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4)
沧月
  2005年11月08日11:1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焕儿,你看,多么漂亮,”石门一开,映入眼帘的便是丛丛的篝火,以及火中旋舞的红衣少女,慕湮微笑着赞叹,“这是曼尔哥部落里最漂亮的姊妹花。”

  满地的人都匍匐着,只有红衣舞者在火光中宛如一朵红棘花开放,群裾下的双脚敲击出动人的节奏。扬眉回顾时,决然瞬忽,宛如惊鸿一瞥;低眉提手时,舒缓悠长,宛如弦上低吟――而动静不止的举手抬足之间,看的人陡然便有一种恍惚:仿佛时间随着舞者的动作,在加速或者凝聚。

  然而云焕只是看了一眼,便弯下腰来轻声:“要出去么?师傅?”

  慕湮微微点头,站在她身后的年轻军人走到她身边,俯身只是稍微用力,便将女子连着轮椅一起从古墓的石阶上抱了下来。

  “女仙!女仙!”第一次看到女仙从走下来和他们一起欢聚,所有牧民欢呼起来,声音惊天动地。跪得近的牧民便纷纷围了上来,俯身亲吻她的衣角,表达多年来受到庇护的感激之情,人越围越多,最后居然寸步难行。

  “我不是什么女仙……不是什么女仙,”对于那样热烈的回应,慕湮一时间居然有无措的表情,把衣角紧紧攥在手里,忙不迭的解释,“我早说过我不是什么女仙!不要这样!”

  然而这样的话完全不被接受,那些牧民哪里听女子的分辩、依旧疯狂地涌上来,试图触碰她的衣服和脚,轮椅被不停地推来推去,根本不受她控制。

  “焕儿,焕儿。”实在没有办法招架,慕湮苦笑着,下意识地回头寻找弟子的身影。

  “师傅,”一直寸步不离站在师傅身后的云焕立刻俯身过来,伸臂挡住了那些狂热的牧民,将她护在一边,抬臂握住了光剑,低声,“要弟子为你赶开这些人么?”

  “不用,”慕湮苦笑摇头,发现和这些人讲清楚需要费多么大的力气,“带我去见罗诺头人吧……如意珠的事直接跟他说会好一些。”

  “好的。”云焕微微弯腰,再度将师傅连着轮椅轻轻抱起,也不见他发力,只是一点足便掠过丛丛篝火,落到了罗诺头人所在的火塘边。那样的距离足足有五丈、便是大漠上最骁勇的年轻勇士也不能一跃而过,而这个白袍青年抱着一个人、居然轻松落下。

  那样矫捷如鹰的动作让在场所有牧民一时间目瞪口呆。

  “罗诺头人。”在轮椅轻轻落到地上时,慕湮微笑着开口,对那位同样诧异的族长点头,“又见到您了――这一年来年成可好?子民可好?身体可好?”

  “啊,好,好……”罗诺头人一时间倒不是被云焕的身手惊住:年年率领牧民来这里,但还是首次看到古墓里还有第二人出现。他讷讷点头,不停地打量着站在女仙身边的这个高大年轻人,满肚子的疑问,却不敢贸然诘问女仙什么。

  “这位是……”慕湮顺着族长的眼光看去,想要介绍,忽然觉得云焕的手轻轻触了她后背一下,她只是微笑着接下去,“是一个路过的好人,帮我打开了石门出来见你们。”

  “哦。”认出了来人有着冰族的外貌,罗诺头人诚惶诚恐地应了一声,再看了云焕一眼,心里对冰族中居然还有“好人”大感惊讶,却不敢反驳女仙的任何话。立刻对着族人一声招呼,示意大家不可冷落这位贵客。

  虽然是冰族来客,然而女仙的旨意和族长的命令是高于一切的――立刻有无数酒碗举了过来,大漠上的牧民们永远用最简单的方式表达着对来客的欢迎。在大家围上去之前,央桑推开所有族人,端着酒碗走在最前面,还没有走到、已经开始唱起了祝酒歌――那个瞬间、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变成姐姐,可以拥有最动听的歌喉去对这个年轻来客歌唱,引起他的青睐。

  看到公主居然亲自上前敬酒,牧民们自觉的退后了,然而云焕看了一眼端着酒前来的红衣少女,听着听不懂然而宛转的曲调,却有些为难的停住了手――要如何对人说,自己向来是滴酒不沾的?可微微一迟疑之间,央桑的歌声却越发急切了,牧民们四起发出了的应合。

