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早恋》(17.1)
第十七章
肖复兴
  2005年04月14日09:4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章薇病了。

  钟林很内疚。从班长、叶秋月几名同学那里,他知道章薇  刚刚和张力吹掉的事情。他忽然想起前两天从新侨饭店回家。  路过电影院,见到章薇的情景。她是有一肚子心事,才邀请我  到她家去。那是对我的信任,想对我谈谈呀。我却根本没有注  意到她这感情的波动。我陷入自己的感情旋涡中了。

  钟林真后悔。当好一个老师,不允许自己有自私的表现。  他应该象一块海绵,时刻吸收学生的一丝一毫感情的波纹。如  果,那一天,我去了她家,听了她的倾吐,然后再开导开导  她,她也许就不会这样突然病倒了。

  钟林决定下午放学以后,去章薇家看望一下章薇。他想  让班长陪他一起去,班长现出为难的神色:“我……有点  事……”

  钟林没再问什么事。覃峻也没有说。范爱君的爸爸要和那  个白阿姨结婚,发愁没有房子,只好在她爸爸那间画布占了一半的狭小单身宿舍里结婚了。他和范爱君约好,下午放学以后帮助收拾收拾。别看屋不大,收拾起来,蛮费事的。只好蚂蚁啃骨头,一天干一点。这事不能让范爱君的妈妈知道。

  “那你忙去吧!”

  覃峻走了,正巧,叶秋月走了过来。叶秋月愿意带钟林去章薇家。

  叶秋月在章薇的座位后面,对她的情况多少有些了解。这几天,她们更是同病相怜,无形之中,使两人亲近了许多。彼此把各自的心曲都有所流露。嘴里虽然不骂张力和李江流,但各自的心里都明镜般清楚。叶秋月觉得章薇比自己更注重感情,也更脆弱。她承受不了这一次打击,病倒了。对比章薇,叶秋月多少有些自慰。

  一路走着,钟老师对叶秋月感慨着:“你们呀,真是太年轻!我真羡慕你们。我要象你们这么大年龄,我决不会象你们这样过!”

  “那您打算怎么过?”叶秋月好奇地问。

  “我?我得好好读点儿书,如果我能考取大学,一定全力去争取。我们国家,我们民族的文化水准太落后了。爱情,虽然很美好,也很诱人,但我要努力控制它,首先不会那么早就想着只有它。其次,如果爱情真地降临了,也决不能让它左右我,更不能象章薇一样,被它击倒!”

  叶秋月心里“格登”一下。这不是也在说我吗?我和章薇也差不多。虽然没有被击倒,却被左右了呀。

  “当然,这是我的想法。因为我是从你们的年龄走过来的。你们不会同意,不会理解我这观点的。即使错,你们也非得自己尝尝错的滋味儿。正象俗话讲的,就是迷魂汤,你们也要往下喝。等醒过之后,才会清楚。哦,这是迷魂汤,不能喝!这就是你们年轻人!”

  钟林说完,微微笑起来。叶秋月听着,一时还辨不出滋味来。但是,她听着入耳。她很希望有个大人能这样既严肃,又推心置腹地对她讲讲。

  到了章薇的家。“姥姥,我们钟老师看章薇来了!”一进院,叶秋月就叫道。

  “哎呀!快屋里请坐!”姥姥慌忙推门迎了出来。

  章薇躺在屋里的床上,迷迷糊糊正睡,听见外面的话音,醒了过来,一听是钟老师来了,忙支撑着身子,要坐起来。

  钟林已经走进里屋,忙对她说:“你快躺好,躺好!”

  “唉!”姥姥叹了一口气,扶着章薇躺好。“这孩子,从来不得病!这一病就不轻!”

  章薇是昨天病倒的,晕过去了,人事不省。这一下,可急坏了姥姥。她一个人也弄不动章薇,幸亏游晓辉住这儿不远,身大力不亏,帮助姥姥借了一辆平板三轮车,骑上送到了医院。医院里许多大夫都是老熟人,也都认识章薇,忙抢救,输液、点滴。没什么大问题。大夫说是贫血造成的休克。回家好好养养就是了。姥姥也多少放心了。游晓辉又骑着平板车,把章薇拉回了家。这一次,吕咏梅也来了,忙里忙外,搭把手。姥姥不住地感谢着。

  “谢什么呀!街里街坊住着!”吕咏梅知道病的痛苦。尤其是知道了章薇的病因,更是格外同情章薇。

  姥姥一直蒙在鼓里。章薇这一病,多少知道了一些真情。她长叹一声:“现在这孩子呀,可真是了不得!不让她搞对象,她以为是害了她,偷偷摸摸非要搞。搞吧,又搞成这个模样!”

  钟林安慰着姥姥:“姥姥,您也别着急。章薇的病没什么大问题,您老就放心吧。”

  “是呵!是呵!章薇这孩子,您当老师的,狠点儿管。她听老师的,根本不听家里的。”

  “姥姥!”章薇不高兴地叫了一声。

  “她还年轻嘛!……”钟林笑着说。

  “可不是年龄小……她爸爸妈妈又都在青海,家里只有我,真是管不了呀!”

