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镜·破军》第五章  落日(1)
沧月
  2005年11月09日13:02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天呀……珠珠!你看,他多么棒!”央桑怔怔站在火边,一时竟忘了要上去领舞,“多么棒!他……他比我还跳的好!珠珠,我的云锦腰带呢?云锦腰带呢?”

  “什么?”贴身女奴吓了一跳,牢牢按住了衣袋,失惊,“公主!你要云锦腰带干什么?”

  “你知道我要干什么!”红衣公主的眼睛还是看着人群中那个皎皎不群的影子,不耐,“快给我!我以后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啦!”

  “不行!”珠珠一向嘻嘻哈哈,这次却按紧了口袋,倒退,“公主,不行的!”

  “有什么不行!”央桑终于愤怒了,跺着脚,“那是我织出来的云锦腰带!我要给谁就给谁!”

  “公主织的云锦腰带,只能给大漠上最英武的勇士――云锦腰带给了谁,公主就是谁的!”贴身女奴连连倒退,声音颤抖,“可是……可是他是个冰夷啊!是个冰夷!”

  “冰夷又怎么样!”央桑眉毛一挑,大眼睛闪出亮光,瞪着珠珠,“我就喜欢冰夷!摩珂还不是把云锦腰带偷偷给了那个瞎眼的琴师……都不知到他的来历。你为什么就不说什么呢?快把云锦腰带给我!不然我拿鞭子抽你了!”

  然而珠珠只是一个劲地摇头,眼看那边歌舞消歇,那个白袍的年轻人从人群中离去。央桑急了,干脆真的一步跳过去,劈手便夺,连着几鞭啪啪将女奴赶开。珠珠知道小公主烈火般的脾气,也不敢反抗,只是护着头脸连连后退、一边叫着摩珂公主的名字,希望向来能压住妹妹的大公主能过来劝解。然而摩珂公主此刻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冰河琴师也不见踪影,女奴躲不了一会就被央桑抓住。

  慕湮刚和罗诺头人说完话,不知为何觉得胸口有些隐隐作痛,生怕自己会在盛宴中没有预兆地倒下,连忙和曼尔哥族长做别。然而转动轮椅,却不见云焕的身影。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喧闹,人群往外齐齐一退、发出震惊的低呼。

  “那边怎么了?”慕湮眼睛看向方才还载歌载舞的火堆,流露出焦急,“出了什么事?”

  罗诺头人也是一惊,脱口:“糟糕,莫不是城里冰夷军队又来驱赶了?”

  ――这些年来冰族处处管制着大漠上的各部,不仅不许牧民们再过随水草迁徙的游牧生活、强制他们在帝国所圈的土地上定居,日常种种宗教祭祀也被禁止。连年年五月十五驱逐邪魔后的谢神仪式,也不得不在夜间进行、天明前结束。

  然而此刻天尚未亮、空寂城里冰夷的镇野军团就赶来驱赶牧民了么?

  黎明前最黑的天幕下,篝火静静燃烧,映红天空。然而火堆旁只站着两个人――其余牧民在惊呼中下意识地退后,一下子将火旁的场地空了出来。只余下红衣小公主央桑,怔怔地一手捧着一条五色绚烂的锦带、一手握着鞭子,看着面前白袍来客,浑身微微颤抖。云焕不发一言地站在那里,平举的右臂上衣衫碎裂,赫然有一道鞭痕。

  “焕儿?”“央桑?”

  空桑女剑圣和曼尔哥的族长同时脱口惊呼,忍不住双双上前。

  “啪!”那个瞬间,呆若木鸡的小公主忽然动了,一鞭子就抽向云焕,又急又狠。旁边牧民眼看公主居然再度向女仙带来的贵客动手,这回反应过来了,纷纷惊呼着上前阻止。

  云焕看着鞭子迎面抽过来,也不闪避,只是竖起手臂生生受了这一记。央桑公主这时终于说出话来了,嘴唇微微颤抖,猛然大哭起来,劈头盖脸地猛抽鞭子:“你、你说什么?你不要――你不要?你说什么……”

  “抱歉,公主,我不能要。”鞭子倒是没有多少力道,云焕只是觉得心里烦躁――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对于莫名其妙找上来的这番风波有些不耐烦。若不是看到师傅在旁边、又不能和这些大漠上的牧民翻脸,他早就想劈手夺过鞭子折为两段。

  “你竟敢不要!我、我十五岁织了这条云锦腰带后,多少英雄勇士为了得到它不惜血染大漠……你、你竟敢不要!”十七年来从未有这一刻的愤怒和屈辱,一向高傲的红衣小公主终于忍不住在所有牧民前面大哭起来,用尽全力一鞭抽过去,哭喊,“父王!父王!我要杀了他!”

