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中国话剧艺术发展论坛》上的发言

王翔:我为什么要建一个小剧场

2009年11月23日10:24  来源:人民网-艺术收藏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讲在前面的话:

  我是一名牙科医生,国内第一个从事人工种植牙课题的研究生,原北京海军总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曾移民加拿大后又回国,创办了北京最早的私人牙科连锁诊所——今日齿科。关注话剧多年,有一些记录至今无人打破:一部话剧《哥本哈根》看了35遍,看过5遍以上的话剧有20多部,单场请朋友看话剧最多一次为60多人。2007年冒着酷暑和严寒,在充满防御眼神的老北京居民的注视下,找了整整一年的房子。终于在2008年9月,在北京市东城区东棉花胡同35号,紧邻中戏,紧邻起源于中戏、国话戏剧氛围而形成的文化休闲街——南锣鼓巷附近,建起了一座小剧场。

  这是北京市第一家民间投资建设并正式获得商演资格的小剧场(不含原有国家影剧院、礼堂改建而成的小剧场),是北京第一家在四合院基础上保护性改建而成、附设咖啡馆为观众观演前后提供更多心理延续空间的小剧场。2008年9月正式注册工商营业执照。2009年2月17日正式获得由北京市东城区文化主管部门颁发的营业性演出许可证。核定座位数:86座。


  剧场取名“蓬蒿”

  蓬蒿人,即普通人,李白的诗中说:“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在这里,反其意用之,我们一直都有一个梦想:更多的普通人,也能走进剧场,走向高贵,不仅是观看戏剧,更重要的是像结构戏剧那样结构自己的人生,使它达到无限丰富的可能性。

  蓬蒿剧场是一座典型的黑匣子小剧场。这种形式起源于十九世纪末的欧洲,它的特点是不设固定的镜框式舞台,接近正方形的黑匣子空间,座位可以随意移动适应各种剧目的近距离观演需要。上演剧目以质朴风格的经典小剧场话剧及实验性小剧场话剧为主。

  蓬蒿剧场正式营业8个月以来,已上演各种小剧场话剧30余部,240余场(含日场),观演人次2.1万余人。上演的经典剧目包括:皮兰·德娄《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爱德华·阿尔比《动物园的故事》、马丁·麦克多纳《枕头人》、玛莎·诺曼《晚安啦,妈妈》、莫来·西斯格尔《打字员》、哈诺奇·列文《俄亥俄小姐》、哈罗德·品特《送菜升降机》、伊夫·恩斯勒《阴道独白》等。剧场出品制作的原创剧目包括:反映唐山汶川地震的纪实话剧《我的唐山我的川》、探讨生与死的《七月里的向日葵》、反映80后一代困惑加上扬精神风貌的肢体舞台剧《8008》、童道明编剧的缅怀冯至先生和季羡林先生的话剧《塞纳河少女的面模》(该剧在蓬蒿剧场公演后还应北大中文系邀请赴北大公益演出)等。以及在北京生活的外国演艺团体演出的百老汇经典名剧Lyle Kessler的《孤儿》、玛格丽特·埃德森的《灵》、詹姆斯·舍曼的《戏剧时光》,法国艺术团体专程来北京上演的话剧《我们的费多》等。

  除此之外,8个月来在蓬蒿剧场还正式举办和承办了大量的戏剧文化学术讲座、交流活动,其中有《北京改革开放30年青年戏剧论坛》、《两岸三地小剧场话剧研讨会》、《莎士比亚戏剧节研讨会》、《英国新潮戏剧交流会及工作坊》、《荷兰现代话剧艺术交流会及工作坊》、《北京青年戏剧节 剧本朗读单元、论坛单元、演后谈单元等》等。

  在剧场运作模式上,蓬蒿剧场一反常态,对80%以上的演出剧目不收取场租,以减轻剧组前期制作成本压力。或采用场制合一形式,由剧场投资、出品;或采取剧组制作、剧场监制、票房分账的方式。对所上演的剧目,无一例外,剧场都严格筛选、监制,而不是像其他剧场那样只以收取场租为标准。

  我们的原则是:吸纳一切话剧的和舞台剧的创作形式,没有任何局限,唯一的标准是:它是有内涵的、有文学含量和心理含量的。是高贵的又是自然的、朴素的;是丰富的又是简约的、灵动的。

  戏剧是自由的,因为人的内心是自由的,它不应该受到任何限制,比如商业需要的限制,甚至也不应该受到戏剧本身单一技术标准、为戏剧而戏剧、为艺术而艺术的限制。因为比戏剧更大的是人、是生命、是生活。一个导演先要学会结构生活,才能够结构戏剧;一个演员先要能理解生活,才能理解戏剧表演中无限丰富的心理层面:一个观众先要敬畏生命,才能有真正的戏剧体验。

  我为什么要建一个小剧场?

