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2)
沧月
  2005年11月10日11:2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湘!湘!”轰然落下的封墓石隔断了光线,横抱着失去知觉的师傅冲入室内,云焕呼唤着自己的鲛人傀儡。内室忽然传来轻轻“唰”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落入水中。然而急切中云焕来不及去想,只是急促吩咐:“掌灯!”

  过了片刻湘才从最深处的石室出来,面无表情地进入内室,用火绒将石烛台上的火点起。

  云焕抱着慕湮站在那里等待,感觉怀里的人死去一样毫无声息,身子在慢慢冷下去。虽然明知是类似“灭”字诀那样的暂时休眠,然而那种恐惧还是如同第一次猝及不妨看到师傅倒下时一样袭来――也不知是不是知道了只有三个月的大限,他低头注视师傅苍白清丽的脸,总觉得有不祥的阴影笼罩着。

  三个月……三个月后,这眼睛就再也不会睁开来。

  “主人,好了。”很快湘便点起了火,然而一边的少将脸色却是阴沉,仿佛没听到一样地站着,身子慢慢发抖。许久许久,才俯身将怀里轻得如同枯叶的人放下,却不肯松开手,做到了榻边,用手指扣住了慕湮的肩井穴,缓缓将剑气透入体内。

  小蓝又不知道哪里去了――想起最初见到时那只蜷缩在师傅臂弯、怯生生看着他的蓝色小狐狸,眼里骤然起了杀意。那畜生根本就不会照顾师傅。以前在这座空荡荡的古墓里,师傅猝然昏死之后、不知道要在冰冷的地面上躺多久才会醒来。该死的忘恩负义的畜生……

  令人惊讶的是、这次他用剑气透入师傅肩井穴,居然同上次一样觉察到她体内立刻有凌厉的气劲反击出来,然而这一次,师傅却并不象小憩过去的样子。

  ――怎么回事?

  “师傅?师傅?”恍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云焕颓然停住了手,任没有知觉的身躯靠上他的肩头,发丝铺了他半身。他的手按在穴位上,隐隐感觉师傅体内的剑气如潮般汹涌,却紊乱无序。石烛台上的灯影影绰绰,映得他面容明灭不定。湘只是木然地立在一边,等待主人的下一句吩咐。

  总有了准备不会再如此惊慌,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师傅倒下、心里的恐惧还是压顶而来,比之十五年前的死亡地窖里更加剧烈。转瞬便不能思考,眼前只是一片漆黑。

  他一直在黑暗里濒死挣扎着,立下了种种誓言:绝不要再第二次落到这样的境地里……绝不要再被任何人欺负……也绝不会再去期待族人和亲戚来救他。然而,忽然之间白光笼罩了一切,一双手打开了那隔断一切的门,将他从绝地里带走――便是如今握在他手心的这一双苍白柔软的手。

  “师傅……师傅。”今日和仇人蓦然的重逢激起了回忆,再也忍不住地、他喃喃低下头去,握起那双没有温度的手、轻轻递到唇边。

  有一些事情八年来他始终不曾明白。在伽蓝帝都的明争暗斗之间走了那么远的路他也不曾去多想,甚至直到这次回到博古尔沙漠之前也不曾了解。不知是故意的遗忘,还是不敢去记忆。帝都里那一张张各怀心思的笑脸,觥筹交错之间称兄道弟的同僚,朝上军中纷繁复杂的人事,名利场上权谋和势力的角逐……仿佛浪潮一样每日在胸中来去,湮没昔日所有。

  然而,他知道那些都是不可信的……那些都是假的。唯一的真实被埋葬在心底最深处。

  就算昔日少年曾豪情万丈地从这片大漠离去,从帝都归来却是空空的行囊;就算那只白鹰不能翱翔九天、折翅而返,唯一打开门迎接他的、依然只会是这双手。

  他陡然觉得师傅轻轻吐出了一口气,内息在瞬间微弱下去、却平静不再紊乱。

  “师傅?师傅?”狂喜地脱口,云焕扶起慕湮,然而虽然轻微地开始呼吸、脸色苍白的女子却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起伏的胸口、微弱的心跳已经表明生命的迹象重新开始回到了身上。云焕长长松了一口气,阖上眼睛。

  “出去。”仿佛不愿被傀儡看到此刻脸上的神情,云焕抬手吐出了两个字。

  在湘悄然退出的刹那,高窗上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云焕霍然抬首,想也不想地凌空弹指,“啪”地一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滚了下来,发出受伤的呻吟。蓝狐缩成一团,显然被他气劲伤到了,呜呜地叫。

