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樱桃》第二章  女(6)
王小天
  2005年11月16日12:1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你想着我爹那双手,那是个秘密,你的秘密。人活总是又很多的秘密。你想我爹的手,想得无法停止,无法颠覆,心中许多潮水奔涌,翻腾不已,只有成熟有棱角的男人的手才能安抚,才能使其停歇。所以你拒绝哥哥,你可以在黑暗中不小心地容忍我,可是你不能在光明中接纳一双干净幼稚的手。女人是琴,只有成熟的雄性灵魂才能弹奏。女人的觉悟是天生的,你早早地就懂这个,那个多嘴丫鬟的话点燃了你这种觉悟。男人靠智慧征服世界,女人靠觉悟征服男人,那是劫数,谁也逃不了摆不脱。你不敢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死命地捂着,捂得严严实实,生怕露出一点缝隙。珍太太要你去给老爷送公文文稿,珍太太把字写好,墨晾干,折起来装进牛皮纸信封里。珍太太  说,交给老爷,他需要这个。我爹从来不写字,他只盖章,红色的公章。

  管家把你带进我爹的房间,那房间不像珍太太房间,那是我爹和他的部属办公和发公文的地方,只是我觉得我爹并不经常呆在那里,我们的地方太平盛世,没有战争,一些小事只要管家出马就可以了,胖子管家能够把所有事情处理的妥妥帖帖。

  你把信送到我爹手上,我爹不看你,他盖上公章,又把信给了管家,管家骑上马出去抄写张贴公文去了。

  过了一会,我爹说,姑娘,还有事吗?

  你从幻想中醒来,满脸通红不知所措,你的目光在我爹手上,心也在,空气中满是夏天的青草香,窗台上放满了花盆,花盆里没花,是青青的草,长得半米多高,郁郁葱葱好不精神。可是你还是能嗅到我爹指甲上的烟草味,烟草味熏着你诱导你,让你全身不自觉地开始发热。最后,你说,老爷,你看那些草需要浇水了,我去给它们浇浇水吧。我爹翻开草叶,看看盆里的泥土,说,真是要浇水了,土开始发干了。

  这样,你可以在我爹的房间里多呆上一些时间,花盆太高,你把水壶举过头顶,漏出的水顺着你的胳膊往下淌,淌湿了衣服,淌进袖筒流进胳肢窝,浸湿了红肚兜儿。我爹在擦他的枪,我爹没事的时候总在擦枪,指头揩着抹布灵巧的在枪身上环旋,枪在发光,我爹一脸神圣,几缕头发随着指头的动在晃悠,一层细细的汗水敷在额头,潜在额头上的皱纹里。有皱纹多好,皱纹里面是多少故事呀,有沧桑,有城府,有灵动。你把蘸了冰水的毛巾拿给我爹,我爹不怎么看你,伸出手接了,枪还在另一只手上闪光,他用毛巾在脸上狠劲地抹了一圈,又把毛巾还回你手中。

  你喜欢这样,这样和你梦中的手在一起。你看自己,自己正在长大,全身上下都在疯狂生长,可是你还是嫌它长得太慢。现在你明白了,女人流血并不是持续不断地流的,一个月一次就够了,对这些你不满意,不满意却没办法。你母亲说了,每个女人都是这样的,为什么你总想着和别人不同,想比别人古怪,你以为你是公主吗?你不是,你是北边来的乞丐。当然了,你母亲她也是,不同的是,你想着,可她什么也不想,她每个月也流血,可是她流得太少了,每次只有两天不到的时间,月经带上只有那么一点点象征性的红色。你就不一样了,你会一直流上一个礼拜,大团大团的暗红色血块从身体里面淌出来,你能感到血液的热度,粘稠而腥臭。你母亲就像长官府后花园的一根草一样没有梦想也没有生机,可你不同,你是含苞待放的花蕾,间歇而来的流血让你变得色彩绚烂。

  你在我爹房间,手提水壶,捏着毛巾,毛巾上有我爹手上的烟草味,那味道怎么那么浓呢?一个人该要抽多少卷烟才能生出这么浓的烟味,把手熏成油菜花那么黄,沤成浓烟中的柴禾那么焦,冬天里死去的梧桐那么枯,生命中多少东西已经枯如深井了,黑影在隧道里浮动,蛊惑像流莺一样飞翔,让你有距离感有陌生感,产生靠近和被触摸的欲望。你想,如果那个丫鬟不说,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女人的美丽是要通过男人来实现的。

