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樱桃》第二章  女(3)
王小天
  2005年11月11日11:24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那段时间你正在长乳房,胸部里面有很多水在荡漾,一种柔软的力量冲撞着你的神经末梢,让你发麻、发酸,植物发芽的醉感,潜藏在胸口里面,你想着,不要多久你的乳房就会长大,穿上宽大的衣服在房间里散步,而不用担心衣服会从肩上滑下来。每天晚上,你抚摸着你的小馒头,小馒头上面的尖尖在动,嫩红嫩红得像酸涩的野葡萄,一摸,发硬,硬得你呼吸都跟不上了,你喘息着,像一只奔跑已久的小动物,牙齿磕出声音,你掠下被子看看母亲,你娘看起来睡得正香,她听不见你的声音。

  你娘在梦中说,快睡吧,要不明天就起不来了。你母亲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醒了,也许她根本就没睡着。你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把手捂在胸上,两只手刚好能盖住日益长大的小乳房。乳房还沉浸在刚才的抚摸中,乳尖上的硬正在消退,一股潮水从头往下回流,你摸摸下身,两腿之间已经湿透,大腿根一片水渍。你拂开被子,让月亮照在身上,月光凉簌簌的,它在你身上发光,你像一尊卧倒的瓷器,被水淋湿了,光芒充满秋天的丰润和湿滑。

  你又开始抚摸自己,手指所过之处,脆生生响出声音,冰凉的感觉从皮肤深处往出冒,冒得急迫但却流畅,有一下子你停下手,不敢再顺着腹部往下,那个潮湿的地方你从来没有侵扰过。

  你母亲又开始说话了,这下她咕噜的是谁也听不懂的梦呓,她从被窝里伸出手,手在脸上挠,挠得脸咯吱咯吱响,就像老鼠啃啮木门的声音一样,最后她翻了个身,仰面朝上,不要一会就发出了鼾声。

  你看看母亲,说,真是个贱命的女人。

  你捂住耳朵钻进被子,被子里满是两腿之间的气味,这气味是青涩的,绕着你,使你睡不着。一个丫鬟说,没有血色的小女孩,她们身上的气味是青涩的;而成熟女人,她们的气味是温润的。

  你母亲喜欢吃苹果,而且她喜欢吃用水煮熟的苹果,所以,每到礼拜天的时候,她都会到外面街上买上几斤苹果。我们那里苹果极多,满田野的苹果树,一到冬天,苹果被霜打红了,表面敷着冻疮一样的疤痕。人们说,只有表皮长了疤的苹果才够甜。你母亲在后院隐蔽处架起一个小火炉,火炉很简单,三块青砖摆成三角形状,把铁皮小锅放在青砖上面就行了。

  苹果被煮熟的时候,软得像被水泡过的馒头,你母亲一边把苹果从锅里捞出来,一边说,煮熟的苹果润肺呢,你看天冷起来了,冷气像刀子一样钻进人的身体,不得病才怪呢。她把锅里的三个苹果全部吃完了,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本来她要给你留一个的,被你拒绝了。你讨厌那样,把鲜艳美丽的果子煮成蔫巴巴的丑模样。不过你喜欢喝那些汤,苹果被你母亲吃了,你就喝她剩下的苹果汤。

  精华全在汤里面呢。这就像人生,精华被时间吸掠,残渣回归肉体,随着死亡远去。很多年以来我总在想,时间是个什么东西呀,它把人从一个小豆芽催化成绽放开来的躯体,然后再让躯体凋零、枯萎,那个过程完全好像一场硕大的恶作剧,角色是特定的,剧目也是特定的,没人可以更改,站在高处看,这场戏剧有些意思。

  你把苹果汤喝下去,嘴里冒出苹果的香味,你在一阵咕噜噜的声音中把那个简易火灶收拾掉,柴火还在旺着,你泼了一瓢水,火便灭了。

  你母亲用铁锨铲起灰土,把这些灰倒进茅坑里面去,那时候,我们都是用炕灰来填茅坑的,消毒,消臭。在去茅房的路上,灰从铁锨上遗落了一些,你就用小笤帚跟在她后面扫,一直扫到茅房,地面被扫出一道白色的印。