  “怎么?”慕湮本待和罗诺头人缓缓吐露寻找如意珠之事,此刻听得周围牧人起哄,诧然抬首。

  “没什么。”云焕看到师傅的目光,忽然间就把心一横,接过酒碗一口喝了底朝天。

  “好!”在他倒转手腕,将空碗展示给牧人看时,周围爆发出了一阵叫好。云焕只觉胸腔中有烈火直燃烧上来,他勉强运气、压住胸臆中的不适。然而转眼看到央桑嘴角浮出满意的笑,从旁边女奴珠珠手里接过了满满一大碗酒,又开始曼声歌唱。

  无论如何先要顺着这群牧民。虽然胸口烦闷,云焕却是一直清楚的,蹙眉抬手。

  “好了,你们不要再灌他喝酒了。”然而他的表情逃不过慕湮的眼睛,恍然明白这个高大的弟子是不能喝酒的,空桑女剑圣微笑起来,欠身探手从弟子手中拿过了酒碗,放在唇边轻轻啜了一口,算是礼节,对罗诺头人开口,“他要喝醉的。我替他喝了。”

  罗诺头人看到小女儿端着酒碗唱歌的情态、便知道向来高傲的央桑动了心,正在头痛如何把这个胡闹的女儿拉开教训一顿,听到女仙如此吩咐,正好发作起来,叱喝:“央桑!快别在这里凑热闹了,还不给女仙献舞?”

  “跳舞!跳舞!跳舞!”周围的牧人一起鼓掌,大声有节奏地喝采起来。

  央桑虽然受了父亲训斥,然而听到要她表演舞蹈、却也正中下怀――虽然唱歌不行,可跳起舞来、这个大漠还没有超过她的!

  “你会不会跳舞?”放下酒碗,红衣的小公主对着云焕嫣然一笑,落落大方地伸手邀请面前这个高大英武的青年人――这才是天神赐给她的人呢!鹰一样矫健、豹一样轻捷,却有着英朗的五官和冷亮的眼睛……比其姐姐的那个琴师、草原上那些牧民,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大漠女儿向来洒脱磊落,从来不懂掩饰,伸手邀请:“来跳舞吧!”

  “跳舞!跳舞!跳舞!”周围的牧民听到这个邀请,更加高兴,用热烈的欢呼和有节奏的鼓掌来表示着对这位贵客的欢迎,声浪一波波涌来,不容抗拒,“火!火!火!”

  “罗诺头人,别为难他,”虽然只是稍微啜了一口,然而牧民酿的烈酒让慕湮苍白的脸烧出了红晕,她笑着为弟子解围,“他不会……”

  “我会。”眼看师傅已经是第二次为自己对别人请求,也许是那一碗烈酒的效力,云焕脱口便是答应了两个字,将手中空碗一摔、大踏步走入了人群。

  慕湮也一时愕然,忽然忍不住地笑出声来。

  ――焕儿会跳舞?在军中,难道除了步战、马战、水战之外,他还学过跳舞?

  然而空桑女剑圣不曾知道,在帝都那高高的城墙下,浮华却严苛的阶层有着他们自己的交游方式。贵族中无论男子还是女子,对于舞蹈或者辞赋或者乐器,自小都受到严格的教导,少年时起便要随着父母出席各种盛宴,每每在酒酣耳热之余需要起来助兴,崭露头角为家族争得声誉――十巫中最年轻的巫谢,自小便精通诸般技艺,有天才之称。

  云家虽然出身寒微,十年前才得势挤入皇城的贵族阶层,然而为了打破和其他门阀贵族之间的隔阂,还是下了很多功夫在各方面努力弥补鸿沟,以求融入那个圈子。在镇守帝都的时间里,除了日常操演,少将同样将很多时间用在觥筹斡旋之间。

  远远的火堆旁,摩珂躲在人群后,看着一向骄傲的妹妹一反常态、端着酒碗上去向这个陌生的来客唱歌,又拉着他跳舞,不由诧异的“啊”了一声,然后笑了起来:“央桑那小妮子,就这样忽然动了心吗?”