  剧场建成后,有太多的人问过我:为什么要建一个小剧场?我有太多的想法想表达,但说的最真切的一句话是:为了抗拒恐惧,抗拒贫乏。

  动物会因为食物匮乏而恐惧。人也会。但人在满足了基本温饱之后,会因为精神食粮匮乏而更加恐惧,对于有美好追求的人来说,会因为缺少最好的精神食粮而极度恐惧。罗斯福说:“人有免于匮乏的自由”。这不仅是指物质,更是指精神。人和动物共有的基本需要是生理的、物质的,而人所特有的基本需要是精神的、认知的、创造的。

  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有一个特别神奇的贡献,他提出了“类本能”这样一个概念:沿着由动物向人上升的阶梯,在人类生命中,逐步出现了另一种本能、另一种基本需要,它是后来产生的、是精神的、是心理的;但它又是物质的,缺少它会引起疾病,补充它会免于疾病。这种人类特有的类似本能的基本需要,包括这样一些内容:认知、审美、表达、创造、爱、给予、奉献、自我实现和超越。有了这些基本需要的满足,我们健康的生命会一次又一次得到虽然短暂却是绝对的回报,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绝对快乐的高峰体验。

  这恰好像我们不再需要关于生命终点之外的某处还有一个天堂的概念,或者说我们一生都有天堂在等待,我们随时可以走进去呆上一会儿、感受一下,之后又必须再回到我们日常的生活奋斗中去,但我们一旦进入过其中就会永志不忘,就会对生活更乐观,对生命更敬畏,对事物更包容。

  话剧,对于我们就多么像这样一个天堂啊!它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它是我们生命的节日,它是我们脱离了匮乏,在存在性层面上理解、认知自身的了不起的成就,它是我们人类真正内在的本质。

  任何时候、任何年代,人们对于文学、对于戏剧的需求,永远不会停止,反而会随时代的进步而增强。一个人可以不是艺术家,但都渴望具备艺术家气质。真正的艺术创作、真正优秀的艺术作品、真正优秀的艺术家,永远是引领更多人的标杆和灯塔。动物的种族靠获取食物的欲望充分满足而繁衍,人类靠的是对艺术、对理想、对美好的愿望这样一些高级的基本需要的满足,更健康的延续一代又一代。

  就一个社会而言,话剧(戏剧)的终极关怀,是文学关怀和人性关怀,重在熏陶和培养人们对事物的深层的认知能力和结构能力,能在最深的层面上提升一个民族的文化、经济原创力和核心竞争力。

  小剧场话剧(戏剧)在所有发达国家都是担负着80%以上的戏剧演出产品供给,它长于为人们提供低制作、多样性、近距离的戏剧观演体验。

  纽约的百老汇、外百老汇、外外百老汇加起来有近千所小剧场,伦敦、巴黎、东京也有数百的小剧场,并无世界大都市的以色列剧场人均占有率世界第一,二战后的前西德人民群众自发组织的第一个公益活动是在废墟上重建剧场,伦敦的冬天天黑得很早,但是因为有戏剧,那里的人们会说:“在夜晚,内心更阳光”。很多发达国家的理工科大学都会设戏剧选修课,那里太多的孩子在幼儿园期间就普遍有过戏剧表演体验。这些都和一个国家民族的核心竞争力、国力成正比。

  我国建国六十年以来,中华民族在共产党领导下首先获得了必须获得的民族独立和尊严,然后解决了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人的温饱问题。改革开放以来,又以举国体制赶上了世界工业文明的最后一班车,在诸多领域跻身前列。这是历史的必然和历史的功绩。但中华民族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因为上述那些功绩都是以举国体制,更多的压抑人的个性、压抑人的丰富性、压抑人的创造性思维为代价的。

