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樱桃》第二章  女(2)
王小天
  2005年11月10日10:5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城堡很快就修成了,它看起来非常结实,高耸如云,墙壁上有拳头那么大的射击孔。我爹说,以后我们就可以住到城堡里面去了,不过那得要等到有人和我们打仗的时候,现在看来这样的日子为时尚远,北边的战争结束了,连土匪也少了起来,城堡只能闲着。不过孩子们你们不用感到失望,没事的时候,我们可以登到城堡上去看看远方的土地也好。土地一望无垠,一点起伏都没有,地里的小麦苗一指头长了,缩在地面上等着下雪呢,雪一落下来,小麦就上色了,就会变成油绿的。

  带兵官把士兵分成了四队,每个城堡驻扎一队,剩下的那一队则留在长官大院里,项策将军送给我们的武器被搬了出来,将被分成四份发下去。我爹让哥哥负责分发枪支的工作,这把哥哥忙坏了,他很喜欢这个差使。他把所有武器摆在长官府前院,然后让四个士兵分队的头来领枪。

  哥哥让四个头排着队一个一个亲自到武器堆里去拿,每人随便拿一件喜欢的,放到事先规定好的地方,然后再打乱四个人的顺序重新排队,到武器堆前随意拿一件自己喜欢的,周而复始,依此类推。我爹被这个分配方法惊呆了,他没想到我哥哥竟然会这样做,一件原本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被我哥哥做的充满科学味道。

  分发枪支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黄昏降临,四队士兵的头才把那堆崭新枪支运回自己的驻地。晚上我爹请军官们在城堡里吃饭,我和哥哥也去了,人们啃着羊肉,大吵大闹,不要一会一些人就醉得不成样子,东倒西歪地走过来向我爹敬酒,羊油把他们的脸弄得油腻光亮,胡子和头发里满是油污。有几个人围上了我和哥哥,高举杯子喊着少爷,自个先咕噜一声,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眼睛红通通地看着我们。管家早已经把我们面前的酒罐里的酒倒掉了,换上了糖水,这样我和哥哥看起来酒量好的不得了,直把那些军官喝得往桌子下面钻。最后一个军官倒下的时候,我们刚好把那一大罐糖水喝完,肚子涨得再也受不了了。我们慌忙跑出城堡,边跑边解裤子,对着新建城堡的墙根撒尿,尿液撞到墙上,滋滋响,我和哥哥都忍不住地笑了。

  喝完酒,我们开始跳舞,村庄里的年轻人都被喊出来,聚集到城堡下面的广场上,人们穿上精干而华丽的衣服,围着空地中央几米高的火焰大声唱歌,城堡的墙上插满火把,广场一片灯火通明。

  军官们也醉醺醺地从城堡里爬了出来,他们才不肯失掉这样的好机会,满地寻找姑娘,两眼贼一样发亮,一个个脱掉外套扑向人群,嘴里吼着粗野的调子,姑娘们则围着火堆唧唧喳喳跑,身上的金属饰物发出叮铃铃的声音。

  我爹也喝多了,虽然管家也给他的酒罐里装的是糖水,可后来喝着喝着他把罐子拿错了,他有些醉,不过还能站稳,一群士兵手拿武器守在他周围。

  有人说,老爷,看看吧,人们都舞起来了,你要不要也来一下子呢?让平凡的人开开眼见识见识吧。不用说,说这话一定是我们的管家。管家的话一说完,下面立刻就有人开始鼓掌和欢呼,姑娘们牵着手向我爹站着的地方弯腰行礼,小伙子则把身上的衣服脱得只剩马褂了,汗水淋淋地臂膀挥舞着。我爹禁不住这样的鼓动,把自己的豹皮外套扔到管家手里,拍拍手掌,像一只下山的老虎一样从台阶上扑到人群中间,一下子被人群围了起来,这可把卫兵们吓坏了,他们端着枪支也往人群中间冲,拼命的驱赶着想靠近我爹的人。

  人们欢乐得忘乎所以。最后,我和哥哥还有带兵官都加入到跳舞的人群中,姑娘们在前面跑,男人则在后面追,边追边唱歌。跑在最后的姑娘被扯住了腰带,跌倒在火堆旁,男人顺势把她扛在肩上,往城堡后面的树林跑去。

  我也想抓个姑娘,可是我太小了,我总挤不到前面去,高大的军官们堵在我前面,身躯像快要倒塌的墙一样摇摇晃晃。以前我听说吃饱喝足的人跑步,膀胱会被晃荡破的,屎尿会把内脏淹没。可是我看这些军官们全都没事,他们欢呼的声音最大。最后,姑娘们被追得差不多快完了,火堆旁全剩下小伙子,醉得厉害的军官没抓到姑娘,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向我爹抱怨,姑娘太少了。我爹似乎也没尽兴,他喊声管家,管家应声到了。我爹说,再去叫些姑娘来助兴吧,难得我们的将军们这么有兴致。管家领命,飞奔而去。

  又一帮年轻的姑娘被从家里唤了出来,村子里没人敢于违抗我爹的命令,何况这并不是什么受罪的事情,而是让她们从冷清的房间里走出来跳舞唱歌,火堆燃得正旺,火苗窜得很高,几乎都要烧着头顶上的月亮了。