  “哎呀!你父母都在青海?我一直不知道。你看我这个班主任当的!”

  其实,章薇的父母在青海,他早就听说过。一年前,梁燕燕到医院打胎,大夫一个电话把他叫了去,就对他讲过。只不过,他早忘记了。此刻,钟林再一次自责了。难怪章薇病倒了,难怪她这样心重,难怪那天她希望我到她家来!她太孤独了,太需要有人关心她了。她就象一只奔跑得过度疲劳的小梅花鹿,太需要找一汪清泉饮一饮干渴的喉咙了!不了解学生,就很难教好学生。钟林希望今天能够弥补一下过去的闪失。他望望这个变得象个病西施的章薇,心想:她应该坚强起来,她应该得到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她应该比自己学习、生活、工作得更好。

  “姥姥!您快忙您的去吧!”

  “好!好!她最不愿意我在这啰嗦!我走!钟老师,您好好开导开导她呵!”姥姥走出去,到厨房去忙乎晚饭,她希望能留下这个薇薇一直很崇拜的老师。她不止一次从薇薇嘴里听说过“钟老师”这个人。

  叶秋月坐了过去,搂住章薇的肩头。她们的目光告诉钟林,她们对他上信赖的。

  我能告诉你们什么呢?同你们一样,我也经历过失恋的痛苦。与你们不同的是,我没有被击倒,而是走过来了,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这些不难做到的。因为我毕竟比你们大,而且是个男子汉。

  “你们知道,我讲过的,我也被人无情地抛弃过。要说痛苦,比你们谁都严重。因为我们毕竟相识了近十年。”叶秋月和章薇静静地听着。

  “所以,我理解,完全理解你们。我觉得对不住的是,那天章薇要我到她家里来,我没有来。你一定是想和我谈谈,谈谈心中的这一切……”章薇点点头。她的眼睛湿润了。

  “我也很想把我心中的一切都和你们谈谈。刚才在路上,我对叶秋月讲了,我真羡慕你们!我要是还能象你们这么大,我一定要重新安排我的生活。我会避免许多盲目,许多愚蠢,许多荒唐可笑……我一定不会让爱情左右我的一切!我要利用这段最宝贵的年华,拼命地多读点书!”

  钟林说到这儿,停住了,象是自嘲道:“我是不是说得太绝对了?你们不爱听吧?”章薇和叶秋月都摇摇头。

  “那就好,我们是两代年轻人,我的话,不见得你们都爱听。我也不能要求你们接受我所有的观点。”忽然,钟林把话题一转,问道:“你们看过歌德写的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吗?”章薇摇摇头。叶秋月点点头。她从姐姐秋明那里看到的。

  “这是一部著名的爱情小说,有着歌德自己生活的影子。写这本书前,歌德爱上了一位法官的女儿,就是小说中所写的女主人公,名叫夏绿蒂。可是,夏绿蒂没有接受歌德的爱情,因为她在爱另外一个人。当歌德知道了她爱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这别人又恰恰是自己一位好朋友的时候,歌德很痛苦。但是,歌德也很坚强,他给夏绿蒂写了一封很长的告别信就离开了她,全身心投入他新的学习和写作,终于写下了《少年维特之烦恼》这部不朽的著作……”

  两位姑娘都沉浸在各自的心绪之中。她们都明白钟老师为什么要讲这个德国人的故事。虽然,钟老师只知道章薇,并不知道叶秋月也有着类似的波折,但叶秋月觉得钟老师是知道的,也是理解的。为此,她感谢钟老师讲了这个故事。

  “一个人,被爱情的箭刺伤,要敢于拔出箭来,自己去治好自己的伤。我希望我们都能坚强起来!”

  钟林站起身准备告辞了。姥姥赶忙从厨房里出来:“钟老师,留下吃顿便饭吧!我们薇薇一直信服您!”

  “谢谢了!姥姥,我回家还有别的事。”

  章薇很想也说几句话,留住钟老师。可是,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姥姥见实在留不住,只好对钟林说:“好!好!您走!我今儿也不留您!您看,饭都做好了!可下个月十五号,您可得一定来!一定来呀!”

  “为什么下个月十五号,我要一定来?”钟林挺奇怪地问。

  “钟老师,那是我的生日。十八岁的生日。”

  “这孩子,父母又不在,每年都是我给她过生日,也怪孤单的。您可一定来,叶秋月你也要来,多招呼几个同学一起来,热闹热闹!”

  “钟老师,您来吧!”章薇近乎在央求。

  “好!我来!”

  钟林痛快地答道。他知道,这样的邀请,如果拒绝了,会伤害老少两代人的心的。

  待钟老师走后,章薇钻进被子,捂着眼睛哭了。哭完以后,觉得心里好痛快,象是雨后爽朗的天空。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张婷)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