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镜·破军》第三章 师徒(2)
沧月
  2005年10月31日10:0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师傅……”这句话让沧流帝国少将震惊地坐了起来,注视着师傅。

  原来是师傅?是师傅?

  加入军团后,多少次听巫彭大人说起过昔年废掉他左手的那个神秘女子。如此的盛赞和推许,出自从来吝于称赞属下军人的帝国元帅之口,曾让身为少将的他猜想:当年一剑击败帝国军神的该是怎样的女子?――想不到,原来便是他自幼熟悉的人。

  他的师傅。空桑的女剑圣·慕湮。

  “巫彭,嗯,巫彭……原来是沧流帝国的元帅。难怪。”慕湮却是仿佛回想多年前荒漠里舍生忘死的那一场拼杀,微微点头,眉头忽然一扬,看着弟子,傲然,“就算他是什么帝国元帅,什么十巫――哼,这一辈子、他也别想忘了我那一剑!”

  他还是第一次以军人的眼光评估面前这个脸色苍白的美丽女子。从少年时开始,他就默默注视着师傅,多年的潜心观察,曾以为自己已经完全了解和掌握了师傅的性格和心思――却不曾料到、那样看似优柔软弱、近乎无原则的善良背后,竟还曾埋藏过如此烈烈如火的真性情。

  “是的。”不由自主,他声音再度恭谨地低了下去,然而眼神微微变了一下,轻声,“五十年来,元帅都没有忘了您。”

  慕湮粲然一笑,清丽的眉间闪过剑客才有的傲然杀气:“我不管什么征天军团,什么帝国元帅,也不管什么霍图部,什么反叛――这般上天入地的追杀一群手无寸铁的妇孺,被我看见了,我……”

  声音是忽然中止的,血潮从颊边唰的退去,空桑女剑圣悄无声息地跌落地面。

  “师傅!师傅?”云焕眼睁睁地看着慕湮毫无预见地忽然委顿,那一惊非同小可,他再也不管自己身上的伤,右手一按石床挺身跃起,闪电般抢身过去将跌落的人抱起。

  然而,只不过一个瞬间,却居然已没有了呼吸。

  “师傅?”那个瞬间,他只觉再也没有站立的力量,重重跪倒在地,头脑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师傅死了?怎么可能?

  他曾受过各种各样的训练和教导,起码知道十一种方法、可以对这种猝死的人进行急救。然而那个刹那,头脑里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他抱着那个瞬间失去生气的躯体,呆若木鸡地跪在原地,感觉眼前一下子全黑了。

  那是他童年留下的、记忆里永远难以抹去的沉闷的黑暗。

  双手双足都仿佛被铁镣铐住,僵硬得无法动弹。说不出的恐惧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将他包围,没有出路。他知道自己终将被所有人遗弃――包括他的族人和敌人。所有人。

  “师傅!师傅!”他脱口大喊。

  没有人回答他。榻上的鲛人傀儡依然昏迷,怀里是失去血色单薄如纸的脸。

  有什么东西蹭到他脸上。然而平日只要有异物近身一丈便能察觉的军人、直到那个奇怪的冰凉的东西接触到肌肤,才有些木然地转过头去――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在肩上看着他,同样黑色的小鼻子凑过来、嗅着他的脸。

  是一只蓝色的狐狸,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软塌塌地爬在他肩上盯着他,蓝色的眼睛里依稀还有困倦的表情,显然是小憩中被他方才的大喊惊醒。

  一轮试探的蜻蜓点水般的嗅,仿佛确认了来人的身份,蓝狐眼里懒洋洋的疲惫一扫而空,忽然兴奋了起来,欢喜的叫了一声,猛地凑了过来。

  “去。”认出了是师傅养的小蓝,云焕依然只是木然挥手、将那只挡住他视线的狐狸从肩头扫了下去。苍白的脸上还带着最后扬眉时的微笑,那是温婉淡然的她一生中难得一见的傲然侠气,宛如脱鞘的利剑――然而瞬间便枯萎了。一切来得那样忽然,就像一场措手不及的袭击、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所有便已经结束。

  “……”他张了张口,可脑子里一片空白,居然失声。

  “呜――”少将那一掌没有控制好力量,蓝狐也没有料到以前的熟人居然出手打它,落地后一连打了几个滚才站起来,发出被惹恼的低叫,龇牙咧嘴地凑上来。然而一翘头、看到那一袭委顿在地的白衣,狐狸耳朵陡然立了起来,眼睛闪出了焦急的光,一下子便窜了上来,居然一口咬住了慕湮的肩头,尖利的牙齿深深没入肩井穴。

  云焕一惊,猛然抬手把这个小东西打落地面。这一次情急出手更重,蓝狐发出了一声惨叫,却不肯走开,只是拼命扯着慕湮垂落地面的衣角,呜呜地叫。

  他只觉脑袋烦躁得快要裂开,莫名其妙地涌现杀意,剑眉一蹙握紧了光剑。

  “你、你想干什么?”在握剑的刹那,一只手抵住了他胸口,微弱的阻止,“不要杀小蓝……”

  云焕带着杀气木然地握剑站起,那句话在片刻后才在他有些迟钝的脑中发生作用。

  刚刚站起的人忽然全身一震,光剑从手中蓦然跌落!