  我爹提着裤子从茅房里出来,嘴里叼着抽到根部的卷烟。你叫了一声,老爷。我爹向你点点头,他把卷烟从嘴里拿下来,扔到地上,再踩了一脚。熄灭的卷烟像一小段干瘪了的大便。你连忙上去把它扫了起来,连同刚才那些灰,倒进茅坑。

  你母亲蹲在茅坑上撒尿,尿把刚倒进去的灰烬打湿了,她提裤子的时候,你看见了她的腹部以及小腹下面的毛发,那里看起来有些丑陋,一条乌黑的缝隙,而不是珍太太的那般粉红色。你想,女人和女人比起来,差异真大,任何一个部位拿出来,都有着天渊之别。后来你母亲端着铁锨回去了,你留在茅房,摒住呼吸蹲下去,忽然间也想看看自己。

  你比任何时候都想看看自己。

  阳光很好,茅房上空是冬天里枯萎了的树枝,满天凌乱。树枝上面,天空透彻得像块冰。

  你狠命往下弯腰,头颅放在两腿之间。

  是的,你看到了,弯曲的淡黑色茸毛下面,是你浅红色的肉,一条缝,从两腿中间延伸往下,光滑而干净,除此之外你什么也没看到,你没看到珍太太那像婴儿张开的嘴巴一样的湿润,也没看到歙动着的血红色阴唇,你却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安静的缝隙,缝隙上面是新长的茸毛,它们害羞地蜷缩在皮肤上面。

  风从脚底刮来,有些凉,凉入缝隙,有股寒意顺着小腹不断往上,直到胸口。你把一根手指伸进缝隙,摸到了一个小如豌豆般的东西,柔软异常,能摸到却看不到,给珍太太洗澡的时候,你能看见珍太太的那里的豆豆,它镶在肉里,散着温和的光泽,那是温润,是成熟,是美丽。

  你用手指分开缝隙,这下你看到了红色,不过这红色并不鲜艳,很淡很淡,比野外的桃花颜色还显淡。人们说,女人从流血开始长大,只有经过血液的浸染,女人才能长大。你看见你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流血,她躲在房间里面刷洗月经带的时候,你总是满怀羡慕,盼望流血。你母亲说,每个女人都会这样的,你急什么呀?。

  没有血色,你就还是孩子。可是你早就不想做孩子了。你把手指顺着缝隙往里伸,里面紧紧的,而且越来越紧,最后你被里面的某个好似隔膜一样的东西给挡住了,手指遇到了障碍,无法前行,随即酸痛的感觉就从小腹底部传了上来。你想着,也许血液就是这样被寻找而来的,每个女人都会流血,只有自己不会,你想流血,这样想着你就开始用力,指尖不再小心翼翼,而是像把锥针一样戳了进去,你要消除这个阻止你流血长大的隔膜。

  痛从身体内部往外倾泻,一把刀从下身戳进肚子,你咬着牙把它忍住了。人要长大,痛就是代价。逃难路上你早就懂得了这个道理,如今它只是再一次降临你身。

  最后,鲜血终于流了出来,血顺着手指滴落出来,热乎乎的一滴一滴,滴到茅坑里面的灰烬里。血一进入灰烬,就再也看不见了。后来,你伸出另外一只手,将滴落下来的血液接住,血在你手心凝聚,很快就形成了暗红色的一撮。这时候你再看自己,血把自己染红了,水红欲滴的色彩,小豆豆似乎也露出一点点影子,在柔嫩的毛发下飘忽不定。

  很久以后,你说,你就是从那一天开始长大的,那是一次仪式,在你喝了母亲剩下的苹果汤之后,你用自己的手改变了自己,完成了女孩向女人衍变的重要步骤。那一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我在修建城堡的工地上看着下人们干活,我的哥哥则跟着带兵官出去巡逻了,而珍太太,她正紧缩秀眉站在人群前列,接受着牧师的谆谆教诲和洗礼呢。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奕君)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樱桃》
相关新闻:
· 《樱桃》第二章  女(1) 2005-11-09 12:38:50.758299
· 《樱桃》第一章 难(5) 2005-11-04 17:04:43.846939
· 《樱桃》第一章 难(4) 2005-11-03 09:01:19.719528
· 《樱桃》第一章  难(7) 2005-11-08 11:06:03.506273
· 《樱桃》第一章 难(6) 2005-11-07 15:19:04.995844
· 《樱桃》第二章  女(2) 2005-11-10 10:58:58.25738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