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康:拍《红楼梦》为何很难讨好观众

2010年10月11日09:01  来源:浙江在线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几年前在剧组,有人找赵宝刚拍《红楼梦》,他问我想不想写剧本,我在脑海中迅速转了一下《红楼梦》中的那些主要人物的故事线,再想想红楼人物与现代生活的关系,然后摇了摇头,我说以我的水平写不好。

  编剧一般都以其编故事的技巧而自傲,怎能面对一部可轻松挣钱的改编戏轻意推掉?

  原因很简单,单纯从故事上看,《红楼梦》是一部很难结构的作品,它是一部生活流戏,把握这样的戏,只能凭文学修养,编剧技巧使不上。

  另一个方面, 随着年龄及文化背景的不同,阅读《红楼梦》的体验也不同,年轻时可当言情故事看,看到少男少女打情骂俏便稍感满足,有中国文化背景知识的,可从意境上看,《红楼梦》里有说不尽的文人酸楚,当然,知识越多,解读《红楼梦》的层面便越多,其中趣味,冷暖自知。而这正是编写一部流行戏的弱点,因很难有编剧可同时讨好这么多的人群。

  (顺便说一下,解读者中,我从未看到有人用一点新工具,比如文化人类学啊,符号学啊之类,说明新一代中国文化人对其早已失去兴趣。)

  这一次,《红楼梦》主创们搞的是时尚,即使是从投机的角度看,也不是很明智。如果说《红楼梦》中确有一种中国古代豪门时尚的话,拿到今天,也会因其审美的边缘性而令观众不耐烦,把《红楼梦》做得时尚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它拍成较精致的三级片,主攻色情,观众的看点在于帅哥美女和服装及建筑装修,但我国国情不充许。

  细想一下,我觉得《红楼梦》还是有一种方式可以成功的,那就是搞成根据每一个人物故事引出的话题剧,把一个家族故事,变成每一个人物在大家族中为了生存而奋斗的故事,主讲每一个人物的生存策略,分析他们的成功失败荣辱,但这需要主创拿出勇气,不理会红学家的意见,借古喻今、借题发挥而不是完全的抄袭原著。

  但产生的这样的勇气可不容易,在它上面花那么力气同样不值得。

  在中国,像《红楼梦》这样的娱乐性作品被标榜成一种学问,这种学问其实只是大学教授开的一门选修课,就如同英国大学把简·奥斯汀作品打一个包,加上诸如“英国文学21B”之类的代号,让专业人士写几篇论文混几个学分,不幸的是,《红楼梦》成为中国夜大的课程,只要有时间,能读中文的人,都可对《红楼梦》说上几句,中国的红学家比简·奥斯汀专家多出1000倍,且谁也不服谁,那么,这就产生一个问题,谁说的更具权威性呢?

  答案是无。

  那么说《红楼梦》什么是对的呢?

  只要说《红楼梦》拍得不好多半能蒙对。(石康)

(责编:奕君)
新闻检索: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书画收藏精彩推荐
一块翡翠原石破3亿天价一块翡翠原石破3亿天价
英发行威廉王子结婚纪念票英发行威廉王子结婚纪念票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