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艺术收藏>>文学>>连载

《早恋》(16.1)
第十六章
肖复兴
  2005年04月14日09:25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李江流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和邱亚男交往一年多,他曾邀请邱亚男到他家去过两次。爸爸妈妈总是在忙他们的事,邱亚男两次去,家里都是空荡荡的,李江流只好招待她吃一顿煮挂面,然后为她轻轻弹起吉它。“唱吧!唱一支歌吧!”几次,他都这样催促着她。她都没有唱,只是把头伏在椅子背上,静静地听着他弹。弹什么都行。她都觉得好听。每一次分手,他们都有些依依不舍,而且,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雾一样浮动在心头。

  就是在这两次分手以后,邱亚男邀请李江流星期天到她家去。

  “我爸爸、妈妈都是老八股。你甭听他们的就行了!他们从来拿我没办法。在家里,我就是地球……他们呀,要听我的。怕什么呀!”

  “我……我们……”

  “我看你是做贼心虚吧?”她呵呵笑起来。“我们就是好朋友,就是告诉家里,我们好了,爱了……你怕了吗?”

  她说得太率直。可是,李江流就爱她这种率直的性格。他们谈开了,原来隐隐约约的关系,就这么简短的一句话,说得再明确没有了。在她和叶秋月之间,李江流不得不承认,他自己偏重的还是她。叶秋月过于内向的性格,他尊重,并不喜欢。

  邱亚男说这句话时是很气壮的。说完之后,她的心也怦怦地跳了。爱,这个词,就象火,吸引人,也烫人呀。人们可以想它,却不能贸然说出口。中国人从来都是这种性格,很难心口合一,心里怎么想的,嘴上就怎么说。不过,很快,她就使自己平静下来。她就是这样一种姑娘,有主见,有毅力,也有魄力。既然想了,就说了。虽然,这一句话,是在她和李江流相识一年多后才说的。但毕竟是她先说出口的。这不能不说明她的勇气和魄力。

  星期天,爸爸妈妈特地带回来几张篮球比赛入场券,准备全家一起看。这在平时,李江流一定很高兴。但这一次,他没有去。他告诉爸爸妈妈:“我找同学有事,约好的。”爸爸妈妈从来都是尊重儿子的。既然儿子和同学约好了,那就一定有比看球更重要的事。他们从不横加干涉。他们的长处在于他们相信自己的儿子,而且认为他已经上了高三,不再是小孩子了。他自己的事,让他自己做主。包括他准备考外地大学的事,妈妈听说了,先是反对,爸爸说妈妈:“让他闯荡去吧!留恋自己房檐的麻雀,没出息!”妈妈也就不再讲话了。

  “挺精彩的一场球,你要错过了。”爸爸只是这样遗憾地说了一句。

  李江流这几天很想和爸爸、妈妈谈谈心里话,把自己和邱亚男的事告诉给他们。他觉得这就象报考大学一样,是件大事,应该告诉他们。可是,他犹豫再三,没有开口。而他们呢,每天回来晚,上班又早,丝毫也没有发现这些日子,尤其是最近几天儿子的心情变化很厉害。这是一对对自己工作极其认真、细致,对儿子却异常粗心的父母。

  公共汽车还没有到站,李江流在车窗口就望见了邱亚男。以前几次送行,李江流就把她送到这里。这里的站牌,也算是老朋友了。这次,邱亚男约好了,就在这里接他。

  “一切都准备好了,欢迎你这位嘉宾到来!”邱亚男永远是那么活泼,说话的声音总象在唱歌。

  “哎哟!让你这么一说,我更紧张了。”

  “我说你是作贼心虚……”

  邱亚男的家离汽车站不算近,要拐几条街才到。但说话之间,路也缩短了。

  当推开门,李江流象被雷电击折的树木,直戳戳地立在那里,竟一动不动了。

  原来,开门的竟是教导处的邱老师。

  邱老师也惊呆了。昨天,女儿就说今天有个同学到家里做客,让家里准备准备,好好招待人家。邱老师在学校很厉害,在学生面前威严得如一尊神像。回到家,他的形象大跌。一怕老婆。这是因为老婆比他漂亮。当年师大的同班同学,他主动追求的人家。自然就显得英雄气短一些。再者,老婆一直在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工作,似乎又比他小小的中学老师高一等。更主要的是老婆因为海外关系,“文化大革命”中倒过霉,他呢,偏偏雪上加霜,曾写过老婆的揭发材料,抄成大字报贴在研究所的墙上。虽然都是小小不言的吃穿之类所谓资产阶级作风问题,但毕竟不那么光彩。老婆虽然脾气不好,却是爱他的,知道那全是他万不得已。因此,虽然骂过他,却从来没提过离婚。邱老师当然要竭尽犬马之劳,加倍侍奉老婆了。