  文革造成了教育和传统的巨大断层。最大的断层是文化的断层,是人从动物性的匮乏性需要向人的存在性认知需要过渡的断层。中国的年轻一代,从他们出生的那天起,因为父母那一代教育的断层、整个国家传统的断层、人的存在性认知断层,在人性所应该具备的信息量上,就已经比发达国家的同龄人少了一半。心理狭窄、简陋、贫乏。改革开放后国门打开,按自然规律,首先涌入的是物质,然后是娱乐,最后才是深层的文化需求,把人们原本贫乏、狭窄的心理空间又挤压到了一个更加尴尬的程度。

  动物因为简单而可爱,人一简单人一贫乏就丑陋。中国话剧最好的创作,不论是编剧、导演还是演员,最好的艺术家,都是二、三十年代出生的人,再次一些也是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人,那都是源于他们人性的丰富。而现在的艺术创作者,人性、心灵、心理层面的贫乏,已经到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弱、最尴尬、最恐怖、最危险的一个时期。

  鲜能出现真正优秀的艺术作品,根源是鲜能出现真正优秀、富有健康人格富有丰满人性的人。我们的国家在经济上开始被世界瞩目,但在文化上呢,能重新获得世界的尊重和承认吗?

  同样尴尬的是承载这些深层文化需要(比如戏剧观演需要)的演出场所的现状。如前所说,纽约有近千个小剧场,伦敦、巴黎、东京也有数百个小剧场。而同样作为世界文化大都市的北京,能正式公演的大小剧场加起来也才有20几个。外地省市就更不用说。

  如果按照一个剧场一年上演30部戏剧计算,纽约比北京一年会多上演三万部戏,按平均每个剧场座位数100人计算,纽约每天获得戏剧观演体验的人次比北京多十万,一年多三千多万。这三千多万观演人次所获得的戏剧观演体验,带给一个社会的人与人之间互相的文化滋养、激励,进而延续到一个民族深层的文化、经济原创力、核心竞争力又会差多少倍呢?

  目前在全北京已经开始活跃着数以百计的职业、非职业话剧演出团体。大多以演出小剧场话剧为主,而北京能长年正式公演的小剧场只有七、八所,演出档期一般都排在一年到一年半之后,极大地限制了话剧文化产业的发展和繁荣。

  国家级的大剧场屈指可数,上演剧目重复、优秀原创剧目乏陈。寥寥无几的小剧场迅速被商业化、娱乐化包围。通俗、恶搞、泛娱乐、低级炒作的剧目占领小剧场大半壁江山,这都是值得思考的现象。一个健康社会不是不能有物质和娱乐,而是应该什么都有。有物质消费和娱乐消费的需要,也有深层的文化消费需要。核心问题还是剧场数目太少,不能让各种需要都形成自己的品牌和固定的消费人群,以保证它的存在和发展的空间。

  人们相同,不是因为共同拥有、而是因为共同缺失一个世界。我们的中华民族在经历了数千年的农耕文明的繁荣与衰败,经历了几百年的耻辱,在重新拥有了尊严、温饱和小康之后,现在是真真正正到了应该最痛彻的反思的时候了,我们的政府、我们的艺术家、我们所有的普通人还共同缺少什么?

  三十年前安徽小岗村的变革开启了中国农村经济和商品经济的巨大生产力,三十年后我们的民族在文化层面、魂魄层面还需要开启什么?再不开启,我们将彻底丧失什么?

  期待

  小剧场戏剧的发展,需要人民与政府的高度和谐

  如前所说,小剧场话剧(戏剧)担负着社会80%以上人们对戏剧观演的需要,同时小剧场戏剧创作形式灵活品种多样,近距离观演,体验深刻。但由于小剧场座位数少,虽然是商演,但几乎没有赢利空间。发达国家政府都会把它定义为非盈利机构,并在各种政策和方式上给予大力扶持和支持。比如,给予非企业法人资格、免税、补贴和奖励。

