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樱桃》第一章 难(2)
王小天
  2005年11月01日09:2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那时候,我爹只有一个老婆,这和其他长官不同,我爹从来都只有一个老婆,他的第一个老婆就是我娘,我娘死了,他的老婆就成了珍太太。珍太太喜欢躲在自己的屋子里抽水烟,把整个大院都弄得沉浸在咕噜噜的泡泡声中,不过我们——我和我的哥哥,还有许多丫鬟和下人,都喜欢那种冒泡泡的声音,我爹也喜欢。我爹把椭圆礼帽递到下人手里,扬起眉毛说,珍太太就是美人鱼呀,只有美人鱼才能弄出这么好听的声音。他抖着胸膛把珍太太抱了起来,不一会儿他们就在屋子里大喊大叫起来。

  我站在院子里,很小很小的身子,看着哥哥跪在台阶下面削一块木头。哥哥说,他要削一把枪出来,削得比爹的枪更漂亮。

  你要枪干什么?

  房子投下阴影,打在哥哥的身上,而我恰好站在阳光灿烂的地方,那时候我一点也不显高,身子单薄极了,风一吹我就觉得冷,我总是把衣袖拉得长长的,遮住自己的手背。我听见哥哥说,他要跟着爹去打仗,不打仗怎么做男人。哥哥用削了一半的木头指着我的裤裆,他说,脱了裤子看看,你是个男人。我不会当着哥哥的面脱掉裤子的,虽然哥哥经常会当着我的面把他的家伙掏出来,他撒尿的时候喜欢往很高的地方尿,他那里除了龟头是红的,其他地方都是黑的。有时候,哥哥能站在我前面把尿从我头顶射到我后面,哥哥让我也试试,我不行,我尿尿的时候总会把自己的鞋子浇湿。

  后来,哥哥的枪削好了,哥哥见着人就会用枪指着他,然后让人举起双手。大院里没有人敢不听哥哥的话的,他们都知道哥哥那把枪是假的,可是他们还是会乖乖地举起手,手指向天伸开,一幅恐惧得颤抖的样子。哥哥也用枪指你母亲和你,你母亲傻傻地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你却很利索地转过身,背对着哥哥把手举到头顶。哥哥用枪捅你的后背,他让你转过身来,院子里很多人在桐树后面看着你,你只好转过来,我和哥哥趾高气扬的站在你面前,就像两只好斗的雄鸡仔一样。你看看母亲,母亲不敢说话,人们都在远远的往这边望。所幸的是哥哥很快就觉得这个游戏没有什么意思了,他收好他的木头枪跑了,我看看你,你还在惊吓中发呆,我也跑了。

  那时候我长得一点都不好看,像刚刚发芽的种子,浑身到处是生长不良的自然痕迹,头发稀疏而毛糙,头也小小的,胳膊却很长,垂下来几乎能到自己膝盖的地方,而且嘴很大。下人们最为骄傲的就是说,他又看见二少爷把拳头塞进嘴里面去了。不过倒是没人因此说过我拳头小。而我的哥哥却长得一表人才,像舞台上的演员一样俊秀,头发乌黑而茂盛,脸蛋和额头都方方正正的,肚子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排列着。也许正因为长得好看,哥哥从小就喜欢在人前活蹦乱跳。人们说,看看吧,大少爷真是漂亮,将来说不定要迷倒多少姑娘。他们看到我不这样说,他们会说,二少爷文静礼貌,就像个读书人。哥哥擦着额头上的汗问我,你愿意当读书人吗?读书人就要天天穿着长长的衣服,走路要像牛吃草一样慢,而且逢人都要作揖。

  村子有个教堂,白色的尖尖的屋顶,随时都会有许多鸽子聚集在那里,咕咕地唱歌,一不小心房顶上的钟响了,鸽子被吓得四散飞开,向着遥远的天空飞去。那时候天是那么的蓝,一点杂质都没有。你母亲不让你去教堂,其实你连我们家的院子也出不了,我们家的院子太大了,有很多人在进进出出,可是你不能出去,你是新来的奴仆,专门负责在后院拔草,夏天,后院的杂草疯长着,快要把花儿淹没了,你每天都能拔几大筐。你们把盛满青草的竹筐抬到马棚里去。

  路过马棚的时候,你看到了身着盛装的珍太太,她在丫鬟的搀扶下上了轿子,一只秀美的脚一缩,有人做了个手势,轿子就启动了。珍太太要去教堂接受弥撒了。

  珍太太到教堂的时候,有人已经专门给她准备了一个宽松的位置,人们都离那个位置远远的。我爹的卫兵成群地守在教堂外面,枪杆闪着黑色的光。不过我爹是从来都不去教堂的,我爹只信自己。我爹说,他随时能叫人把教堂给烧了,他还可以叫那些留着大胡子的牧师给他点烟呢,如果他愿意,他甚至还可以让那些牧师在他们的信徒中为他选一个女人。不过我爹似乎对别的女人并不感兴趣,我娘死后我爹就只和珍太太在一起。那个时候能够只和一个女人睡觉的男人很少,所以等后来人们建立了教堂之后,总会有很多男人偷偷地去和牧师忏悔自己的风流故事,而牧师最后会把所有故事一字不拉地说给我爹。牧师说完故事,还等着我爹给他分发粮食和做饭的柴禾呢。牧师领了东西后,坚持要给我爹念上一段祈祷的咒语才肯走。

  对教堂来说,珍太太是那里最尊贵的信徒,她的身上还带着长官府的花香,光影映在脖颈上,精神矍铄地站在众人前面,双手合在胸前。安静的时刻到来了,这个时候没有人敢喧哗,连教堂外面都没人敢说话,人们都知道珍太太在领着信徒在做弥撒呢。最后,教堂顶部的钟声再度响起,人们才敢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街上才重新会有毛色差劲的流浪狗出没。

  梧桐树正在开花,粉白的。你趁母亲忙着的时间溜到前院来了,弯着身子捡那些落地的花,梧桐花儿没有香味,只有颜色,你喜欢没味的花。这时候你又看见了珍太太,她从轿子上伸出一只娇小的脚,踩在满地的落花上,有人扶住她,你看见了她白嫩细长的手指,它们在春天也在盛开,比后院的花朵更艳丽。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一月)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樱桃》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