  这一鞭刚接触到云焕的小臂、忽然凭空啪的响了一声,节节寸断,散了一地。

  尚未挤到人群中,轮椅上的慕湮只来得及并指凌空斩去、将皮鞭在瞬间粉碎。所有牧民吓了一跳,看到女仙动怒,不由自主地脸上现出敬畏的神色。

  “胡闹!”罗诺族长走得比慕湮快,此刻已经三步两步冲入人群,一看女儿手上那条云锦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心中又急又怒,一个耳光便落到了小女儿脸上,冲口而出,“不要脸的丫头!居然把云锦给冰夷!”

  话一入耳,慕湮感觉到云焕肩背陡然一震。她知道弟子那酷烈的脾气,心下一惊,连忙轻轻伸手拉住云焕被抽的流血的手臂,对他微微摇头。感觉师傅温暖柔软的手拉着自己,云焕心头一震,将光剑缓缓松开,低头对师傅勉强笑了笑,不说话。

  “哇……”央桑第一次被父亲当众责打,愣了愣,忍不住痛哭,“为什么打我!是父王说的,云锦腰带给谁由我自己高兴――哪怕给是给盗宝者!”

  “给盗宝者也不能给那些冰夷!”罗诺头人向来把女儿看作自己的骄傲、妻子去世后对她们宠爱之极,但此刻居然看到小女儿公开向一个路过的冰族示爱,还被拒绝,登时愤怒得犹如一头狮子。

  再也顾不上那个冰夷是和女仙一起来的,族长咆哮着一把夺过女儿手中的云锦,几下撕得粉碎,丢到火里:“我罗诺没有嫁给冰夷的女儿!曼尔哥部也没有向冰夷献媚的女人!他们夺走我们的土地、欺压我们、侮辱我们的神……十五年前,你大伯全家就是被冰夷军队杀了的!如果不是爹拉着你们两姐妹躲到沙狼窝里,你们早一起被绞死了!那一次多少曼尔哥人被杀?你忘了?”

  十五年前……曼尔哥部落?

  慕湮感觉手心里强健的臂膀忽然再度震了一下,她陡然发现有杀气在弟子心里烈火般燃起。云焕原本一直不动声色的冷硬的脸起了奇异的变化,看着罗诺族长的眼睛竟然透出狼般的恶毒仇恨。

  “焕儿?焕儿?”在所有牧民都被族长的盛怒吸引过去时,坐在轮椅上的女子却察觉出了身侧刹那间闪现的极大杀机,紧紧拉着弟子的手,“你要干什么?把你的杀气收起来……这里没有你要杀的人。我们回去。”

  “有。”云焕一眨不眨地盯着火边慷慨陈辞的族长,冰蓝色的眼睛慢慢凝聚,“是他……是他。我认出来了。十五年前那个强盗。”

  “焕儿?”慕湮忽然间明白过来弟子说的是什么,脸色更加苍白,“不要动手,我们回去。”

  “……”虽然知道此刻是绝不能动手的,然而看着火光映照下那张粗犷骠悍的脸,记忆最深处的那扇大门轰然打开――扑面而来的,是地窖里弥漫的腐烂的血肉的味道、饥渴、恐惧以及崩溃般的绝望。而地窖头顶上那些暴民在大笑着喝酒……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十五年来从来不曾片刻忘记!

  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彻底让那些声音从这个世上消失了,现在发现原来还没有。

  那个蛮族的头目在对女儿和民众大声咆哮着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满耳只是回响着的“冰夷”两个字。只觉得无法移开脚步,云焕冷冷盯着那张脸,眼睛不知不觉泛起军刀才有的铁灰色。

  “焕儿,焕儿……我们先回去。”慕湮紧紧拉住他的手臂,生怕一放开、光剑便会斩入牧民人群中。然而这样说着,她感觉胸口的不适在慢慢加强,仿佛有什么在侵蚀着,让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啪。”在云焕的手不由自主地按上光剑的瞬间,那只一直拉着他的手松开了。

  “师傅?!”霍然转身,帝国少将脱口惊呼,然而在看到轮椅上再度失去知觉的人时,眼光迅速改变了――仿佛有一把无形的鞘瞬间封住了原本已经炽热的刀。

  被父亲那样的盛怒吓住,央桑一时间居然忘了自己云锦被撕掉,讷讷看着父亲,半晌才回答了一句:“可是……可是,女仙说他是好人啊……女仙说的!”

  那样一句话让罗诺族长愣了一下,所有牧民这才回过神来,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火堆的另一边。然而那儿已经空空荡荡了。

  所有人低呼了一声,再度转头看去――火光下石墓的门正轰然落了下来。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奕君)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镜·破军》
相关新闻: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2) 2005-11-04 17:54:21.577581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4) 2005-11-08 11:18:10.219264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3) 2005-11-07 15:40:24.767429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