  “师傅?师傅?”不可思议地脱口连声低呼,他这才发现方才死去般的慕湮已经睁开了眼睛,诧异的看着面带杀气拔剑而起的弟子,费力地抬手阻止他反常的举动。然而手依然无力,推着他的胸口、居然没有一点力量。

  “师傅!”那样轻微的动作、却仿佛让帝国少将再度失去了力气,云焕失惊松开了光剑,震惊和狂喜从眼角眉梢掠过。他几乎不敢相信这片刻间的变化,直到他手指触摸到白衣下跳动的脉搏,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怎么……怎么了?”然而慕湮显然不知道方才刹那的事情,有些茫然地看着弟子脸上神色剧烈的变化,只觉得神智清醒却全身无力,转头之间看到蓝狐和自己肩上的咬伤、忽然明白过来,“我……我刚才…又昏过去了?”

  “不是、不是昏迷。”云焕手指扣着师傅的腕脉,仿佛生怕一松开那微弱的搏动就会猝然停止,声音里还留着方才突发的恐惧,紧张得断断续续,“是……是死了!心跳和呼吸……忽然中止。我以为师傅是――”

  “啊,吓着你了。”空桑女剑圣微微笑了起来,神色却是轻松的,声音也慢慢连续起来,“我…本来是想和你先说:如果看到我忽然之间死过去、可不要紧张,小蓝会照看我,一会儿就会好的……但忙着说这说那,居然忘了。”

  “下次你不要担心了,很快我自己会醒过来。”她调着呼吸,感觉猝然中止的血脉慢慢开始再度流动,淡淡笑着对云焕道,“你看,你们元帅果然是厉害的――那一击震断我全身血脉,虽然这些年在沉睡养气,依然慢慢觉得血气越来越枯竭了。以前我还能知道什么时候身体不对,预先躺下休息。这几年是不行了,居然随时随地都会忽然死过去――以前古墓里也没人,小蓝看到了就会过来咬醒我。没想到你这次回来,可被结结实实的吓到了。”

  半晌没有听到回答,只是感觉托着自己的手在不停颤抖。抬头看去,近在咫尺的年轻弟子眼睛里、那猝然爆发出的恐惧和惊慌尚未褪尽,全身都控制不住地发抖。

  “吓着你了,焕儿。”从未看过那样的表情出现在这个孩子脸上,慕湮由衷地叹了口气,歉意地笑,勉力抬起手拍了拍弟子苍白的脸,安慰,“师傅没那么容易死,一定比那个巫彭活的还长,别担心。”

  蓝狐看到主人可以动了,立刻蹭了上来,却警惕地盯了一边的云焕一眼,大有敌意。

  “感觉好一些了……扶我回内室休息吧。”调息片刻,慕湮说话声音也中气足了一些,勉力抓着云焕的手想站起来,然而身上血脉依旧凝滞未去,脚下无力,便是一个踉跄。幸亏云焕一直全神贯注,立刻扶住了慕湮。

  “别动。”云焕想也不想,俯身揽起裙裾、将她横抱起来,“我送您去。”

  “真是没用的师傅呀。老了。”慕湮有些自嘲地微微笑,摇头,感觉自己在年轻的肩臂中轻如枯叶,指给弟子方向,“焕儿,左边第二个门。”

  “嗯。”云焕似乎不想说话,只点点头,大步向前急急走去。

  “小心!低头!”在穿过石拱门的刹那,慕湮脱口惊呼,然而云焕低头走得正急、居然反应不过来,一步跨了过去,一头撞上石拱券。

  然而竟然没有磕碰的痛感。云焕退了一步,诧异地看着额头上那只手。

  “怎么反应那么迟钝?一身技艺没丢下吧?”还来得及抬手在他额头上方护住,慕湮揉着撞痛的手掌,诧异地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忽然笑了起来,“咦,焕儿你居然长这么高了?怎么可以长那么高……在这个石墓里,你可要小心碰头呀。”

  “是。”云焕垂下眼睛回答,声音和身子却都是僵硬的。

  “怎么?”空桑女剑圣怔了一下,惊疑地抓住了弟子的肩,“怎么在发抖?难道那些魔物的毒还没除尽?快别使力了,放我下地让我看看。”

  “没事。”云焕回答着,一弯腰便穿过了那道拱门。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一月)
相关专题
· 好书连载:《镜·破军》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