  新的姑娘来了,军官们也坐在地上休息够了,于是一轮新的欢乐高潮又开始了,尘土满天飞扬而起,有人在往火堆里面扔鸡蛋,鸡蛋在熊熊烈火中发出爆裂的声音。

  这时候我看见你了,你混在那群姑娘中间,手提长裙迈步往前跑,管家把长官府的年轻女仆全部喊来了。你也看见了我,我和你有一段时间只隔了一小段距离,也许男人们觉得你太瘦小了,而且因为穿着长裙根本跑不快,所以很多人从你身边跑过去,却没人把你抓住扛在肩上带走。村子里,这种场合没被男人们扛在肩上带走是很丢脸的事情,对姑娘来说这意味着两件事情:第一是说明她对男人缺乏足够的吸引力,第二说明这个人有病。你可能并不知道这个,依然提着长至脚面的碎裙,跟在别人后面,不紧不慢。

  跑了几圈之后,我又靠近了你,你还是那个样子,手提裙边,几缕头发被汗水沾在脸上。于是我跑到你旁边,你看见我,停下了脚步,行了一个幅度很大的礼,喊了声二少爷,我没有还礼,而是一声不吭地蹲下身子,伸出两只胳膊想把你扛到肩上去。因为力气不够,我没能把你扛起来,这样我只得抓住你的手腕,使劲把你拖出人群,往远离城堡的方向跑去。

  我把你带到了村子南面的小树林。

  这个小树林比其他地方安静,地上是厚厚的落叶。

  我先把手放在你肩上,你的肩抖得真厉害。

  我说,看来你真冷了,这样,你靠在我的怀里吧,让我来给你一些温暖。

  你听话地靠了过来,整个身子冰凉冰凉的缩进我的怀里,我的怀抱是那么的小,刚刚能容得下你。这个时候,你终于知道刚才那些男人们追着姑娘跑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对你来说这种事情来得有些突然,叫你不知所措,恐惧紧张之态溢于外表,不知该是离我远还是近。

  我抚摸着你的耳际,耳垂很柔软,这时你唤了一声,很迷糊的那种声音。我猜想这是你第一次被异性抚摸,不由得会迷糊,事实上大多数女人就是这么被男人弄迷糊的。只要一个男人能够温柔的、像抚摸这个世上最珍贵的珍珠一样的去抚摸女人的耳垂,这个女人一定晕撅在他怀里,继而任他摆布。以前,北边的长官太太告诉过我,女人的耳垂就是她欲望的小闸门,它并不隐秘,伸手可及,可是它往往被男人忽视,人们总是把大量的关注放在不见于外的隐私部位。那时候,她每次都会让我亲她的耳朵,让我把她整个耳朵噙在嘴里,用舌头使劲的舔舐耳根。

  如今,我触摸着你的耳朵,往耳廓里轻轻吐了口气。

  你说,少爷,痒。

  痒了就对了。我说。我继续对着你的耳朵哈气,我吐出的口气里面有羊肉的膻味,你不喜欢,头不住的往一边扭,扭得自己失去了重心,不得不摔倒在了我怀抱深处。

  我把手往下移,移到你脖子下方,再往下一点点,就是你的胸部了,你连忙抓住我的手,抬起头,一副惊恐不已的样子。我没说话,你就把我的手放开了,我先是在你衣服上面摸索,奇怪的是我什么也没有摸到,也许是衣服的缘故吧,我于是把手从你的衣服下面塞了进去。我的手太凉了,你被冰冷刺激得哇哇叫,肚皮剧烈收缩,可我并没有迟疑,而是继续将手顺着你的身子向上摸,我摸到了你拳头般大小的乳房。你的乳房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太小了,小得我只用三只指头就能捏得住,而且我摸了半天也没找到乳头。我问你,你的乳头呢?你说,乳头没长出来呢,它现在还是个小尖尖,米粒那么大。

  我寻索着,手指最终碰到了米粒,它小得出乎我的意料。

  最后,你对我说,少爷,我觉得恶心,想吐。

  我说,那你起来吧,不要吐在我的身上了。

  你站起来,在一棵树下蹲了很久,可一点东西也没吐出来,反而被寒夜冷得打哆嗦。

  我说,你还是回到我的怀里来吧,这里暖和。

  你起来在原地转了几圈,林子里很安静,上空有乌鸦,偶尔会叫两声,天上还有朦月,投下黯淡的光。你又重新缩进我的怀里。经过这样折腾一下,我已经不想做什么了,困倦开始向我袭来,这下你却来了精神,不肯消停的伸出手来抚摸我,从我的耳垂开始抚摸,到脸、到脖子、胸膛。你说,二少爷,你为什么不弄了?

  弄什么?

  你并不紧张,而是在惨淡的月光中仰起头注视着我,一句一字的说,弄我。

  我又碰到你的处于发育之初的乳房,米粒大的乳头,这使我想起我在北边的时候的那些女人们,她们的乳房是那么硕大无比,我两只手合起来连一只也握不住,她们的乳头也大,几乎能把我的嘴巴填满。我说,你太小了,再过些日子吧,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你忽闪着眼睛,手停了下来,目光从我脸上移开,轻轻叹了口气,脸上生出一层凝重。一个人只有在极度失望的时候才会显得这么沮丧,沮丧让你变得更加苍白,脸比月光更少血色。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奕君)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樱桃》
相关新闻:
· 《樱桃》第一章  难(7) 2005-11-08 11:06:03.506273
· 《樱桃》第一章 难(6) 2005-11-07 15:19:04.995844
· 《樱桃》第二章  女(1) 2005-11-09 12:38:50.758299
· 《樱桃》第一章 难(5) 2005-11-04 17:04:43.846939
· 《樱桃》第一章 难(4) 2005-11-03 09:01:19.719528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