,出了淡碧色的珠光,忽然也浮动着不知何处投射而来的点点诡异红光。

  “你师傅就在里面,”黑暗中,湘站定,一手放在半开的最后一道门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云焕,“要不要进去看看?”

  “走开!”看到那样的神色,云焕陡然一惊,一把拨开她。

  忽然又是一迟疑,回头冷冷看着两个鲛人,眼神冷厉如刀:“如果你们敢玩花样……”

  湘噗哧一声笑了起来,珠光下脸色竟是青碧色的:“真是有趣,云少将也感到底气不足了?放心好了,我们人都在这里,又跑不了,如意珠也在这里――如果玩花样,一出去你的属下就会把我们射成刺猬吧?”

  “……”云焕默不作声地看了看她,目光阴枭,“知道就好。”

  “嘻,”湘笑着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入内:“好徒儿,你的美人儿师傅在等你呢。”

  “闭嘴!”云焕霍然变了脸色,不再看两人,推门入内。

  推开门的刹那、暗夜里无数浮动的红光,投射在了三个人脸上,伴随着阴冷潮湿的气息。石墓最深处、原本是地底泉的水室里,盈满了点点红光,涌动游弋着,如同做梦般不真实。而原本干燥的沙漠石室、居然转瞬变成了潮湿的丛林地底!

  简直是梦里都看不到的情形:暗夜里仿佛有无数活着的星星在移动,或聚或散,脚下踩着的不是石地,而是潮湿的厚软的藻类!借着移动的光,依稀可以看到那些巨大的藻类在疯狂地蔓延着,占据了整个石室,并随着门的打开、狂热地一拥而出往别处侵蚀。

  而那些红点,就是附着在水藻上的小小眼睛,活了一般地移动着,如同小小的蘑菇。那是什么?那都是些什么?

  有水藻缠绕上了他的脚,下意识地他抽剑斩去。然而剑一出鞘,那些红色的眼睛蓦然凝聚了过来,围在他身侧,注视着他。宛如漫天的星斗分散聚拢,苍穹变幻,璀璨而诡异――在水藻的最深处,光凝聚成了一道红色的幕,拢着一个沉睡的人――白衣上弥漫着点点红色的光,宛如一张细密的网从她体内渗出,裹住了死去的女子。

  一眼看过,云焕脱口惊呼,光剑铮然落地。

  就在云焕失神的一个刹那,将如意珠握入手心,湘一拉寒洲:“快走!”

  漫天游弋着的红光里,两个鲛人转瞬消失于黑暗最深处。

  方才用潜音迅速交换的话还在空气中、以人类听不见的声音缓缓回荡,渐渐低微消失。分别是湘冷定的叙述和寒洲震惊的责问――

  “她已经死了。”

  “什么?不是要用她做人质、拿到如意珠后再退走?谁叫你自作主张杀了她!”

  “反正已经死了……你以为云焕真的会守信放我们走么?他阴枭反复,不择手段,只要确认师傅解毒后、任何承诺他都会立刻推翻!我们必须下手比他更早、更狠!右权使,我已从赤水召来了幽灵红藫,等一下趁着他失神被困,我们立刻走。”

  “不可能走得了!外面都是伏兵,所有的路口都被监视,云焕一声令下,没有人质,我们无法逃出去!”

  “错。云焕他在短时间内是再也无法行动了……”

  无声的对话,最后消失在鲛人少女唇角泛起的冷笑中。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奕君)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镜·破军》
相关新闻:
·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2) 2005-11-10 11:23:11.12701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3) 2005-11-07 15:40:24.767429
· 《镜·破军》第六章  湮灭(2) 2005-11-17 15:04:07.398754
·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4) 2005-11-14 13:10:25.005996
·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1) 2005-11-09 13:02:07.233632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4) 2005-11-08 11:18:10.219264
· 《镜·破军》第六章  湮灭(3) 2005-11-18 15:35:15.979325
· 《镜·破军》第六章  湮灭(1) 2005-11-16 12:37:33.495469
·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5) 2005-11-15 10:54:25.577397
·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3) 2005-11-11 12:44:08.180932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