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镜·破军》第六章  湮灭(3)
沧月
  2005年11月18日15:35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策马奔入茫茫荒原,砂风猛烈地吹到了脸上,如同利刃迎面割来。

  那样熟悉而遥远的风沙气息,让少将陡然有恍如隔世的感觉,握着马缰的手微微一松――八九年了……那么长的岁月之后,他终于还是回到了这片大漠上。

  深夜里博古尔沙漠上的风干燥而冰冷,猎猎吹来,似要割破他的肌肤。然而紧握马缰,手里温润如水的感觉却在弥漫――甚至透过手背,扩散在身侧的寒气里,将他裹住。不知是什么样奇异的原因,博古尔沙漠的风吹到身上,陡然都温暖湿润起来。

  云焕在出城后勒马,松开了握紧的左手,垂目看着掌心里那一颗青碧色的珠子。

  径宽一寸,晶莹剔透,在月光下流转出青碧万千,那种碧色连绵不绝,细细看去、竟如波涛汹涌流动――云焕握珠,策马迎风,缓缓平举左手:方圆一里内的风沙,忽然间温暖湿润得犹如泽之国涌动的春季明庶风。

  龙神的纯青琉璃如意珠!

  刚才从那一堆砂之国牧民狂欢遗留的杂物中发现的,正是他踏婆铁鞋寻觅的如意珠。就在那个被装饰得花花绿绿、坠满了羊骨和石子的供品篮子上,不出所料地、他解下了这颗混杂其中的旷世珍宝。

  看起来如此复杂的事情,居然完成得如此的简单。

  ――如果不是那些曼尔戈人昨夜前来劫狱,他自己都根本不会想到这种事。

  罗诺族长不是傻子,如果不是因为逼不得已、如何会作出为了几个孩子袭击帝国军团的蠢事?昨夜平息了夜袭后,沧流帝国的少将坐在黑暗里,按捺着心中的汹涌情绪、慢慢想――对曼尔戈一族来说,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完成对女仙的承诺,而决不是贸贸然去救几个孩子。罗诺族长又是出于什么考虑、非要孤注一掷地潜入空寂城?

  唯一的答案、就是:经过几天的寻觅后,曼尔戈一族发现这几个孩子和如意珠必然有密切的关系!

  帝国少将霍然长身而起,立刻命令属下提审那几个孩子、以及被俘虏的夜袭者。

  接下来的事情就相对简单了――虽然那些沙蛮子无论老少都倔强不屈,有着游牧民族天生的骠悍性格,然而对那几个孩子使用了傀儡虫后、所有的真像都一览无余了。

  他万万不曾想过、如意珠早已出现在石墓前的旷野上――无论谁,哪怕是那些沙蛮子自己,都不曾料到首先无意中发现这个珍宝的、居然会是几个不懂事的孩子!而那些景仰“女仙”孩子,将拣到的珠子和羊骨石子一起、用来装饰了盛放供品的篮子。

  低头握着手里的宝珠,定定思考着什么,云焕眼里的光芒变幻无定。

  贻误军机又如何?背叛国家又如何?――自小,本来就没有一个族人或外人在意他。而对他来说,所谓的国家或者族人,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在这个世上,他不过是在孤军奋斗,往更高的地方跋涉,他只忠于自己。

  所以,他不择一切手段,也要留住心中那唯一一点光和热。

  云焕在古墓前的空地上翻身下马,看着暗夜里那一道隔断一切的白石墓门。冷月下,荒漠发出冷冷的金属般的光,在风中以人眼看不到的速度移动。而这片石墓前的旷野上,却始没有堆积起沙丘――或许是周围丛生着浓密的红棘,遍布着散乱的巨石,挡住了风沙。

  地面上一干二净,应该是镇野军团的士兵按他的吩咐、将所有杂物清理。

  云焕抬起头,看着墓门旁边那个小小的高窗――夜色里,犹如一个深陷的黑色眼眶。

  少将猛然微微一个冷颤。

  他并不是个做事冲动不顾后果的人。虽然这次陷入了完全的被动局面,可出城之时,心里依然严密地筹划好了退路、冷定地审视过全局,本以为有十足的把握控制住这片博古尔沙漠上的一切――然而不知为何,来到古墓外,一眼看到紧闭的墓门时,喀喇一声,所有苦心竭虑竖立起来的屏障完全溃散。

  “如意珠我带来了!”也顾不上拴马,他拾级而上,本想敲门,转念却只是默默将手按在厚重的石头上,沉声发话,“湘,放了我师傅!”

  然而,黑暗一片的墓室内部没有人回答。

  荒原上的砂风尖利地呼啸着,割在他脸上。云焕的手用力地摁在冰冷的石门上,手腕的烫伤裂痕隐隐作痛――黑沉沉的门后忽然传来哗啦啦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出来了。那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让少将一惊,控制不住地脱口:“湘!出来!放了我师傅!”

  “看来很急嘛……”忽然间,石门背后一个细细的声音响起来了,讥诮而冷定,“少将果然能干,才七天就找到了如意珠?”