  二是怕女儿。这是因为女儿是独生女,全家的掌上明珠。俗话讲,女儿是娘的贴身小袄,心气跟妈妈是一致的。而且,妈妈的脾气,爸爸的老底,她门儿清。虽然,她反对妈妈的脾气,但对爸爸的软骨头,从心眼里看不起。邱老师在这小小三口之家中,无法象在学校一样伸长了脖子,趾高气扬了。大凡人都有类似这样两重性格。在外面横的,回家就软。在外面软的,回家就“窝里横”。

  邱老师以为是女儿的女同学。女儿没少请女同学来家又吃又玩又闹的。他根本没有想到,今天请的竟是自己学校的高三学生李江流。

  李江流只觉得冤家路窄。反对学生恋爱,反对《玫瑰》,邱老师一向是个急先锋……偏偏碰见了他。

  “怎么不进屋呀?”邱亚男先冲李江流喊,后又对爸爸喊:“爸爸!你不欢迎人家怎么着?”

  “啊!屋里坐!屋里坐吧!”邱老师这才如梦初醒,连连对李江流说道。

  “妈!您看我爸爸! 他一见了人家,眼睛都绿了!”

  妈妈听女儿叫唤,系着围裙,粘着两手油,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先冲邱老师喊:“又怎么啦?犯哪家子神经?”然后望着李江流,也犯了半天愣。她也没想到来的会是一个高高个子的俊美小生。女儿的秘密,在这张小伙子的脸上暴露无遗。不用问,女儿既然请小伙子到家里来做客,他们俩认识就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趋于明朗化,也是定型了。这是给家长亮亮底牌哩。妈妈对女儿太了解了。

  邱老师凭着当了多年老师,几年教导处主任的经验,更是一眼看穿了他们的——学生的话叫做“猫腻”。他实在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自己家后院起火,自己的女儿搞对象,搞上的竟是自己学校的学生,而他却一无所知。他还怎么再教育那些学生。他真想发火,又不敢。

  “快坐吧!男男,快给这位同学倒水!”到是妈妈象缓过气来的鱼,从干沙滩上又跳回水里,客气地说着。既来之,则安之吧。

  李江流好不别扭。这一顿饭,虽然有鱼有肉,色味香俱佳,邱亚男妈妈手艺不错,他却没有吃出一点滋味来。他觉得自己就如同从动物园里跑出来的一只猴子,身上总落了他们惊异的目光,总想从他身上看出什么名堂。邱亚男却呵呵笑起来,仿佛这一切都是她精心安排的一场喜剧,

  好容易吃完了饭。从来食欲旺盛的李江流,今天吃饭却象吃药一样,难以下咽。当邱亚男给他斟上一杯热茶,端在他的面前时,他站起身:“我该回家了!”

  “行,我送送你!”

  邱老师站起身,只是冲他点个头。他也分不清那点头是什么意思?是该走了,你早该走了呢?还是慢走、走好一类的客气表示?李江流只好也冲他点点头,莫名其妙地点点头。

  妈妈正在厨房刷碗,听女儿叫:“妈!人家要走了,我送送!”

  妈妈忙从厨房走出来,两手水淋淋的对李江流说:“以后有工夫常来玩。我家亚男不懂事,你们同学要多帮助她。”

  李江流说不出什么,只是又点点头。他一时分不清邱亚男妈妈的话,是出于真心,还是例行的客套?

  一路上,他不说话。

  邱亚男格格笑着说:“我早知道你和我爸爸是在一个学校!”

  “知道,你还叫我到你家来!”

  “怎么?你不愿意来?那你以后不用来就是了嘛!”

  邱亚男是假生气。李江流心里很乱:如果早知道邱亚男是邱老师的女儿,他会怎么样?能和她保持这么长的关系吗?现在他知道了她就是邱老师的女儿,他又会怎么样?他会和她继续保持这种关系吗?

  “所以我才这么晚叫你到我家里来。”邱亚男轻轻地说。这话,说明她是一个有心计的姑娘。她早想周全了。

  “可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打我一个措手不及呀!”

  “也打妈妈爸爸一个措手不及呀!”

  “你总该对我说说。”

  “说什么?说我爸爸邱凯,建安里中学的教导主任。你是查我的档案怎么着?”

  这一回,邱亚男到真有些生气了。

  是啊,说什么呀?说了又管什么用呢?

  邱亚男把他送到了公共汽车站。在这里,他们好几次分手,汽车站总弥漫着浓郁的人情味。一走到这里,刚才的不快便消失了,他们便象走进了歌里、诗里一样的气氛中。

  她向他伸过来手。他握住她的手。这是他第一次握住她的手,是他第二次握住女同学的手。

  “还来吗?”她问。眼睛里闪动着异样的光。那光里似乎有一丝嘲讽,也有几丝手倔强。

  李江流没有讲话.

  “不敢了?”

  “有什么不敢的!”

  “这还象个男子汉!”

  汽车来了。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张婷)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