  根据欧美众多发达国家的经验,担负着表达、创作功能(而不是商业目标)的小剧场文化形态,一般来说,票房收入只能达到成本支出的1/3。

  还有1/3,靠经营者的热情、理想和公益心。当然这种理想和公益心是有另一种回报的,这就是经营者所收获的更高层面上的人生基本需要的满足,社会和人性的发展赐予了他们这种机会。比如蓬蒿剧场这样一个86座的小剧场,前期建设包括钢结构、灯光、音响、装修、准备期的房租,共投资一百二十万元,一分钱不想收回也不可能收回。今后每年的成本支出是五十万元,而票房收入只能有二、三十万元,每年需要继续往里再贴二、三十万元。做十年加上前期投入也就是三、四百万元,在北京也就是一套房子的钱。而全北京有两套房子的人大概有上百万,能否有更多的人也这样想,这一套房子不是给自己家里的四、五个人住,而是给更多的人享用而且是精神心灵上的享用,用这种方式去收获更多人的感受呢?

  还有1/3,一定要靠政府和各种基金会形式的支持。因为虽然小剧场自身没有大的盈利空间,但它的意义在于:1,它是大量戏剧文化艺术产品的孵化器。2,它可以带动一系列相关衍生产业和文化旅游产业。3,它是一个国家和社会人民心理幸福指数可再生资源的增加值,尤其是在当前经济危机、世界工业文明走向衰退,亟待创立新的生态文明之时。

  蓬蒿剧场在建设过程中,就已经得到了北京市东城区区委、区政府、区文委的大力支持,主要领导在剧场开业前后多次到场关注,并给予蓬蒿剧场北京市建国以来第一个民间剧场的公演资格。东城区政府给予蓬蒿剧场第一笔18万的文化创意补贴基金也已获得通过。这些都已证明,在中国社会文化深层变革的进程中,人民的需要和政府需要的高度统一。

  人民、艺术家、政府官员,本质上都是人,在人性深层需要和社会变革深层需要上同样都会放射出超越性人格的光芒。

  民间戏剧期待政府今后更大力度的支持。

  民间小剧场戏剧需要艺术家的更多关注和参与

  艺术家(包括话剧、戏剧艺术家)在任何社会中都应该是最优秀的一群人,他们的艺术创作和艺术生命,是全社会的财富,是全社会中在人性层面走的最高,引领更多人的那一部分。但他们艺术生命的高度,又是取决于全社会艺术氛围的宽度和广度。

  蓬蒿剧场成立近一年来,中央戏剧学院的毕业生、在校生在此制作演出的经典剧目已达十余部,其中有两部是该校大一、大二学生制作演出的。北京人艺优秀青年导演徐昂,导演兼主演的阿尔比经典名剧《动物园的故事》在蓬蒿剧场连续上演三十余场。著名戏剧评论家童道明先生在写出话剧《赛纳河少女的面模》后第一时间将剧本交给蓬蒿剧场出品制作,主要演员梁国庆、杨青都是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中国话剧金狮奖、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友情出演该剧的还有著名话剧表演艺术家濮存昕、著名电视主持人敬一丹。童道明先生编剧的另一部话剧《我是海鸥》,也已确定在明年1月30日契诃夫诞辰一百五十周年时在蓬蒿剧场排练上演。

  话剧艺术家、话剧艺术专业的年轻导演演员,需要更多更有效的艺术生命栖息地和创作表达空间,只有更多数量、更多形态、更多种类、自组织的民间剧场的蓬勃产生和发展,才能为中国话剧事业的繁荣创造真正的基础。

  展望

  马丁·路德金在他那篇著名的演说词中说,他有一个梦想,梦想有一天美国社会能彻底消除种族歧视。换一个层面,我们能不能这样理解,他的梦想,是全体美国人,不是一个种族,也不是一个阶层,是所有人,一齐由动物向人迈进、过渡。我们现在是不是也有一个这样的梦想呢?我们梦想,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在完成了由贫困向温饱、小康的过渡之后,怎样才能通过每个人的努力,来共同完成由动物性的、匮乏性的、低层的需要向人的、存在认知性的、无限丰富的、高层的需要过渡呢?为了这个梦想的实现,我们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会诞生更多的小剧场,更多的人会走进剧场,获得精彩丰富的戏剧体验,真正走向心灵的高贵!

(责编:奕君)
新闻检索: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书画收藏精彩推荐
一块翡翠原石破3亿天价一块翡翠原石破3亿天价
英发行威廉王子结婚纪念票英发行威廉王子结婚纪念票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