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早恋》(16.2)
肖复兴
  2005年04月14日09:2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苑静的姐姐苑莹从香港回来探亲。她带回来一个刚刚半周岁的小宝宝,是个男孩。当听妹妹告诉她,妹妹的新班主任就是钟林,她曾经爱过、依恋过,甚至把自己的青春的爱情奉献给过的情人时,她感到世界真是太小了。

  “他还在班上谈过你呢!”

  “谈我什么?”

  苑莹问完就后悔了。能谈什么呢?一切,都如同缥缈的梦。想想,那么真切,又那么虚无。那么近,又那么远。爱情,人生中难得的爱情,真象是一只蜜蜂,千万得小心谨慎。弄不好,会刺伤自己,也刺伤对方,蜜蜂也就随之一同消亡。

  这一夜,苑莹和妹妹同住一个房间里。她翻来复去,怎么也没有睡着。她实在没有想到,在她回到北京的第一天,就得到了钟林的消息。她以为自己已经忘了他,他也一定忘记了自己。原来,忘记一个人,忘记一件事,有时候,也不那么容易。

  第二天,苑静上学时,苑莹让她给钟林带去一封信。苑静掂掂这封信,笑着搂住姐姐的脖子,亲昵地问道:“姐姐,说心里话,你后悔吗?”

  苑莹没有回答。

  “我真有些害怕 我不知道自己的爱情是什么样子!”苑静忽然老成地叹了一口气。

  “你年轻,漂亮,干吗要这么悲观?”姐姐开始嗔怪她。姐姐心里明白,一个姑娘年轻漂亮,可以成为一种资本,也可以成为一种负担。苑静已经到了渴望爱情的狂热期。只是这种资本使她矜持和慎重。这种负担,又令她常常苦恼。她的箴言没有变:决不在本班上找,也决不在本街上找。那么,找谁呢?

  班里的同学,一个个竟然大部分有了朋友,就连班长也有了呢。她却没有。仿佛她的思想最纯正。一心只读圣贤书。按照容老师的标准,今年底选三好生,非她莫属哩。谁能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呢?她一次次为自己描绘着未来爱情的图画?她一直幻想着有一辆金马车驮着她飞奔而去,迎接她是一片奇妙的世界。不过,后来她自己也发现了,在她描绘的这一幅幅图画中,几乎每一幅都有姐姐的影子。姐姐毕竟过着同她,同爸爸妈妈截然不同的另一种生活。这种生活令人羡慕、向往。正因为如此,在姐姐结婚时,她竭力撺掇姐姐快刀斩乱麻,斩断和钟林的关系……。可如今,姐姐似乎隐藏着另一种苦恼。虽然,姐姐不说。但眼睛是两扇打开的窗户呀。她看得出来。

  爱情,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呢?苑静一次次问着自己。她找不到答案。她对自己说:如果一时找不到答案。我决不交朋友,更不结婚。如果一辈子找不到答案,我就一辈子不交朋友,一辈子不结婚。

  她想得很坚决。她为自己的坚决而自豪。因此,她不同情钟林,更反感他拿姐姐去讨好全班同学。她看不起班上的同学,连班长和范爱君在内。范爱君有什么值得爱的?不就是会画两笔画吗?但是,对班上出的《玫瑰》,她喜欢看。虽然,她觉得那里面谈得未免太抽象,而且没有给她一个明确而扎实的答案。她爱看。她觉得毕竟在和大家交流爱情的种种疑惑和思虑。她曾经想给《玫瑰》写一篇稿子,从钟老师的恋爱经过谈起,看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与八十年代爱情的区别。但她没有写。一是她说不清。二是她犯不着和钟老师运气。

  苑静这一天上学,穿得格外洒脱、洋气。上衣是驼色法兰绒大开领西式外套,下衣是新式带弹力的正宗石墨蓝牛仔裤,脚穿一双浅灰色坡跟船型皮鞋,手腕子上戴着一块这时尚未多见的多功能电子表,衬托着她那亭亭玉立、楚楚动人的身影。走在大街上,“回头率”增高。走进校门,更让那些臭美的姑娘羡慕得嘬牙花子。衣服看来并不太艳,样子却不俗,而且都是香港货,任你花多少钱也不那么好买呀。

  这是姐姐送给苑静的礼物。在穿这一点上,姐姐和苑静的心理一致。姐姐年轻时错过了,她从来没有想穿件漂亮的衣服。妹妹不能再错过这个好时辰了。更何况,她不仅有着让人羡慕的年龄,还有着令人嫉妒的身材和模样呢!用梁燕燕那妒气十足的话讲!叫做:条儿怎么样?盘儿怎么样?

  穿着这样的衣服上学,有着这么多的目光追随着她,苑静觉得是一种享受。她从来不象有些故作娇嗔的姑娘,对于骑着自行车或走路的行人频频口头瞧一眼时,嘟着小嘴甩一句:“讨厌!”即使回头看她是老头,是猪八戒一样的丑八怪,她也不。她一律目不斜视,微眯双眼,微抿嘴唇,收腹,提臀,双脚向前踩在一条直线上,任皮鞋踩出清脆的节奏,风摆柳枝一样袅袅停停往前走。

  她的确是一个漂亮而有风度的女中学生。

  虽然,那次苑静甩门而去,曾引起钟林对她的不满。但是,钟林对她依然怀有好感。这是因为她漂亮?还是因为她是苑莹的妹妹?连钟林自己也说不清。学生总归是学生。他常常这样自己对自己解释。其实,这只是盾牌,骗不了自己的心。

  上午第二节是语文课。下课后,同学们都到操场上做课间操了,唯独苑静坐在教室里没有去.

  “你怎么没去做操?”

  钟老师问。

  “我……这两天不舒服。”

  钟林不再问。他知道,女同学所说的“不舒服”,一般是指来了例假。他便夹着书,走出教室。

  “钟老师!”苑静叫了一声,“有您的一封信。”

  钟林接过苑静手里的信时,苑静转身走了。钟林觉得这个印有香港某某商行的信封上写着他名字的字体,似乎很熟悉。他没有想到会是苑莹给他的信。他有些莫名其妙地拆开了信。信很短——

  钟林:

  你好!我从香港回来探亲,很想找你谈谈。毕竟我们有过美好的回忆。如果你愿意,请于今日下午五点半至六点,到新侨饭店。我在门口等你。希望你不要忌恨我。我依然爱你。余话面谈。等你来.

  匆匆

  苑莹即日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张婷)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