  然而在看到来人的那一刻,她没有注意到身边冰河的手忽然在弦上剧烈震了一下,长发下,清秀苍白的脸上忽然掠过一丝震惊和凝重。

  “琴师!琴师!”在白袍贵客走到场地中间开始舞蹈前,所有人齐声大喊,呼唤乐曲的配合。然而摩珂回首之间,才发觉身边的人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霍然凭空消失了。

  “冰河?冰河?”她茫然回顾,四处寻找那个无声无息离开的琴师,却惊讶地发现在熙熙攘攘的人堆中再也找不到那个盲人琴师。

  即使没有乐曲,那边的舞却已经开始。

  四围跳跃的火光里,借着酒兴,云焕没有等曲声开始,忽然间就是侧身抬手、双手交击,发出了一声断喝。然后蓦然转身,抽出了光剑,挽出一道流光。跺脚和低喝,伴随着简洁有力的动作转瞬间,气势逼人而来。

  不同于方才央桑的火之舞那般华丽柔艳,这一舞却是洗练硬朗的。

  没有多余的举止,没有伴奏的旋律,只是最简单而有力的动作。英姿风发,干脆果断,乍看之下宛如军人阅兵――那便是流传于帝都的舞蹈:《破军》,每次宴会后、在征天军团内的青年贵族战士便会借兴起舞,联剑踏歌、耸动一座。那样的接近于“武”的舞,除了帝都豪门中奢靡浮华的贵气之外、更带了军中的英气。大漠上的牧民们从未看过这样的舞蹈,个个都停止了喝酒喧嚣,看着暗夜火旁抽剑起舞的年轻人,那样雄鹰般的风姿和气度、让马背上的民族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

  只是一个人的舞。然而渐渐地,黑暗里仿佛有了马踏清秋的劲朗和飒爽,白袍舞者举手抬足之间英气勃发,顾盼如同惊电般交错,烈烈令人不敢逼视。融合了九问的姿式,云焕只觉那一碗烈酒在胸中燃起,将长久的隐忍克制燃尽。手掌的交击、脚步的踩踏、低沉的应喝,一切在以砂风狂舞的旷野里进行,宛如雷电交加的雨夜、有一支铁骑驰骋于原野。

  “好!”“好啊!”轰然的叫好此起彼伏,豪迈热情的牧民再度沸腾了起来,个个扔了酒碗,站了起来,跟随着云焕击掌的节奏,开始歌唱。

  那边慕湮刚将如意珠的事情起了个头、正准备和罗诺头人细说,听得那样的喝采声转过头去,不知不觉也看得呆住。长时间地侧头凝望着暗夜火边起舞的弟子,忽然间也有些目眩神迷的感觉――真是变了……这次回来的焕儿,身上有着如此深远而明显的变化,再也不同于昔年那个大漠上的冰族少年了。

  “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年轻人呀……”曼尔哥族长也看得出神,喃喃。

  “当然。”白衣女子唇角露出一丝笑,骄傲地扬起头,“我的焕儿。”

  罗诺头人眼睛定了一下,摇摇头,遗憾地脱口:“可惜是个冰夷。”

  话方出口,忽然想起这个人是女仙带来的贵客,罗诺头人连忙住了口。然而慕湮显然是听见了,虽然没有说什么,明澈的眸子里也闪过一丝黯然――即使在这样万众欢腾的盛宴上,那样的阴影始终还是存在的,恍如一只利爪高悬在各个民族的头顶。

  “女仙,您说您需要的那颗珠子是纯青色的?大约一寸大?会发光么?”再也不敢乱说什么,罗诺头人恭恭敬敬地鞠躬,再度验证,“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样的珠子散落在大漠上,要找也有很多啊――就像凝碧珠,也是差不多模样的啊。”

  “凝碧珠……”慕湮脱口喃喃,心中忽然一阵恶寒――她知道凝碧珠是什么东西,“不是凝碧珠。那颗珠子不是鲛人的眼睛。”

  “那是――?”罗诺头人不得要领,搓着手讷讷。

  慕湮想了一下,也不能直说那是龙神的如意珠,只是道:“那青色的珠子上面,迎光看去有五彩琉璃的光泽……还有,如果埋在地里,便会有甘泉涌出。”

  “有甘泉涌出?”罗诺头人这下精神一震,朗笑站起,“那好办,那好办!大漠里头、除了赤水,能冒出泉水的地方可不多!――我传令族里所有人去找泉水,掘地三尺便是了。”

  “真是麻烦头人了……”慕湮微笑着在轮椅上欠身,还是第一次带给人麻烦,她心中略微有些不安,却依然不得不硬着头皮问下去,“能否在一个月内给回信呢?”

  “一个月……好。”曼尔哥族长搓着手,咬了咬牙答应下来,“女仙但凡有所吩咐,这片大漠上哪个人敢不尽力?大家拼了命出来、也会去找到那颗珠子。”

  “如此,多谢族长了。”女剑圣吐了口气,微微颔首,转头去寻找弟子的踪迹。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奕君)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镜·破军》
相关新闻: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3) 2005-11-07 15:40:24.767429
· 《镜·破军》第四章 踏歌(2) 2005-11-04 17:54:21.577581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