  平常,你守着珍太太,服侍她,给她捶背揉肩,伺候她在傍晚时分洗澡,一直到晚上她上床睡觉,我爹从办公事的地方回去的时候。只要我爹的脚步声一临近,珍太太就会旁若无人地一跃而起,跑出去扑入我爹怀里,嘴里很大声地嘻笑。你看见我爹的手从珍太太的衣服缝隙伸进去了,伸到珍太太的胸上,珍太太会像猫一样地唤叫,叫得我爹把整个胳膊都塞进了她衣服之内,他们面红耳赤忘乎所以,像蛇一样扭曲缠绕。他们不管你,也不理你,等他们闹完了,我爹的手从珍太太衣服里面缓慢退出,手背上青筋暴的比任何时候都厉害,上面有一层汗珠。这时候,你看见了,手,沧桑的手在另外的女人怀中,它在别人的乳房上游走,在别人乳尖上跳舞,在让别的女人变得丰润丰满。

  你不敢作声,转过身把头对着窗外,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看他们。珍太太注意到了窗户前面的你,她梳理好稍显凌乱的发髻,对你说,去吧,告诉厨房可以开饭了。

  开饭了,我和哥哥鱼贯而进入到饭厅,我们的饭厅宽敞极了,四面墙壁上挂着刚从西藏买来的手绘画卷,画卷上夕阳像金子一样四散着光亮,夕阳下是顶棚尖尖的寺庙,寺庙后面的山顶白白地一片,那是雪,喇嘛们穿着只有一支袖筒的红色佛袍,面朝夕阳在颂佛经。我爹说,只有那些永不怕冷的西藏喇嘛才是真正的神人,不像白色教堂里的牧师,整日裹得严严实实,站在温暖的房子里面,知道吗?睡在火炉旁边靠一本《圣经》来让人信仰,相信这个谎言的人都是愚蠢的。

  我看着雪,看着那些喇嘛,我说,那些喇嘛不怕冷吗?

  冷?

  雪把高山都覆盖了,他们却还穿着没有袖子的衣服。

  我哥看看我,他很不屑我的问题,几乎咬着牙地说,男人怎么能怕冷?弟弟,你真不像男人。

  哥哥说完话,拿起盘子里的鸡腿,一口咬掉了一大半,油从嘴角往出冒。哥哥吃饭的时候总是忘记珍太太饭前要祷告的规定。珍太太瞥了他一眼,咳嗽一声,哥哥不得不很不情愿地又把吃进嘴里的鸡肉吐了出来,满嘴油得不成样子。丫鬟拿了毛巾给他,可是珍太太祷告却已经开始了,他顾不上擦嘴,双手合到胸前,闭上眼睛。我爹虽然也不喜欢每次吃饭前的这段仪式,可他也并不反对。珍太太说,惹谁也不要惹了上帝,上帝无处不在。

  祷告完了,开始吃饭,丫鬟给我们每个人倒上饮料,珍太太和我喝苹果汁,我哥哥和我爹喝产自西域的红色葡萄酒。

  这时候我忍不住又问,那些喇嘛不怕冷吗?

  大家都在吃饭,似乎没人愿意继续回答我的问题,珍太太敲敲桌面向我示意这是吃饭时间,吃饭时间不准说话,上帝吃饭的时候都保持沉默。

  我一顿饭都陷在那个问题中间。

  吃完饭,我爹要去城堡里巡视,这也是我爹通常意义上的散步,我也跟着我爹散步去了,卫兵拿着枪分散在我们前后左右,他们身上的子弹相撞发出哗啦啦的悦耳声音。我一路都在缠着我爹问那个问题的答案,我爹笑而不答,我几乎都想要像别人一样喊他老爷了,最后,他才说,对喇嘛来说,那半只露在冰天雪地里的胳膊就是他们的脸,冬天的时候你的脸露在外面,你怎么不把它像粽子一样的全部包起来呢。

  喇嘛的脸真大。我说。爹,他们的脸比你的脸还大。

  我爹笑了,在我的鼻子上狠狠地刮了一指头。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奕君)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樱桃》
相关新闻:
· 《樱桃》第二章  女(4) 2005-11-14 12:37:39.87919
· 《樱桃》第二章  女(3) 2005-11-11 11:24:52.858509
· 《樱桃》第二章  女(1) 2005-11-09 12:38:50.758299
· 《樱桃》第一章 难(6) 2005-11-07 15:19:04.995844
· 《樱桃》第一章 难(5) 2005-11-04 17:04:43.846939
· 《樱桃》第一章 难(4) 2005-11-03 09:01:19.719528
· 《樱桃》第二章  女(5) 2005-11-15 10:38:20.478507
· 《樱桃》第二章  女(2) 2005-11-10 10:58:58.25738
· 《樱桃》第一章  难(7) 2005-11-08 11:06:03.506273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