  “放了我师傅。”云焕的手按在墓门上,死死盯着那道门,重新控制住了声音。

  “我要看如意珠。”隔着石门,湘的声音丝毫不动,甚至冷酷过云焕。

  “如意珠就在我手里。”沧流帝国的少将把手抵在石门上,掌心那枚青色的珠子贴着石头,“你是鲛人,应该可以感觉出真假――把你的手贴在石门上看看。”

  琉璃般青碧的珠子磨娑着粗砺的石壁,珠光照亮云焕的脸。夜风干燥,然而冷硬的石头上、居然慢慢凝结出了晶莹的水珠!

  那就是四海之王龙神的如意珠――即使在沙漠里,都能化出甘泉!

  石门背后有隐约的摸索声,湘低低叫了一声,随即压住了自己的惊喜,冷然吩咐:“把如意珠从高窗里扔进来。”

  “先放了我师傅!”云焕却不退让,低声厉喝,眼里放出了恶狼般的光,“我怎么能相信你这个该死的贱人?”

  “不相信也得相信啊,云少将。”听到那样的辱骂,湘反而低笑了起来,冷嘲:“你想不想知道你师傅现在毒发的情况已经如何了?那些毒正在往她全身蔓延――我们鲛人用的毒,沧流帝国除了巫咸大人,可谁都束手无策呢。你不想她多受苦吧?”

  顿了顿,仿佛知道外面军人的内心是如何激烈地挣扎着,湘隔着石门低低补充:“而且,我就算拿了如意珠,又能逃到哪里去?你堵在门口,你的士兵把守着一切道路……我不过要亲眼确认一下而已――你快把如意珠给我,我就通知同伴把解药送过来,免得你师傅那么痛苦。”

  湘的声音甜美低哑,一字一句都有理有节。云焕将手抵在墓门上听着,只觉额头冷汗涔涔而下――免得师傅那么痛苦?到底如今怎样了?

  讲武堂上,教官曾介绍过鲛人复国军所使用的毒。据说那些毒药提炼自深海的各种鱼类水藻,诡异多变,其中有几种,据说连巫咸大人都无法解掉。

  不知道如今湘用在师傅身上的,又是哪一种?

  “给你!”一念及此,再也来不及多想,云焕一扬手,一道碧光准确无误地穿入了高窗内,隐没。

  门后响起了细索的声音,应该是湘摸索着找到了那颗珠子。

  然后就是长长的沉默。

  正当云焕惊怒交加,忍不住破门而入的时候,一道蓝色的焰火陡然呼啸着穿出了高窗,划破大漠铁一样的夜。射到了最高点,然后散开,垂落,湮灭。

  “果然是真的如意珠,”门后湘的声音依然冷定,“我的同伴立刻就会将解药送来。”

  她的同伴?云焕猛然一惊,抬头看着烟火消失后的天空。

  难道这片干燥寒冷的博古尔沙漠上,还有其他复国军战士出没?以鲛人的体质,根本不能在沙漠里长久停留――除非是相当的高手。比如……几个月前在桃源郡碰上的那个复国军左权使炎汐。

  湘不过是个间谍,而真正策划此次行动的复国军主谋,只怕还没有露面吧?

  “云少将,我知道你一定在外面埋伏了人马――请将其撤走。大漠平旷,若我所见范围内若有丝毫异动,就小心你师傅的安危。”隔着石门,湘的声音一字字传来,显然早已有了盘算,一条条提出,“此外,给我们准备两匹快马、罗盘、丹书文牒、足够的食物饮水。自离开这个古墓起,三天之内不许出动人马来追。”

  “好。”根本没有考虑,云焕对于对方提出的一切要求慨然答允,“只要师傅没事,任何条件我都答应你。”

  “呵。”湘在门后笑了一声,或许因为石门厚重,那个声音听来竟有些回声般的模糊,“那么赶快去办!――日出前我的同伴就会送解药过来,天亮前我们就要离开。”

  “没问题。”云焕一口答应,然而眼里隐约闪动恶光,“但我要确认师傅没事,才能放你们离开!”

  “呵……那当然。”湘冷笑起来,声音如回声,“可是如果慕湮剑圣没事了,云少将真的会如约放了我们么?――以你平日的手段,不由让人不怀疑啊……”

  然而笑着笑着,声音慢慢低了下去:“算了,反正都是在赌,我不得不信你,你也不得不信我――快去准备我要的东西,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鲛人傀儡那样不客气的厉声命令让云焕眼里冷光大盛,然而他终究什么也没说,放下抵着石壁的手转过身去,走向远处埋伏的士兵,将负责监视石墓的队长叫起来,一一吩咐下去――然而,在没有进入石墓见到师傅前,他决不会撤掉包围此处的兵力、让鲛人拿着如意珠逃之夭夭。

  如果见到了师傅……呵呵。冷笑从少将薄而直的唇线上泛起。

  湘,湘。――他想,他一辈子都会记得这个如此折断过他锋芒的名字。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奕君)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镜·破军》
相关新闻:
·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5) 2005-11-15 10:54:25.577397
·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4) 2005-11-14 13:10:25.005996
·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3) 2005-11-11 12:44:08.180932
·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1) 2005-11-09 13:02:07.233632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4) 2005-11-08 11:18:10.219264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2) 2005-11-04 17:54:21.577581
· 《镜·破军》第六章  湮灭(2) 2005-11-17 15:04:07.398754
· 《镜·破军》第六章  湮灭(1) 2005-11-16 12:37:33.495469
·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2) 2005-11-10 11:23:11.12701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3) 2005-11-07 15:40:24.767429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