  “哼。”云焕冷笑。

  “焕儿你……又欺负小蓝。”忽然间怀里的人开口了,微弱地抬手,去招呼那只蓝狐――他竟不觉察师傅是何时醒转的。蓝狐负痛窜入主人怀里,慕湮怜惜地轻轻拍着它被剑气伤到的前肢,这次不知为何却没有立刻开口责怪云焕,只是默默低头无语。

  “徒儿错了。”这样的静默反而有种无形的压力,云焕终于忍不住先开口认错,“请师傅责罚。”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慕湮微微笑着,看向弟子的脸,“孩子偶尔做错了事,怎么能随便责罚?只是记住以后不可随便出手欺负人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样的话平平常常,却让云焕不易觉察地震了一下,只是低头答应了一声,不说话。

  “小蓝陪了我快十年……都老啦。”慕湮轻轻抚摩着蓝狐的背,目光是温柔而复杂的,叹了口气,“你看,它的毛都开始褪色了……也难怪,孙子孙女都已经有几十个了。我每次把它赶出去叫它不要回来,它都不肯,每月去窝里看一次子孙,然后拖家带口的回来。将来你成家立业了,可不知道会不会回这里来看看师傅的墓……”

  云焕这时才发觉,跟着蓝狐从高窗里窜进来的,还有一队毛茸茸的狐狸。个个睁着有些惊恐的眼睛、看着出手伤了它们爷爷的人,躲在石室一角不敢上前。

  “……”云焕不知道说什么好,微微低下身、对那一堆小狐狸伸出手去。

  然而小狐狸们警觉地盯着这个陌生的军人,咿咿呜呜了几声,似乎畏惧对方身上那种说不出的凌厉气质,还是没有一个上前去。只有小蓝不计前嫌,从慕湮怀里跳了出来,一瘸一拐走到云焕身边,用温热的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抬头看着八年前相伴的熟人。

  “师傅,得找个人来照顾您才是。”虽然那样亲热的接触让云焕有些微的不舒服,然而他还是有些生硬地拎起了蓝狐,一边为它揉捏着伤处,一边低声,“我转头去找些可靠的人来服侍您――这里镇野军团的南昭将军是我多年同僚,或可令他妥善行事。”

  “不用了,师傅一个人住得习惯了。”慕湮摇头微笑,却难以觉察地皱了皱眉,“焕儿,如果……你真的可以和将军说得上话,你让他少找牧民的麻烦吧。这些年,我总是看到军队把这一带牧民们象牲畜一样驱赶来去的。”

  “那是为他们好。”云焕眉头也微微皱了一下,显然不想话题又偏了开去,却耐心解释,“帝都二十年前就颁布了命令,给三大部落建造了村寨,让他们安居乐业,再也不用奔波来去――可是往往有刁民不听指令,南昭将军为了大漠安定才不得已为之。”

  “呵……”慕湮也没有反驳,只是微微笑了笑,“我知道,你们是想把鹰的双翅折断。”

  “……”云焕忽然一震,沉默。

  沧流帝国在沧流历四十九年霍图部叛乱之后,为了加强对边陲的控制力,十巫一致决定将其余三部牧民分开安顿,建立定居点,不再允许那些马背上的牧民在大漠上游荡来去。然而这项政令遭到了强烈的反抗,除了向来态度温顺的萨其部在得到帝都减轻赋税的承诺后、逐步分批建立了定居村寨以外,曼尔哥部和达坦部都有抵触,虽然不敢公开反抗、却一直拖延敷衍或者阳奉阴违。

  十五年前那一场惊动了帝都的叛乱,最初的起因、便是曼尔哥部的一些牧民不甘被强制迁入定居处,从而铤而走险绑架冰族人质,想把反对意见传达给伽蓝城,试图让居上位者改变政令。

  然而帝国回应的却是一如既往的雷霆铁腕――放弃了那十几个人质,命令镇野军团西方军立刻出击,消灭一切暴动的牧民。那一场小规模的叛乱平息后,受到重创的曼尔哥部不再强硬反对帝都的任何意见,很快便在博古尔沙漠附近安居了下来。

  “帝都的政令也是为了西域大漠的安定。”无法否认师傅方才那句话,云焕声音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补了一句,强调,“以前这里几乎每年都有战祸和瘟疫,但如今各部休养生息,吃的穿的,都不曾缺乏。”

  “笼子里的鸟是不愁没有水米的。”慕湮微笑着,然而语气里并没有指责的意思,摇头,“焕儿,我看过百年的变迁,但是我不知道目前这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只是,把人当牲畜随意使唤,总是不对的。”

