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樱桃》第二章  女(5)
王小天
  2005年11月15日10:3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血染红了你的心,在你体内发酵,成长,鼓捣着你成了执着的孩子坚守在渴望的河岸,一切都会过往,一切都会再来,经血抽搐出小腹的疼痛,装满热水的袋子摞在你身上,袋子随着你一起抖动。你娘说,孩子,这咋会没完没了的?你不搭理她,看着窗外的蓝天,蓝天下那些燕子伶俐地飞翔,唱出歌。

  后半夜,你蹲上便盆,黑红色的污血成块往下掉,腥味弥漫开来,逼得人不愿大口吸气。

  你娘迷迷糊糊地说,过几天要还这样,就得找郎中看看了,一滴血,十碗饭呢,你看看,你流了多少粮食。你不信,你一天才吃多少粮食,这不得把这些年吃的全部给流出来吗?你觉得,你娘在嫉妒你了,她的血太少,沁不红自己,她就拿你来嫉妒,说害怕的话吓唬你。女人要没颜色,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事情。逃难的时候,那些有钱人家的公子骑上高大的马,在人群中挑选美丽的女人,他们让所有的女人仰起头,最后,富有血色的女人被带走了,而像你娘那样面色惨白的女人只能挨饿,四处的乞讨或者捡拾野果。你再也不想挨饿了,想美美地活着。女人想活着,就得比别人好看,比别人丰润,像珍太太那样的,你相信这种日子正在向你靠近,你看着月经带上粘附的黑色血块,想着日子从此会一天天发生改变。

  是的,你的日子正在改变,变得和以前不再一样,你现在可以和珍太太一起出去了。城堡修成以后,珍太太喜欢上了在城堡上观看远景,她在城堡上一呆就是半天,坐在专门为她建造的汉白玉桌旁,手握茶杯面向远方。许多人仰头站在高入云霄的城堡下面,有人指着你说,看,那就是珍太太的丫鬟。珍太太高兴的时候,她还会给你讲上半天书里面的事。珍太太把别的丫鬟使唤到别处去了,专门留下你和她说话。

  一天,被我爹派出去征了一个月税的哥哥从下面寨子回来了,他现在看起来就像个成人,个子越长越快,一个月不见高了一大截,乍一看他几乎和我爹差不多一样高了。哥哥问我,那是那个北方来的女孩吗?她看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了。

  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她长大了。

  你也长大了,你现在马上就快要和爹一样高了。

  我知道我哥哥在想什么,前段时间我就发现哥哥经常偷偷地到丫鬟的房间去,他在前院的桐树底下把手伸进那些丫鬟衣服里。我哥哥还对我说,你知道吗?我到下面收税的时候,他们给了我姑娘,真正的姑娘,那些姑娘都愿意和我睡觉,她们一个个来到我住的房间,脱光衣服就不走了。

  我说,那你要那些姑娘留下了吗?

  哥哥看看周围,周围没人,他才小声说,要了。说完他又问我,你去北边的时候他们给你姑娘了吗?

  我歪歪头,说,没有,他们嫌我小。

  他们嫌你的鸡鸡小吗?哥哥幸灾乐祸地笑了,说着拍拍我的肩膀,就像一个胜利者一样满面微笑。

  我哥哥开始想办法勾引你,长官府的丫鬟很多,可是哥哥却单单挑选了你。他把他设法勾引你的每一个细节都说给我听,说得神采飞扬,就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似的,他不仅向我描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的每一个情节,而且他连你的反应也做了惟妙惟肖的假想。

  哥哥在后院的圆门前拦住你,他对你说,姑娘,你变得越来越不敢叫人认识了。

  你说,大少爷。

  大少爷刚从遥远的地方回来,那里又脏又臭,到处是牛粪和猪屎,蚊子像大雁一样排着队在空中飞,那些村子的招待公所里也不卫生,床上有虱子、跳蚤,我几乎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姑娘,你知道吗?

  你说,大少爷。

  我哥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用象牙刻成的人头盖骨的项链,在你面前抖落开来,项链看起来沉甸甸的,在阳光下闪着青光。哥哥说,姑娘,这是我专门从南边带回来给你的,它在我怀里被揣了一个多月。

  你看看大少爷,他把手里的项链抖动得郑重其事,项链发出浑厚而细腻的声音,你看着他,你看到了他的手,他的手看起来不大,手背厚厚的,指头洁白而粗短,每个骨节处有肉簇拥着,形成了很多褶皱。那是一双柔嫩年轻的手,一双少爷哥赋闲已久的手,毫无棱角,指甲盖鲜红丰润,一副营养过剩的样子。这时,你又唤了一句,大少爷。你对我哥哥的项链无动于衷,深深地弯下身子,做出奴仆最忠实的姿态。

  我站在不远的地方,我看到哥哥失败了,他的脸色正在一点一点变得急躁,最后,他终于忍不住气愤地丢下你自己走了,把象牙项链摔在地上,人的头盖骨碎了一地。

  给你说吧,我喜欢看别人生气时候的样子。人一旦生气,就会丧失理智,原先的掩饰会被自己的怒火冲散,就像一个燃烧着的小火炉,要么转身疾驰而去,要么当面大发雷霆,眼睛发红,脖子上爆出根根青筋。古书说,以史为镜,可以明白兴衰常理;以人为镜,可以让人变得端正,所以,这一习惯我谨慎地保持了七十多年,而且从不当众愤怒。我能从别人身上寻找自己,别人愤怒的时候,我就在他眼中。

  哥哥对我说,樱桃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姑娘,愚蠢而顽强,现在这样的姑娘可实在不多了。他把你对他的拒绝理解成了,你是个愚蠢的北边乡巴佬。事实上,排着队想和哥哥睡觉的姑娘太多了,他看中你,是你的福气,是你幸福生活的开端,你的逃难路将因此绽开温暖绚丽的花朵,可是你却硬生生地摧毁了自己的福气。哥哥说,兄弟,她迟早会后悔的。

  她为什么要后悔?你敢把她怎么样吗?

  我还没想好。

  你不怕珍太太吗?

  哥哥白了我一眼,他不满意于我提到珍太太。他说,她又不是我们的娘,她只是爹的女人。迟早有一天,她们都会后悔。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奕君)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樱桃》
相关新闻:
· 《樱桃》第一章  难(7) 2005-11-08 11:06:03.506273
· 《樱桃》第一章 难(5) 2005-11-04 17:04:43.846939
· 《樱桃》第一章 难(4) 2005-11-03 09:01:19.719528
· 《樱桃》第二章  女(2) 2005-11-10 10:58:58.25738
· 《樱桃》第二章  女(1) 2005-11-09 12:38:50.758299
· 《樱桃》第一章 难(6) 2005-11-07 15:19:04.995844
· 《樱桃》第二章  女(4) 2005-11-14 12:37:39.87919
· 《樱桃》第二章  女(3) 2005-11-11 11:24:52.858509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