  “师傅说的是。此事就作罢――说到底、那个人我也不是很放心。”心里知道一定是南昭将军素来行事的强硬让师傅不快,云焕此刻也不想哆嗦,只是先答应下来,“不过弟子一定让他约束手下,怀柔戒暴。”

  ――最多一道命令将古墓附近设为禁域,不让那些纷争被师傅看见就是。

  慕湮微微笑了笑,也不答话,眉间隐隐有些不适的神色。片刻,仿佛心里那阵不适终于过去,她才开口,眼里带了笑意:“焕儿真是厉害,你看大漠上最美丽的公主都为你倾心呢――只可惜你早定了妻室。央桑可是个可爱的姑娘,大漠上多少年轻人的梦想啊。”

  “我一靠近他们就想呕吐。”云焕眼里忽然有嫌恶的神色,脱口。

  慕湮霍然抬头。

  “那种气味……那种驼奶和烈酒的气味!”云焕用力将手绞在一起,从牙齿里吐出几个字,肩膀陡然不受控制地颤抖,眼眸也暗了下去,“一辈子也忘不了。一闻到就想吐……”

  忘不了在地窖里饿得奄奄一息时、他们曾怎样没有廉耻尊严地乞求暴民们施舍食物――换来的却是被泼到地上的驼奶和残酒。一群拖着镣铐的冰族人如同疯了的野兽一样,匍匐在地上舔舐着渗入沙土的奶和酒。头顶上有人在大笑,踩着他的头颅。

  “一闻到就想吐……十几年来我不能喝下一滴酒……”方才勉强喝下的那碗酒仿佛在胸口再度翻涌起来,云焕皱紧眉头,抓紧了领口喘息,“这群不被套上铁圈就不安分的猪!”

  “焕儿,焕儿……”慕湮连声叫着弟子,松开他的手,安慰,“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你不要再记仇――摩珂和央桑十五年前才两三岁,不关她们的事。”

  “罗诺。”云焕冷冷回答了两个字,“我记得他。”

  “罗诺头人……”慕湮叹了口气,想起当初打开地窖时看到的惨况,却极力开解,“他在那场动乱里也死了好多亲人了。他其实是个不错的头人,牧民都爱戴他……焕儿,他还有两个可爱的女儿和年老的父亲。”

  “年老的父亲……”云焕重复了最后几个字,忽然薄唇边就露出一丝冷笑,握紧了剑,“是的――而我却没有。”

  他的父亲,死于十五年前那一场牧民暴动。

  慕湮霍然一惊,不知道说什么好。许久,轻轻叹了口气,掰开弟子握剑的手,将光剑收回他腰间:“你还有师傅啊……师傅什么时候总是对你好的。如果罗诺族长找回了如意珠,也算是偿还你了――答应师傅,这件事一笔勾销,不要再追究了?”

  “……”云焕却是沉默,眼睛里的光阴冷狠厉,隐隐不甘。

  这一生,他向来恩怨分明得近乎睚眦必报,如今仇人便在面前、即使不方便公开处死,也一定会不择手段暗地了结对方性命――然而师傅这个请求,却是要生生封住他拔出的剑。

  “焕儿,师傅的话你不听了么?”慕湮轻轻加了一句,叹息,“真是长大了。”

  “我听。”许久许久,帝国少将终于吐出了一口气,躬身行礼,“师傅的话,弟子从来都是听的――师傅说不许找曼尔哥族长复仇,那末,弟子便不找了。”

  空桑女剑圣轻轻叹了口气,眉间有种如释重负的神色,然而知道弟子那样酷烈的脾气,生怕他不会放过曼尔哥部的牧民,忍不住再问了一句:“真的答应不报仇了?”

  第二句追问让云焕陡然心中一窒,帝国少将揽襟愤然而起:“师傅不信我么?”

  “焕儿!”慕湮刹那间知道伤了弟子的心,脱口。

  “好,我发誓――”云焕霍然起身退了三步,直退到石灯台旁,眼睛却是一直看着慕湮,横臂火上,“如果我再找罗诺报仇,定然死无全尸、天地不容!”

  誓言一字一字的吐出,如同冷而钝的刀锋节节拖过慕湮的心。

  少将的手直直伸在火上,烈焰无情地舔舐着年轻的手臂,将誓言烙入肌肤。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奕君)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镜·破军》
相关新闻: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3) 2005-11-07 15:40:24.767429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2) 2005-11-04 17:54:21.577581
·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1) 2005-11-09 13:02:07.233632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4) 2005-11-08 11:18:10.219264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